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Environment | 恋地情结' Category

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Monday, August 27th, 2012

royal botanical garden

这句话出现在Newsroom第一季第九集里面,ye是古英语的you的复数主格。之前我是在alun的一片blog里面看到这句,如果不是字幕组,可能也就错过了这句话。

这其实是出自Robert Herrick (1591-1674) 在1968年写的“To the Virgins, to Make Much of Time”,按照解释,这是一首推崇贺拉斯的及时行乐的诗(a lyric poem that promotes carpe diem, the idea of living life to the fullestu0097now. The Roman poet Horace (65-8 BC) popularized the term carpe diem in the eleventh poem of his first book of Odes, published in 23 BC,from http://cummingsstudyguides.net/Guides6/Herrick.html)。根据wiki的解说,后面英国画家John William Waterhouse还专门画了以此为题目两副油画(其一其二

电视剧里面引用了这首诗的第一句,和最后一个小节。虽然说是劝人及时行乐,但如果仔细读了一下alun的文章,就可以发现在不同语境下这首诗的含义变成了光阴如梭,韶华易逝,要在年轻的时候干那么一些轰轰烈烈。我身边也确实见到很多同辈都志气满满的不断开拓不断探索(比如,比如,等等等等)。

这一阵读the Ph.D grind这本书,是在standard的一个CS博士写的他的博士经历,在第一章里面他就说读博士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家里潜移默化的影响,认为教师是一个稳定有保障的工作,而父辈在北美公司企业工作却有很多不顺心和不稳定。而读river town(《江城》)的时候,外国人的眼光也觉得中国人很注重工作的稳定和保障性。

前一阵回国的时候,被问及我想以后做什么,半开玩笑地说要不我也跨足IT界吧,不过被“经验老道”的教授说成心浮气躁,不适合做学问。人说近乡情怯,但总会不断翻涌起一阵想法,想大声给每一个geowhy成员喊一句“让我们把geowhy重新做大吧”

最后,附上诗原文以及电视剧里面对应的翻译那几句(网上有很多版本):

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Old Time is still a-flying:
And this same flower that smiles to-day
To-morrow will be dying.

The glorious lamp of heaven, the sun,
The higher he’s a-getting,
The sooner will his race be run,
And nearer he’s to setting.

That age is best which is the first,
When youth and blood are warmer;
But being spent, the worse, and worst
Times still succeed the former.

Then be not coy, but use your time,
And while ye may, go marry:(把握韶光莫羞怍,愿得及时嫁)
For having lost but once your prime,
You may for ever tarry.(一旦青春随风去,守株待蹉跎)

第六站:巴黎第一天

Thursday, July 28th, 2011

分配到巴黎的时间只有三天,准确来说只有两天半,而巴黎是可以玩上一周时间的地方。

虽然不同于北京的棋盘式格局,但是放射形的巴黎跟帝都一样也有一条中轴线。帝都的中轴线南北贯穿,从天安门往北经过钟鼓楼延伸到现在鸟巢水立方方向。而建筑也是对称性质,天安门旁边的“左祖右社”,背面的鸟巢水立方。而巴黎的中轴线确实斜向,与塞纳河方向大致平行。

第一天的行程大致都在这条中轴线上:拉德芳斯(La Défense)——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香榭丽舍大道(les Champs-Élysées)——协和广场以及埃及方尖柱(Place de la Concorde,L’obelisque de Louxor)——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虽然说帝都北京也算大城市,但是比起巴黎,就是三个字:弱爆了。当到纽约的时候,我觉得纽约就是一个建筑物的森林,虽然混乱但也很有秩序,街角旮旯往往都有惊喜。而巴黎给大城市了另一个注释,那就是睥睨。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算是西郊的CBD),无数看到这个图的人都说曾经飞机从这里面穿过。可那又怎样,用一个无意义的事情来证明生命存在的无聊性吗?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是CBD,而我们到达的时候,是工作日。区分巴黎人和旅游者最好的办法就是服装,巴黎跟香港很像,每个人在大夏天都是正装,每个人都有香水味,但是香港在它面前也只是第三世界。打个比方,巴黎随处都是时尚杂志常见的街拍打扮,每一种亮丽的颜色和奇怪的剪裁在这里都不会显得突兀,哪怕是路边驻足喝咖啡抽烟的人都时尚满分。生活在这种城市会有多大的时尚压力。当然,帝都北京确实保守得比较惊人,特别是西面的村里,比起东面的朝阳,穿一点荧光颜色的衣服都能引起一阵批判和讪笑。这就是所谓的同侪压力吧(peer pressure)。
(more…)

四十八分之二十九:一物降一物

Monday, April 4th, 2011

Niagara-on-the-lake

周末自制火锅,聊起中医五行,Michael比较有研究说,中医里面的五行对应“四季”
冬属水,代表孕育的状态,对应的五脏是肾(也就是生殖能力);
春属木,代表发育的状态,对应的五脏是肝(也就是再生能力);
夏属火,代表巅峰的状态,对应的五脏是心(也就是神经相关);
交替时属土,代表转换的状态,对应的五脏脾(也跟消化有关);
秋属金,代表沉淀的状态,对应的五脏是肺(也就是沉积相关);
依次属于相生的关系,比如冬生春水生木,而隔一个相克,比如冬克夏水克火

其实,虽然很多人说中医没有道理,但是从它尝试解释事物关系上来看,其本质难道不是一个inductive study的最好例子吗?如果以演替(succession)来看,一个自然生态系统最早开始就是水池或者水塘(原始生命“据说”也诞生于最早的海洋之中),之后当然就是从灌丛草原到森林生态系统的演替,而当森林“发育”到一定程度,由于密度和竞争的关系,森林火自然会烧掉很多植被而这些被烧掉的营养回归了土壤,在土壤中由于沉积变质的作用,“土”加入岩石中形成了金,而金自己会随着沉积进去地幔下溶化成岩浆再次进入循环。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和自然地理系统循环就形成了。用这个过程理解上面四季和五行相生的顺序就很容易了

至于五行相关,学过系统论的都知道,如果系统只有正反馈(相生)没有负反馈(相克),系统就会崩溃,于此,自然有了相克。至于水为什么克火,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当然相克里面也有比较难理解的

最后,就是古人画图的时候,喜欢把土放在中间,东放木,西放金,北放水,南放火,形成:
—水—
金土木
—火—
这也是跟地理有很大关系,中国地处北半球,自然是北寒南暖,而木为生金为沉,对应自转也就是太阳月亮的东升西降

世间万物,一物降一物

Waterloo doors open day(3)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最后一处就是Waterloo region museum,也叫做Doon Heritage Crossroads,这是20世纪滑铁卢地区的摇篮。为什么这么说,是由于当年的火车站设在这里,而火车站旁就是一个集农贸和花园一体的乡村小镇,这里也是铁路的交叉点和终点。

waterloo region museum

彩色的博物馆墙

waterloo region museum

全景大概是这样

(more…)

Waterloo doors open day(2)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从第一处地方吃点饼干水果和咖啡之后,奔向第二处,第二处在kitchener,回来查的时候发现是滑铁卢地区唯一的national(国家)级别的景点,叫Woodsite National Historical Site,其实就是一个名人故居,是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童年居住的房子

“Woodside is the boyhood home of 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 Canada’s longest-serving Prime Minister”

Woodsid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房子旁边的lily pond,环境清幽,植物种类很多

Woodsid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房子外面,里面的炉灶都还在用,烧木柴,所以还可以看到炊烟

(more…)

用twitter来做地理研究

Saturday, November 28th, 2009

这周上课的时候,Prof. Richard Kelly介绍了他的一个项目,叫snowtweets。这个项目的想法最早源自一个窘境,就是地面监测点远远少于科研需求。但是twitter结合其georeference的GPS功能,能给记录雪量雪厚度等重要监测信息一个方便的途径,让更多的“门外汉”也融入科学监测之中。

之前就听说加拿大的红叶监测(每天官方都会公布各省的红叶“红度”)利用到GPS,这次再搜索一下就发现原来有这种想法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英国

再早之前还听说有人研究社会性网络SNS上面的“隔离”(Segregation,在那个研究中对比了英国各地各大SNS的占有量,不过这种东西在有GFW的国度还真更畸形,摊手~~)现象,其实网络空间也是地理学一个重要的“空间”,确实可以做很多很有趣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