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Education | 德高为范' Category

Waterloo doors open day(2)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从第一处地方吃点饼干水果和咖啡之后,奔向第二处,第二处在kitchener,回来查的时候发现是滑铁卢地区唯一的national(国家)级别的景点,叫Woodsite National Historical Site,其实就是一个名人故居,是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童年居住的房子

“Woodside is the boyhood home of 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 Canada’s longest-serving Prime Minister”

Woodsid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房子旁边的lily pond,环境清幽,植物种类很多

Woodsid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房子外面,里面的炉灶都还在用,烧木柴,所以还可以看到炊烟

(more…)

Waterloo doors open day(1)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周六轮到Waterloo的开放日(doors open day),整个滑铁卢地区(包括Waterloo,Kitchener, Cambridge, St. Jacobs 和 Elmire)很多博物馆和教堂都开放。第一年的时候我来时已晚,第二年公交不方便,现在既然有免费公交,google地图也提供了Waterloo的公交查询,所以我就很高兴的计划去了三处。

第一处是滑大(UW)的IQC(Institute for quantum computing),本来量子物理的知识就不足,这还来一个量子计算,经过三楼的一个浅显的报告,我还最终大概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确实是很先进的技术,同样是模拟10binary信号,比一般的电路10信号更高级的地方是貌似是通过一个叫qubit(量子比特)的东西来模拟信号,但是量子比特可以叠加,也就是说计算能力是一般计算的2的n次方,而n取决于所叠加的qubit个数。而且,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并行运算(parallel computing),效率真的是几何倍数的增加。

让我惊讶的是很多听的都是爷爷奶奶,或者小盆友级别的,想想在国内一个量子计算中心开放城里大多数的爷爷奶奶都去问问量子计算如何破解他/她的银行卡密码,还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Institude for Quantum Computing

先来一个大机器,Kevin同学和烽兄应该喜欢吧,貌似是用来控制磁场进而控制分子(电子?)方向的,而下面这个就是用来生成强力磁场的机器,志愿者说拍照别太近,会伤害相机@@

(more…)

四十八分之三:廿五

Wednesday, January 21st, 2009

postcard received on Jan, 2009

突然就到了三个月了,又过了15号才写这个,可能是由于生日的原因,也可能是新学期,竟然都没有写点什么,过生日都没有好好回顾过去计划未来,太不摩羯座了。上周周五和新认识的同乡师兄(虽然他认为我是大叔脸自己是小孩子)在CLV他家玩的时候,说到生日,意味深长地被说25就是四舍五入三十了,突然有一种被敲了一棒子的感觉,好像也是该考虑年龄和未来免得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时候了。

套用Brothers & Sisters里面的话,30岁之前的青春就是在船厂造的船(Ship is built),30岁之后的岁月船已经启航(ship is sailed),那60岁的生活船就开始沉默了(ship is sinking)。

终于牛年快来了,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面,也收到很多新年明信片和生日贺卡,可能是我这辈子迄今收到最多的中国邮政有奖明信片。最美妙的际遇就是一连收到三张没有署名的从西班牙寄来的密密麻麻写满字的明信片,可能是豆瓣的活动,但是我写过去询问的信却石沉大海,但是看明信片上写满的自言自语和对方说冒昧地把我带入了这趟西班牙的旅途,真的有一种特别的温馨。就像一百集的Desperate Housewives一样,回归了温暖的回忆,提醒我们只要我们稍微留心一下,对周围的人多留意一点,生活就不会像你想的那样没有生机。所以我把买来的明信片也密密匝匝地写到没有地方贴邮票为止(话说上次我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膏字如何写)。顺道贴上两张明信片,一个是一个是寿,就如另一张贺卡写的一样,纵使千山万水,也隔不开我们(Alps and ocean divide us, but they ever will unless you wish it)。

上个星期生日那天,上了第一节正式的课程,晚上帮大使馆干了完全不靠谱的一件事情,昨天还打电话来让我写一个报告(btw.谢谢程总一再提醒我小心行事),我直接说我不会写报告让这个事情就此了结,我也准备在这次除夕聚餐活动办完辞掉所谓的副主席的位子,毕竟自己不是那块料,我还是喜欢像geowhy这样更小众一点的团体。生活的目标更明确了,也结识了一些朋友一起煮辣到拉肚子的川菜一起去CIF打球。

Waterloo的生活很清淡,昨天看到一篇豆瓣上面看过周国平的论寂寞,真的写得很好,无怪乎tsing那么喜欢他。其实清淡的生活也好,喧嚣的生活也好,人总是会适应的,人总会不断找适应的方式和方法最后来一个相对的心安理得。Waterloo的生活真的不精彩,不过我本来生活就比较宅,和不喜欢的人一起虚情假意的热闹还不如让我对着天空发呆或者拿着相机走走停停乱拍。这样看来,它是一个适合做学问的地方。并且就跟当年学地理一样,一来的懵懵懂懂到后来会喜欢上,六年的师大生活让我夹杂着对北京和BNU的怀念想念着那里的人,那里的朋友,那里大大小小莫名其妙无聊无意义的活动。我也开始渐渐对Waterloo有了这份情怀。

段义孚先生最新的Dear Colleagues写到了奥巴马,“The American president, ideally, has the beauty of Apollo, the compassion of Buddha, the command of Moses, and the wisdom of Solomon. I hope Obama fits the bill. ”。今天也是瞩目的宣誓就职日,虽然里面提到的Socialism部分被屏蔽掉了,但是至少我们真的到了变革的年代。跟Jessica(English Tutor)聊天的时候,有几个问题确实让我很难回答,哪怕用中文也很难,一个是我一开始就决定读Ph.D吗?一个是为什么来Waterloo读Ph.D?一个是未来会干什么?这些问题可能还需要归结到所谓的改变的力量吧,或者也是段义孚说的另外一种逃避主义(Escaptism)。我们由于怕勾起心里那最真挚的一份感觉,往往选择用逃避或者回避的方式迂回地绕过(detour)一件事情,并且这种处理方式是那么隐形和下意识(潜意识),这种弗洛伊德方式的分析结论和我后脑突出的反骨可能就是我不停追求改变的原因吧。这些改变,只是让事业心和好胜心强烈的摩羯座不断进步的关键吧。这也就是所谓Small fish和Large pond的关系吧。也和darktemplar聊起为什么要做学术,其实我也想自己创业,总幻想一群朋友一起打拼是多么美好(但也清楚地认识这是多么单纯幼稚可笑的想法),所以才会想着以后跟rainbowrain,darktemplar甚至tsing,yaleon一起做学术,来一个独立研究所,就跟独立制片一样NiuX轰轰的。总而言之,和darktemplar的结论是学术这条路,对于过去,我们轻车熟路,对于未来,我们踌躇满志。

拉拉杂杂絮絮叨叨写了那么多鸡毛蒜皮的零星小事,回头一看没有一点逻辑有些句子甚至完全不通,符合我的跳跃性思维路线。人生廿五,很多人叫我叔叔,但我依然很年轻。

PS.最近知道后脑有风池穴,这边天寒地冻的,按住那个穴位真的会涨痛,看来受寒不轻啊。
另一个PS.最近由于友人推荐,有两首歌一直在脑中重复好恐怖,一个是庾澄庆反常的《叶子》,一个是张国荣的《我》,有心人自己去听吧

postcard received on Jan, 2009

geowhy三周年征文总结

Thursday, January 1st, 2009

国内的同学们元旦看起来很high,一个个不是喝酒喝high了,就是已经回家了。这边相对冷清很多,今晚去downtown看看跨年的表演如何。

geowhy在这个月有三周年了,好像没有经历什么又好像经历了很多,令人欣慰的是geowhy还不停的吸引着小盆友们的加入。三周年征文,虽然豆瓣上面大家都要参与,但是也有只是啦啦队的,也许真的是题目太怪了,应该让大家在某篇文章加句庆祝三周年就可以了,呵呵。不管写还是没有写,都要感谢大家的参与和留心。

此次征文的题目是“地方”,可实可虚,可过去可现在也可未来,对于分散各地的geowhy童鞋们来说真的很简单。按照时间顺序,把已经交了文章总结一下,听说joya和ddt也还要写,我继续等他们的好消息,不断更新吧。

迄今13个,超过一半,darktemplar,你作为领导,怎么好意思不写呢?

顺祝大家新年快乐

171中学补遗

Sunday, November 20th, 2005

还有一部分171的照片,补充上来。

PB110017
门口的合照

PB110013
俯瞰广播体操

(more…)

171中学与德国学生的交流

Saturday, November 19th, 2005

参加了小茜和德国的学生的交流会,因为小茜所教的班是合唱班,所以正好和德国学生的音乐才能交流一下。

无论他们演唱和弹奏的《茉莉花》《天鹅》(剩下的是我不懂的德语歌),还是我们自己的《茉莉花》对于我来说都是大开眼界,毕竟live版本还是不容易看见,况且不止有好看的外国友人还有优美的歌声。呵呵!


吉他与萨克斯+大帅哥们

harry potter
长得像哈利波特的手风琴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