Archive for the 'Urban | 摩天鄙陋' Category

西雅图菜市场

Friday, November 19th, 2010

所谓的farm market,其实就是国内的菜市场吧。当年西雅图也没有这种农民(farmer)和居民之间直接交易的市场,而菜价就在几次中间商倒手之后虚高,在这个市场之后,情况有了根本的好转。而现在pike farm market仍然由于新鲜的各类蔬菜水果肉类,以及很有特色的几个商店和餐厅,是去西雅图旅游的必经之地。

pike public market
pike market有第一家星巴克

pike public market
其实整个market由几部分构成,而这是外面的corner market,其中有一家地道的中国式面包店,还有第一家星巴克等等
(more…)

西雅图水陆两用鸭子船

Thursday, November 18th, 2010

第三天出门太晚,最主要的目标是鸭子船(ride the duck),此船(车)有很久的历史,水陆两用,现在变成了必玩的旅游项目,开车的老爷爷神采奕奕,带着我们一堆人一起开始欢乐的旅途。首先是,让大家介绍自己哪里来的,结果只有我一个外国游客,有一个过生日的MM,由于风大,她的生日帽子被吹走了,老爷爷给送了她一顶更好看的。

旅途主要是经过市区的各个景点,包括体育馆,博物馆,商业中心,以及下一篇会提到的鱼市场,最后进入union lake(bay?)。这种旅游的一个特点就是要假high和热闹,不停得讲笑话,放音乐。

比如,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拿一个会发生鸭子声音的哨子(quack),当我们在司机导游老爷爷的指挥下吹着给路人打招呼的时候,他说,其实那些哨子都是用过的,或者叫反复用过的@@;再比如,西雅图城市有第一家星巴克,现在有400多家分店在城区,几乎隔两三个路口就是一个,所以每当我们看到星巴克,他都会指挥我们做火车进站的鸣笛声;要不就是跟路边的商贩互动,比如卖爆米花或者汉堡的

ride the duck
在陆地上是这样

ride the duck
体育场(微软老板协资的)
(more…)

Waterloo doors open day(1)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周六轮到Waterloo的开放日(doors open day),整个滑铁卢地区(包括Waterloo,Kitchener, Cambridge, St. Jacobs 和 Elmire)很多博物馆和教堂都开放。第一年的时候我来时已晚,第二年公交不方便,现在既然有免费公交,google地图也提供了Waterloo的公交查询,所以我就很高兴的计划去了三处。

第一处是滑大(UW)的IQC(Institute for quantum computing),本来量子物理的知识就不足,这还来一个量子计算,经过三楼的一个浅显的报告,我还最终大概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确实是很先进的技术,同样是模拟10binary信号,比一般的电路10信号更高级的地方是貌似是通过一个叫qubit(量子比特)的东西来模拟信号,但是量子比特可以叠加,也就是说计算能力是一般计算的2的n次方,而n取决于所叠加的qubit个数。而且,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并行运算(parallel computing),效率真的是几何倍数的增加。

让我惊讶的是很多听的都是爷爷奶奶,或者小盆友级别的,想想在国内一个量子计算中心开放城里大多数的爷爷奶奶都去问问量子计算如何破解他/她的银行卡密码,还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Institude for Quantum Computing

先来一个大机器,Kevin同学和烽兄应该喜欢吧,貌似是用来控制磁场进而控制分子(电子?)方向的,而下面这个就是用来生成强力磁场的机器,志愿者说拍照别太近,会伤害相机@@

(more…)

四十八分之十九:大城市你去死

Tuesday, May 25th, 2010

我把香港暴走放到现在才写,我自己都很过意不去

(1)香港很小,弹丸之地,但是香港的混合型高强度土地利用是令人大开眼界的。在枫叶国,大大小小都要开车去mall,买回来东西跟囤积东西的仓鼠一样,退一万步,也是去plaza,也只能找到快餐和dollar店。大片大片的用地被规划为open space amenity,也就是些公园啊,小径啊(trail),保护区啊,绿地啊。而香港恰恰相反,每个楼盘基本都是混合利用(mixed use),下面是商店上面是住房,住房内部也窄到北方大汉会觉得左右支绌。但是大大小小的商店茶餐厅却使得生活异常便捷,回家路上就可以搞定几乎所有的生活需求。

(2)与这两种极端的土地利用对应的就是交通方式,外放蔓延的居住方式需要大量的分散的出行计划,而紧凑混合的居住方式更适合发展公共交通。事实也是这样,香港地上有普通的公交车,有轨公交车(丁丁车?音),并且都是双层空调,无论对于旅游观光还是对于市内交通都是非常方便的,而地下还有同样方便的地铁。相应parking的费用高得让私家车望而却步。值得一提的是,广州、香港、纽约等城市的地铁大站里面都有购物设施,这一点设计是非常人性化的。以前看过某某香港人拍的结婚纪念片,就是坐在双层大巴上面路过一个个站点,也是他们当年约会的地方,真是一个浪漫的方式。坐在大巴上层第一排会觉得司机总会撞上前一个车,而每一个转拐,每次路过窄巷,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多一分就撞上二楼的护栏,多一分就会擦到小叶榕伸出来的枝桠。

(3)但是,每个城市的设计都有白痴的地方,并且他们很固执的坚持这份白痴。比如Waterloo,广州,香港的公交车都不报站,也没有一个电子提示牌,Waterloo这种乡下地方就不说了,那作为口岸的广州和作为旅游都市的香港,是给外地人说出行请选择高碳的出租车吗?而成都的公交车,以后连雨伞都会配备,只要一小步的改进,就会让人觉得体贴很多。当然,我对于成都空调公交车收费两元不开窗闷死的驾驶方式很惊诧。另一个气愤的点就在于红勘火车站,公交过去没有任何指路牌,过街天桥没有扶梯也没有滑道,地铁出来之后没有任何直达方式,拖着大小两个箱子,我就跟蚂蚁搬家一样把两个箱子轮番一段一段拉上那无数的阶梯,心中暗骂设计师无数次。广州的败笔在于公交站,巨大占用空间,绕道过街天桥先交钱后进站,进去后发现方向反了,又出站过街重新交钱。请问,把公交车的路线图做在交钱进站之前会死吗?不友好的脑残大城市设计

(4)说了不好的当然也有好的,八达通(octopus card)确实是出外旅行,杀人越货之必备。有卡一张,公交出租,7-11各大超市消费都很方便。而两文三语的生活方式,也蛮有新鲜感。还有一点,就是登山电梯。香港其实比重庆山城很多,崎岖蜿蜒,没有几寸地是平坦的。无论在海洋公园内部还是港大,都有登山电梯,大夏天确实比较体贴路人。最后一点,殖民统治下的民主思想跟北美更靠近。港大民主墙和国殇之柱是最直接的注解。广州跟香港最大的相同就是甜品都好吃,许留山很贵但是挺好吃,大卡司不算贵但是想一喝再喝。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作为记者的雅各布斯(Jacobs)写了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英文版读起来比中文版好读很多,因为英文本来就是一个直接、讲求逻辑的书写方式,而翻译之后这种书往往沦落到枯燥而不伦不类。雅各布斯拨开了大城市设计的云雾,从居民的观点来看大城市的设计,而不是从设计者的想当然来看。大城市,在带来给居民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起码等量的困惑。

Geography as a mirror

Tuesday, March 10th, 2009

Guns, Germs, and Steel

只是记录一下最近读书的一点点想法。

1.关于地理的研究对象(subject)

学地理特别是自然地理的时候说地理研究的是上至平流层下至岩石圈浅层的所有对象。这个界定注定了地理既人文(human)又自然(physical),包罗万象,也使得起学术地位和认同。但是,就现在所学来看,有所谓的两个核心,一个是空间问题,另一个是人地关系问题。前者引申出地统计学,空间分析学(kriging interpolation)等等;后者最出名的例子还是全球变暖的人为作用(anthropogenic effect),但是也有在人本情怀上面的例子(比如房间私密程度的演化,SNS网络的空间隔离(segregation),ie. 中国用校内,北美大多用facebook)等。

虽然很早之前环境决定论就被否定了,但是读了Guns,Germs,and Steel之后,从一个更客观的角度看地理空间的作用,确实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以前没有想过的很多现象,都有了更好的解释。比如欧亚大陆(horizontal)比起美洲大陆和欧非大陆(vertical)更有利于病毒知识技术的传播。读了nature纪念达尔文200周年的纪念文章,更加觉得地理空间隔离对进化的重要性。

2.关于地理研究的界限(multi-discipline relationship)

就是由于读其他学科的东西,往往都会提到地理,比如上面提到的进化理论,空间隔离的小岛确实提供了天然的观测场所。可见地理和生物的不可分离性,更不用说在景观生态(Landscape)上面的两者更加紧密的联系。再看看其他学科,话说史地不分家,历史和地理更加分不开,事物本来就在时空四维上面发展,讲一个故事往往都要注意时间地点。文学上面那些大师也常常讨论地方感(sense of space and sense of place)和文化冲击(cultural collision)的格格不入(out of place)。换到社科上面,人文地理所采用社会调查记录采访方法基本都跟社会学人类学一模一样。而GIS和RS方法对于数据的存储和处理方式,跟信息学、信号学、数据库、拓扑学、统计学、概率学又有相连通之处。

这样来看,地理还真的很博物学。博物学虽然已经过时了,但是很多伟大的发明发现都是以博物学为基础,很多出名的研究都是多学科交流沟通开窍出来的。

3.关于地理所需要的基础(prerequisite)

已经看出地理是如此“通学”,所以我们老被问需要什么基础。最重要的可能还是数学和思维两者。数学自不必说,无论你做人文还是自然哪怕经济地理,都需要数学基础,概率线性代数和微积分至少是一个基础,再往上就看你的方向了(specialization)。另一个思维可以归结为发现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可以拿到下面一点说。

4.关于创新和批判性学习(innovation, critical thinking)

到了国外,对于创新和批判性思考有了更深的认识。首先是他们对于前人(precursor)知识的尊重,再者就是他们老爱想(pros and cons),并且往往能从一个比较新颖独特的角度想到解决的办法。虽然可能带来更多的问题,但是至少确定的这是一个死胡同。这也是为什么在书中作者说“Tolerance of diverse views and of heretics fosters innovation, whereas a strongly traditional outlook (as in China’s emphasis on ancient Chinese classics) stifles it” 这句话的原因。

就我现在来看,严格的审查制度(比如GFW、文化XX部门)的所作所为,也造成一个很大贫富差距,对于“异端”的思想层面的贫富差距。对于能够翻墙看到这些或者努力翻墙看到这些和很大一部分根本不知道墙在哪里的人,这个差距所产生的影响更加深远。幸运的是,我们有那么一群人不断的挑战“民主”,“权力”的界定范围(跟Boston Legal里面所讨论的问题有些类似),虽然他们的行为可能偏激,可能唐突,但是至少我们知道现状不是让人满意的。来到这边,总能感觉到外国人,哪怕是香港人,或者说早期的移民者对于国内的一些既定观念(stereotyping),并且很多都是老套(cliche)和负面的(negative connotation),但是,这也不能作为停下一个个体追求真善美的原因啊?

下面的两段话出自John K. Wright于1925年发表在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上面的文章The History of Geography: A Point of View,关于地理学思想的镜子比喻,值得珍藏。

In conclusion, we may compare the mind of man to a mirror which has the ability not only to reflect but to retain, record and interpret more or less imperfectly the images that it reflects. It is not a clean, bright mirror which gives exact images, but too often is warped, clouded, spotted, cracked and broken. The appearance of the image, no matter of what the reflection may be, is determined very largely by the nature of the mirror itself and by the spots, dust, and other foreign matter that may have accumulated upon it.

The history of geography is the history of images of the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that have been distorted and discolored by the quality of the minds in which they have been lodged; they have been blurred by accumulations of extraneous lore in these minds and confused by other thoughts. Yet the mere fact that they are images of the geographical environment, not images of anything else, make it possible for us to distinguish in some measure between the elements that are true reflections and the appearances that are due to the mirror. In other words, if we are looking for the kind of thought best suited for study from the geographical point of view, may it not be a good plan first to select geographical thought itself?

postcard from Chongqing received on Mar. 2009

读书真的是快乐的事情

Saturday, December 6th, 2008

library

看书真的是快乐的事情
看到书里面的reference从而打开一副新的局面
也是很快乐的事情

从一堆一堆的书架上面挑书是快乐的事情
跟本无意搜寻的书偶遇更是快乐的事情
拿到书在橘色的灯光下阅读也是快乐的事情

慢慢整理自己看的东西,写出个轮廓而不是只学不思
那也是很有满足感的快乐
从书上学到新的技术、找到共鸣、醍醐灌顶
岂不是快乐的事情

————————-第一次用分割线————————
其实以上都是自欺欺人,自我催眠
不过我要在这个月完成一个project,一个会议全文,一个会议摘要是事实,god bless me
PS. 我开始适应电子阅读了 谢谢UW的图书馆很好看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