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古巴匆匆(二)

古巴第二天的行程是前往首都哈瓦那(Havana),距离Varadero有二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前一天与航空公司代理约好,请了一个私人司机,价钱与跟大巴团差不了多少(大巴67CUC/人,private tour 75CUC/人)。

司机也是做这门生意的老手,一路上也负责导游工作,与他聊天极大地扩展了对古巴人的日常生活状态的了解。

last day in Varadero, Cuba
首先来说说古巴的货币制度,古巴有两种流通货币,一种叫CUC(Cuba Convertible,可兑换外汇券,没有头像的那部分纸币),这个最早主要针对外国人消费,所以大抵东面的宾馆都是按照CUC付费,而外国人在古巴可以只接触这种货币。另一种CUP(Cuba Peso,当地比索,有头像的纸币)。这种货币主要是当地人使用,用于购买食物,乘坐公共交通等,而家具家用电器都由国家配给(谷歌一下就能看到中国曾向古巴出国冰箱而由国家平均分配给各户的新闻)。一个CUC可兑换24个CUP。但是,由于大部分非食品都来自进口或者黑市,所以CUC越来越成为主流的货币,在当地人手中流通。虽然政府为了控制黑市,在可兑换CUC的地方都需要出示护照,但是,当地人也仍然接受加元硬币作为小费。

不同于CUC,可以在银行酒店或者机场兑换,可以兑换CUP的地方很少,只有面向当地业务的银行或者从当地小贩手上高价“购买”,而这种购买是出于收集的目的。比如在CUP中的三元面值,无论是纸币还是硬币,都有切格瓦拉的头像,我们旅途虽然不断找人换CUP,但是收集到的切格瓦拉比索也不多,大体还需要高价购买。据lonely planet上面说有些古巴人会骗游客用CUP兑换CUC,我们却没有碰到。大体上是提醒我们这种货币没有价值,没有意义,或者出于好意帮我们把“无用的”CUP换成CUC的,最多是知道我们出于收集的(原话是collection)目的要把切格瓦拉币高价卖的我们的小贩。


Havana Downtown
虽然大体上我们都使用CUC,但在哈瓦那大街上,我们也尝试了一下CUP。路边摊的食物小店收CUP,并且物价很便宜,比如这个炸香蕉,虽然不怎么好吃,不过一桶也就2个CUP,换成RMB是五毛钱左右。而公共交通据说票价也是这个价位,不过大体没有什么外国人乘坐公交车。说到物价,就不得不提我们后面在当地一个商店看到的情况,商店里面大体都是进口来的商品,比如榨汁机,冰箱,桌椅和衣物等等,但是价格跟加拿大几乎没有差别,比如一个藤椅,需要78个CUC。也就是说进口商品的价格保持在很高的水平。无怪乎,在我们离开的时候,Michael童鞋用它的三件旧衣服加上2个CUC换了一个原价5CUC的装饰性大贝壳。可见,物质上不缺乏但是分配制度仍然无法满足对于多样性的需求

这些就是路边卖水果的摊贩,可以接受CUP
Old Havana

Old Havana

说到公共交通,就想起古巴的taxi系统,他们的“出租车”是各种档次都有,有马车的,有自行车的(成都叫pa耳朵或者好听点叫人力三轮车),叫bicitaxi,有摩托车,叫cocotaxi(上一篇有图,类似成都的火三轮),有轿车级别的,我们的私人司机也属于这个范围。而轿车级别的车很多都是老爷车,据我们司机说这些车都是跟美国打仗和封锁之前进口的美国老爷车,大体车身都很多年的历史,而车内的零件可算东拼西凑而得,引擎大体都换过。而现在,在古巴跑得最多的车除了中国宇通的大巴,就是中国吉利和另一个牌子(三个字,鉴于对中国车没有特别了解,没有听懂,sigh)。除了轿车,taxi还有中巴那个级别的,甚至大巴那个级别的,他们都挂着taxi的牌子。
Old Havana

Havana Downtown

China town, Old Havana

说到出租车,在古巴还有奇特的现象,就是在从Varadero到Havana的路上的各个小城市都有大批的人站在路上等车。据我们的导游说,这一等可就是3-4个小时。大多数的taxi,特别是接待外国人的,都不会停下来,所以是一种很散漫而悠闲的搭车方式。这也是最典型的古巴时间(Cuba time)。另外还有两个例子,一个是在哈瓦那中国城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逛街,于是我开始暴走,而热情的古巴妇女就跟我说“it’s Cuba, take it slow and relax.”而另一个例子是我们离开的时候在机场,登机告示牌上面写着9点半准时(9:30pm on time)登机,而到10点半换了登机口(换登机口还是几个焦虑的加拿大人从information center问来的,机场的广播完全被当地音乐给掩盖了)之后登机告示牌上面还是旧的登机口和on time的标志,orz。无奈连散漫的加拿大人都说这是Cuba time~

说回到旅途,旅途的第一站是一个高架桥(Puente de Bacunayagua),耸立在一个深谷上,我们没有爬上去拍照,照片可见(点击)。途经了中国石油在当地的采油基地,而营房上面还有国旗飘扬,倍感亲切。而他们的电厂也在海边,电长的热气把海面蒸腾出一代雾气,甚是魔幻。到达哈瓦那之前还有一个采集天然气的工厂
natural gas, Cuba

到达哈瓦那后,司机介绍城区分成三部分,一部分是殖民时期的哈瓦那城区(colony Havana),大体有四百年历史,与西班牙殖民时期对应,哥伦布对古巴也有描述。一部分是旧哈瓦那(old Havana),大概有200年历史,而最新的是新城区(new Havana),有百年左右历史。旧城区很多都在海边,狭长的海岸线不断有海浪拍打,而房子的底层也大多受到海水侵蚀和漫淹。所以古巴常常有类似中国南方那种底层空着的建筑
Havana coast, Cuba

第二站是总统大道(Avenida de los Presidentes),除了特色的园艺,每隔一段就有拉美的领袖人物
Havana Cuba

再下一站就是著名的革命广场(Plaza de la Revolución),虽然广场很平静,但是周围各个建筑都是国家重要机构所在地,游人虽然络绎不绝,但是比起天安门广场还是很少。

广场一边是古巴内政部大楼(类似公安部,据说是最神秘的组织),上面有著名的切格瓦拉头像(其实切格瓦拉也不是古巴人,不过拉美各个国家确实友谊很深厚,前一阵的美国阴谋毒害拉美领导人的癌症事件也证明了这一点),右下角是他写的“向着胜利,直到永远”。另一边是邮电部大楼,上面是卡米洛·西恩富戈斯(Camilo CIENFUEGOS Gorriarán)的头像(卡斯特罗、格瓦拉、西恩富戈斯被称为古巴革命“三巨头”),而字是“菲德尔(卡斯特罗)干得棒!”
Revolution square, Havana Cuba

与之对应的南侧是何塞·马蒂纪念塔(再次体现人类的phallism),可以登顶,票价是3CUC。旁边还有神秘的古巴革命武装力量部的大楼(类似国防部)
Revolution square, Havana Cuba

Revolution square, Havana Cuba

Revolution square, Havana Cuba
登顶俯瞰可以看到古巴的停车场大多都有植被覆盖,跟北美空旷的停车场构成鲜明对比。这可能与低纬度热度大以及大多植物常绿有关系。而顶层地面上面还有各种刻度,有些解释历史维度,有些指示南北方向

Revolution square, Havana Cuba

下一站是市中区,也有老城区和中国城。市中心主要景点有国会大厦(跟美国的白宫可以说完全翻版,现在是博物馆,正在装修,2012年才会开放),而旁边也学习美国是很小的中央公园和国家大剧院

Havana Downtown

central park, Havana Downtown

Havana Downtown

国会大厦旁就是唐人街,当地人说这是a China town without Chinese people,大抵都是战前的唐人聚集地,虽然街名还有中文(类似多伦多唐人街)。我们在天坛餐厅解决了午餐,因为大厨是真正的中国人,第一次知道了Chinese vegetable salad就是泡菜,而还碰到了中国来学西班牙语的留学生,据说这些学生都是公派学生,而他们学习的地方是专门的外国留学生大学,与本地学生分开。

在这里我们和司机聊了很多内容。包括古巴的制度,比如他们的教育医疗完全免费,他也引以为傲的说现在年轻人的大学文凭已经有70%。又比如古巴的生活,为什么他选择生活在小城市而不是哈瓦那,他说哈瓦那很吵污染很严重(就我们所见,蓝天碧海,非常干净)。这种anti-urbanization的思维类似于发达国家的郊区化urban sprawl思维,更注重生活的质量而不是生活的便捷。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哈瓦那虽然有300万人,但是生活还是很安全,跟中国房子很大的区别就是阳台都没有防护栏,不用防范小偷。再比如就业情况,他说当地人都把旅游相关行业作为做好的工作,因为可以收到小费(每次的小费基本都是1CUC,比如我们在酒店吃自助餐,要饮料或者离开房间的时候给打扫的清洁工人都是1CUC),每天都有50CUC左右的收入,这样的收入算比较高。而银行那种在国内是铁饭碗的行业却不一定被看好。

司机还跟我们介绍了一下当地的产业结构,大体都是农业生产,主要出口糖、咖啡、烟草、水果等。而当地的有机农业是全球的示范。因为由于当年美国的封锁,大型机械不能使用,所以古巴大多都是有机农业,自家小型耕作,而这种方式却完全做到了自给自足,也没有像北美的有机农业一样带来的价格的飚升。除此之外,他还说他的出租车也是国有体系,车属于个人所有,但是如果要干出租行业,必须加入公司,公司都是国有公司。

China town, Old Havana

China Town, Havana Cuba

Old Havana

里面有中国历史联络处,热情的古巴女生还叫我们一起去跳salsa,说到跳舞,由于古巴没有网络,所以人们晚上一般都去夜店跳舞,真是热情而又有活力的民族。随便音乐一下,他们就可以随着摆胯。而这种没有网络的生活也是当地的神奇之处。听说白天除了办公场所和大学,网速基本没有。而夜间等这些人不用的时候,可以上网,上网费用很高,办理起来很困难,特别对于外国人(比如留学生)来说。平均打开一个网页的时间是15分钟。但是,对于网络的知识,当地人也不是一无所知。比如我们的司机知道Google这个网络公司,并且他用的手机是iphone2(没有3G和wifi网络下使用智能手机),并且他说他手机太老了,想买走Michael童鞋的新的HTC

老城区是各种老式建筑,有些看起来已经被遗弃,但是仔细一看,还有盆栽,还有晾着的衣物。而人们的生活也很有智慧,有从楼上吊篮子下来购物,也有将房间作为旅馆出租的。这种个体商户在当地都属于比较有远见和能力的人物,有的甚至会做自己的旅游宣传网站
Old Havana

Old Havana

Havana Downtown

Havana Downtown

Old Havana

Old Havana

老城区还有海明威常去的酒店,Florida和“五分钱酒馆”,里面出名的就是他最爱点的mojito,虽然我真没喝出有什么好喝的。而购物街确实人满为患,熙熙攘攘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西单王府井

离开了市中区,前往不远的三藩广场(Plaza de San Francisco)。这个广场也在海边,有一个教堂,而旁边有废弃的火车线路和一个步行纪念品购物中心,里面有各种木质纪念品,还有编头发的,打牌的

Plaza de San Francisco, Havana

Plaza de San Francisco, Havana

Plaza de San Francisco, Havana

Plaza de San Francisco, Havana

写到这里,想起两点需要补充,就是呼应前面的小费。旅游的时候,古巴可能给人不悦的感觉在于莫名其妙的小费。比如厕所给你递纸擦手的人,或者路上碰到可爱的小朋友随意一个拍照,再或者拿着鳄鱼或者鹦鹉勾引你合照的人,他们大多都会给你索取“小费”。比如下面这些小孩,不过,我们只给了0.1CUC,他们也欣然接受,所以我也觉得这种索取没到强买强卖,大体还是皆大欢喜
Plaza de San Francisco, Havana

另一个就是古巴人特别爱古旧的火车,在中国城旁边有个区域陈列了很多火车,火车上面还有数值,从1538到1789都有,仔细一想,火车和蒸汽机发明的时间也是工业革命之后的事情,这些数值也未免夸张。不过后面经Guama的导游介绍才知道,第二个数值代表的是动力的等级罢了

Havana Downtown

在此之后,来到皇家军队城堡,完全西班牙格局,是当年防止海上侵略而修建的。本来这是我们的导游给我们安排的最后一站,在这里他还带我们去一个雪茄制作点,给我们看制作的最长的雪茄,据称那里的雪茄是“最便宜”,并且可以零买而不用整盒买。进去之后,头上有一条长长管道盘绕着世界上最长的雪茄,而制作人也在那里现场演示并不时跟人合照。我们由于都不抽烟,只买了几包咖啡走人。提到雪茄,整个古巴我们遇到很多搭讪问我们是不是需要买cheap cigar的当地人,也不知道这与华人身份是否有关系

Castle of the Royal Force, Havana Cuba

Castle of the Royal Force, Havana Cuba

Cigar maker

Cigar and coffee

城堡不对我的胃口,想着西班牙城堡还不如去西班牙再看,看着时间还早,我就请求司机带我们去参观海明威故居。海明威故居离哈瓦那大概半个小时车程,叫了望山庄(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有一个主楼和一个了望塔构成,有花园,有好几个书房,精心栽种了各种花草藤蔓,家具考究,山庄里面还有游船、游泳池、竹林,想必主人写作生活也十分悠闲

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DSC_0215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Heimingway's house, Finca Vigia in San Francisco de Paula, Cuba

参观完故居太阳已经开始落山,我们也准备打道回府,在回程的车上酣然入睡。不过中途醒来有一个小插曲。在刚离开的时候,司机收到一条电话,来电头像是一个婴儿,随后是一条长长的短信。而司机也边看短信边开车,让我为我们后座这种没有安全带的乘客捏一把冷汗。回程半途醒来,司机却开到一处我们来时没有经过的城市,看我醒来才突然若有所悟解嘲地说”I am thinking home”,接着一个U turn驶向另一个方向,想来是家里有什么事情,下意识开上了回家的路。

Posted on January 13th, 2012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Travel | 旅行艺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