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3

磕磕绊绊

Monday, February 4th, 2013

Beijing instagram

回国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搬家完成之后整整收拾了一个晚上行李,累得全身酸臭,回国之后还是发现忘了很多东西。幸好6月份还有机会再回去补上。

回国的这一路也颇不顺利,本来计划回来当天好好找一家地方吃饭,结果飞机在温哥华转机的时候遇到大雪,温暖的西海岸也罕见的下起了冻雨,直接晚点而国内部分的晚餐直接就告吹了。更不要说在飞机上等待和半夜饿得慌的状态,真的想找空姐要点零食,想不通为什么国航的飞机可以长达8个小时不供应一个夜宵什么的(加航至少还有泡面)。

回国之后更是蜡烛每头都在烧,没什么事情顺利。报道入职说必须要学位证,但是学位证要等到每年的毕业典礼,UW也就两次,所以只有当个劳务北漂。不过总算有个教师的办公位置和一群青年教师一起工作,有个大显示器可以接着看文章写程序方便一些。

回国之后天气也是一个下马威,遇上北京最冷的那么几天,想来一开始几天天气冷,对流快,反倒空气质量不错,也算因祸得福。没有住处,暂时偏安在tsing家打搅他们夫妇生活,时不时拉拢左左谋划一起做一顿饭,换着方式慰劳一下每天工作到8点才吃饭的tsing夫妇。

科研这方面可真是三头六臂,20号左右回国,回国之后就说可以申请一个室内项目,要写本子。依照和新老板的商量,找来已有的几个项目,依样画葫芦的写着。前前后后半个多月,改了三次,终于通过。

同时还要修改6个论文评审团的每一个修改意见,最后光回复他们的问题的word文档都有22页,每天改那么几页,算起来回复了3篇论文的修改意见。而1月25日的deadline巨大压力不动推动我来推动我的导师和处女男看修改意见,其中有一次几近崩溃,不得不给我导师写去一篇声情并茂、陈情陈理的邮件抱怨处女男的龟毛个性。终于在22日完成了修改,虽然提交给研究生院的时候他们也提出了格式修改意见,不过终于在deadline(25日北美东海岸时区下去4点)前2个小时完成了审核。那几天真的是半夜醒来收到邮件就突然清醒,赶着他们下班之前把修改做完发回去(时差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本来以为可以稍微轻松一点,结果哪知道更大的科技部项目又来了,作为小兵也就是听安排。据说去年写本子是20多人半年才完成,而今年也就5人。每天都在阅读、翻译、理解、模仿、撰写一套中国特色的申请书。过一个星期开一次会,报告吃饭修改下一次会议时间。一轮一轮改得人吐血,而每次提交的deadline都还是上午8点或者10点,给人一种暗示,前一天晚上你就给我熬夜吧。也就由于这个,初四就要回到北京继续工作,听说还要关进山庄写。

时不时的,在加拿大老板新招的博士后还会来信,问程序的问题,找我要R代码。单单我们之间回复问题往来的邮件就有40多封。窦太后的comprehensive也来了,帮她看看框架改改文字部分,也是趁着我工作的空隙。之前还答应尊叔说要帮他看他的会议论文翻译润色,拖了几天竟然给忘了,经他提醒才马上抓起来看。

就在这么忙的当下,CEUS的文章决议也来了,虽然是accepted但加了一个小尾巴with minor change,也没有时间弄。同时写信给EPB的杂志管理员,她说审稿意见都有了,就等着editor最后决定给你邮件了,只有默默祈祷能顺利为好。最后LE的那篇文章也发来了交稿deadline提醒,3月的事情,就根本还没来得及做。

其间,1月的北京阴了好几天,PM2.5的值也破表到将近1000的水平。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我被加拿大娇生惯养的呼吸道直接瘫痪,先是痛痒,然后是高烧不退,之后是两天低烧。tsing家那栋楼的消防管道淹水,电梯停运。虽然不得不出门,但是每次出门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爬上九楼之后觉得都要厥过去了。

最后搬回了学校宿舍,本以为是西区宿舍,没想到安排了15楼(原来的13楼),要把大批行李提上六楼(还记得在机场的时候,行李超重,我对那个办理的人员用温情牌,说我刚刚毕业,这些都是我想带回去的美好记忆)。想来好笑,马上遭到报应,虽然飞机可以把你满满四年的记忆跨过北极运回中国,但是请你把他们慢慢搬上六楼,人真是要一步一个脚印啊。

麻烦的事情还有,我在北京存了好多书,在tsing那里有2箱多,在乔治那里有两包,在阿豹那里还有一箱。这些书我就蚂蚁搬家一般慢慢搬到办公室,每天用登机箱和书包运,整整运了一周多。哪知道自己的运完了,还要帮未来老板运,从工作地方到两站路以外。每天的时间都被这些琐碎的事情搞得支离破碎。

其实,以上都是小事。最颤颤巍巍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由于是海龟(老板说叫洋芋),就是由于是嫡系,就是由于是母校。很多眼光偏见成见都在你身上。有些时候我立马能嗅出来,有些时候我只觉得是磕磕绊绊后来才反应过来。有些亏吃了也就吃了,工资被“暂借款”就借了,磕磕绊绊总要经历。在加拿大,总是你催着事情发展,而回了国,都是事情催着你发展。

虽然磕磕绊绊,但新年也来了,一切都在慢慢好转。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变得更轻松,但总觉得这两个月有着把生命当四个月在过的浓稠度,其实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