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四十八分之四十一:complexity

Ottawa

张学友有首歌叫《秋意浓》,讲的是秋天愈发凄切的故事,但是没有一首歌叫春意浓,可能是由于春天太复杂的原因。春意真是乖张任性,三月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过不了几天又鹅毛大雪。刚看见松鼠候鸟出来迎接春光明媚,哪知道接下来就是几天的细雨绵绵。想说吹面不寒杨柳风,结果一出门天气三变加加减减不断换衣服。这就好像她要强调自己有摸不透的复杂性。

科学理论也是越来越复杂。最早理论也就归纳和演绎的二分法。比如地价,越靠近城中心越贵,而城中心大多是商务区,再往外是轻工业区、住宅区、重工业区、一直到农田,大多城市脱不开这种套路,这是人们通过观察总结来的,叫归纳法。而有人想了一套理论来解释这种现象,这种分布和价格是由于供需和竞价决定的,中央地区由于拥有最好的通达性,自然最有吸引力,而商务区由于利润高,所以可以给出最高的竞价。郊区的农田分布也是这个道理,即分布和地价与通达性和利润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人们用这个理论来解释不同城市的分布问题,有些地方由于特殊的地形和发展的规划政策限制,对这种分布衍生出一些些变体,但最基本的原理不变,这就是演绎。

问题是,现在的科学家总不满足于这种单纯的归纳演绎二分法,提出了直观法。如果要打个比方,这种方法与物理里面的量子态(薛定谔的猫)、不确定性、平行宇宙有很大的关系。简单来说,也就是城市分布是复杂的,现在的形态虽然有理论基础,但是这种理论推导的结果不一定是现实。换句话,也就是现实只是理论的结果之一(很像平行宇宙哈)。而人在这种复杂性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所以现在建模型都是靠复杂性的假说,其中三分理论演绎,三分经验归纳,三分主观直觉,还有一分就是随机天意。因此繁衍出很多新的词汇,乍一听很玄乎,其实概念很简单。比如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这个很简单,用蔡康永的一句话解释最好:“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

另一个概念是非线性(nonlinearity),这个也很好解释,就是说哪怕你学了游泳,你也不一定能和喜欢的人终成眷属。哪怕学好了英文,也不一定能在英文工作在如鱼得水。因为爱情不是看谁游泳游得好,而英文工作也不是不看社交能力。

还有一个概念叫异质性(heterogeneity),这个更好解释,就是说虽然错过了这个约你去游泳的姑娘,说不定因此碰上了不爱游泳的另一个姑娘。虽然错过了英文工作,说不定在其他方面有更适合自己才能的工作。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特异的个体,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真的平淡无奇的田馥甄五月天罗志祥也有一大堆粉丝

这一切和在一起就成了涌现性(emergent),虽然对于这种涌现性能不能用突然和惊奇(surprising)来形容还存在争议,但是它想表达的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至于常见的随机性(stochastic),不确定性(uncertainty)就更不需要解释了。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讲遍历性(ergodicity),看来又要迎来新的“性分析”了

Posted on April 17th, 2012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Academic | 学海无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