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四十八分之四十三:fieldwork

回国短短一周,结果最后一天阴差阳错地和邱老师聊天到很晚,回忆了很多当年实习的故事。想来当年植物和生态实习,总共有那么三次,加上后面做龙阿姨的项目和自己跑去坝上,一共有五次左右的经历。

2004 小龙门
第一次是去小龙门,是我听说这门课有实习,没有选课而每节课听课而蹭去的时候。虽然没有做作业,但是野外拉样方什么的也是从这个时候学的。还记得爬到山腰的时候,处于北京和河北的交汇点,大家的手机都先后收到河北移动欢迎你的短信。而每个人也都有绑腿防蛇。

2004 小龙门
不远处有一个模仿长城的景点,上面有杜鹃,还有各种粪便遗迹

2004 小龙门
拉样方比在坝上的时候困难,因为是在林下进行的,需要在树林里面穿梭,而且植被覆盖也很好,一个小样方做起来也要做个大半天

2004 丰宁坝上
其实,之前或者之后还去过一次鹫峰认植物,做完了之后还背着厚厚的标本夹。这次都是第三次去坝上,这也是南方来的我第一次见识草原,样方在林草交错带,从草原到白桦林间一直到山顶草甸。在坝上的天气让我很怀念,主要是由于加拿大也属于类似的天气。白天阳光很充足,对流强烈,时不时伴有雷阵雨或者冰雹。而晚上降温也快,漆黑的夜空甚至可以看到漫漫的银河。

2004 丰宁坝上
草场也有部分开发成田地,而大群的乌鸦景观尤为壮观

2004 丰宁坝上
当然还会放羊,邱老师说,当时农民们放羊,我也“放我们这群羊”,并且很得意这个两群羊的照片

2004 丰宁坝上
每一个2米见方的样方,要记录每一种植物的株高,覆盖度,所以各种装备都用上了,同学们也互相合作,慢慢熟练了之后进度就很快。有负责记录的,有负责认植物的,有测高度,有估计覆盖度。

2004 丰宁坝上
做完了一个样方之后,在等着布下一个样方的时候,记录的同学又开始了计算(因为每种植物都是采样,记录5个sample,需要计算均值等)

2004 丰宁坝上
当时分了两个组,一个先土壤后植物,另一组换过来,内容交换着做。植物里面又分成两组,形成一种竞争机制。所以一组也就10来个人,分工协调很容易,人数也刚刚好,听说现在一组25个人以上,很多人都闲着没事做。当时邱老师也只用看着30多个人,所以有闲心给我们拍照。所以照片里面有各种大家吃饭的馋样和睡觉的憨态,而这个时候也是第一次开始对单反感兴趣的时候。

2004 丰宁坝上
当时好玩的就是,野外上厕所老师总说,男生东面女生西面,虽然学地理,但是很多人也不分东西,大概老师也是想看学生辨别方位的窘状。每天就这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伴着夕阳,伴着暴雨,伴着冰雹,简单而又丰富

虽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但是每一年,如果有机会,去一趟这里,和年轻人,心也会年轻清澈一点吧

Posted on June 12th, 2012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4)

论家也有瘦的时候哎

June 14th, 2012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welcome back:)

June 15th, 2012 | Registered Commenter轩轩

可以到处逛逛是我当年转学地理的原因之一,,
话说44/48了,hog同学要毕业了?回来吗?

hedgehog Reply:

还没确定~

July 19th, 2012 | Registered Commenterm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