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续章(九):锦时

Suzhou, Jan. 2016

大四的时候,我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问他什么时候出国比较好的事情。多年之后已经不记得当时聊了什么,只记得当初鼓起勇气要去一问。答案可能根本不重要,重点的是去问这件事情。

大二的时候,上人文地理课。有一门作业,我在作业的邮件中附上了一首歌,《被遗忘的时光》。没想到这开启了科研的一扇门。现在回想起来,虽然老师费了心力给列好的一篇文章的写作提纲,我却没有完成。老师还是在今年的学会大会上推荐我做评审。知遇之恩,是万难回报的。

做老师是很多人小时候的理想。之所以说是小时候,一部分原因是在他们未来的10来年求学过程中,遇到的老师可能打消了他们的念头。另一部分原因是教师这份相对寡淡的职业并不能让你锦衣玉食。奇怪的是,我小时候一直没有当老师这份理想,甚至想逃避这种没有“挑战性”的职业。就像一开始高考从一心想读的“心理学”调剂到“地理科学”,内心也是抵抗了很久。幸运的是上天眷顾,冥冥之中做的安排我现在却很受用。

三年时间,要从学生的角色转变成老师,可以说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总结,那就是教学相长。这也是我慢慢喜欢这份职业的很大原因。它充满了新鲜感和变数,面对的永远是鲜活而异质的个体。要面对爱哭学生的六神无主,要面对倔强学生的一根筋,要面对精明学生的偷懒耍滑,要面对脆弱学生的挫折气馁。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经历,有些是惊喜,比如学生拿到国家奖学金;有些是惊吓,比如学生身体原因要做手术。教学生做科研,也是重新教自己做人。而正是与他们长时间的相处,他们的纯真、真诚和活力,让我也对这份工作愈发喜爱。

回国的第四个生日,第一年连入职都没有,第二年是跟死党tsing同学一起过,第三年是第一次去大董,今年又开始回来写blog。

对于生日节日和纪念日的概念,我本来比较冷淡。对于生日与成长或者衰老的关系,我更是淡然。回首回国这三年时间,2015年肯定是收获最丰厚的一年。

记得回国的时候,也去过雍和宫许愿,甚至跑去龙泉寺许愿。可能由于太贪心,都没有应验,这倒也少了还愿的需求。现在想想这三年能一直进步,最大的体会,就是要不断跳出自己的舒适带。一开始从自己做科研,自娱自乐。到后来,上面有领导下面有学生。我本来是一个内外向一半一半的人,那时候也不知道是哪一根筋不对,好多地方都跟老板拧着。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觉得幼稚。学生这方面,那更是全新的经验,做得也只是亦步亦趋。

刚回国,焦虑很多,也没有空停下来想科研、想人际和想教学。幸运的是,身边总有那么几个人,会在节骨眼上提点几句。还有几个人,在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很被迫的情况下,我跳出我舒适的自我环境、尝试体念领导的需求,尝试手把手把手教学生一个字一个字帮学生改,主动承担上一些组织和前瞻性的工作。没有想到,一切都会有回报,并且来得很快。领导肯定工作,学生不断发文拿奖。而自己的事情不但没有耽误,反而有增益作用。一年发了5篇文章,拿了3个项目,还有1个北京市科研骨干人才的称号,组织参与了几次国内外学术会议。跟圈里好多牛人建立了合作关系,未来的科研路也在不断的交流中显现出来。

一年过去,经历了很多挑战,自愿的或者不自愿的。想想未来一年,还有好多其他考验,也是自愿不自愿的。
时不时还会梦到旧日时光,醒来也慨叹一点人生无常。
跟朋友聊天的时候提起一个共同认识的人,别人口中的评价是“是一个日剧里面那种兢兢业业的小职员”。
大概我不属于这种人,我妈从小看透我,说我从来不愿意出百分之百的力。小时候反驳说,如果出了百分之百的力,那也就没有余地了。
过去一年,虽然还是小富即安,但看到生活总在不断前进,这应该是送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

Posted on January 14th, 2016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