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1

四十八分之三十六:平衡点

Thursday, October 27th, 2011

bella

初中的时候,年级里面有一个同学,作文老得高分。好奇之下看了他的文章,写得特别道家,大抵都是归隐山林的意趣。当时还是各种献妒,总觉得自己的觉悟怎么没有那么高。想必当时是崇拜道家庄生逍遥不计较得失的心态

高考之前的时候,却一心一念的想着不要留在四川,心里总抱着少不入川出川成龙的心态。自此之后就从成都到了北京,一去就是六年,而又从北京到了滑铁卢,一去又是三年。要不忍受二三十多小时的火车硬座要不忍受十来个小时的飞机返乡一趟。从此之后,爱上去新的地方体会生活,想必是理想主义作祟

本科的时候,学了一点点科学和哲学,觉得科学的归纳演绎解决了我很多疑问,无疑将其崇敬为心目中的神。虽然后面越学越多,越对科学和哲学的矛盾产生些些点点的怀疑。虽然越来越接触人文经典,才知道个性和价值观的培养才是本科最重要的课程。想必当时是科学主义占上风

本科毕业之前,常常和同学一起去吃夜宵,谈谈未来的理想愿景,谈谈可以接受的工作待遇。无非就是可以养家糊口的待遇,做个大池塘的小鱼或者小池塘的大鱼都未尝不可,无非就是以后有机会存个钱买个房子,好的话可以一堆朋友住在一起过着像老友记那样的生活,坏的话也就是小破平房卧薪尝胆。想必当时的我们是现实主义的

硕士毕业的时候,一心向往着出国留学的日子。刚到加拿大的时候,老被人问到以后会留在加拿大还是会回国的问题。然后开始算生活费如何支配,什么时候去购物,租什么样子的房子,过什么程度的生活。面对北美和大陆的物价差距,土相星座或多或少会在质量品相品牌和价值之间衡量取舍。想必那时是物质主义的

三年之后,见过牛人四年博士灌水SCI将近100篇,也见过衰人没有funding也得着颐指气使的生活。知道要谋一份职位得一个职称,除了拿得出手的几篇文章还要一个扎实的人脉。哪怕谋得一个职位,又有写本子又要上课又要拉资助又要管理学生,简直就是一个小的自主创业公司。想必那个时候我是实用主义的。

生活就是不断的寻找平衡点

爨底下

Sunday, October 16th, 2011

怨念这个周末的大风大雨,红叶们也都打散了吧,只有拿出爨底下的照片复习一下北京的金秋。知道这个地方还是研一的时候地质课实习,又想起邱老师,其实,跟他的谈话我才决定读完研究生阶段再出国的,而另一个邱老师每年回国都能碰上,哪怕我只是去系里那么几次,每次都谈起他收集的植物,这次还分派我把加拿大植物给认完,顺道鄙视了一下高纬度不多的植物多样性。

爨底下
(more…)

四十八分之三十五:回国

Monday, October 10th, 2011

爨底下

回国之前谈到北美和大陆生活的一大区别,同样也是大城市和小城市生活的最大区别,那就是浓稠度。北美大农村开个半天车,只是为了能在湖光山色之中坐那么一会儿,被蚊子叮叮;而在帝都这样的大城市,早上可以吃到油条豆浆,紧着在拥挤的地铁里面听音乐闻汗臭,在楼下的中式快餐巷子里面的苍蝇馆子吃饭,下班了要去路边的周黑鸭买鸭脖子7-11买小吃,晃悠着周末去看话剧听音乐会,夜深了还有三里屯什刹海,如果兴致更高还可以去K歌到天亮或者吃个半夜的海底捞。这就是浓稠度。

每次回国都会见到很多朋友很多传说中的人物,每次都需要好好准备一下硬盘,不然无法储存那么多的信息,特别是在倒时差的那么几天,内存还处于混乱的状态。所以这一段也写得没有顺序没有逻辑。

我认识一个人,他住在望京,望京的意思就是眺望北京,所以自从他搬出了北林就不怎么来城里面。我说我想买双vans鞋,他说望京有;我说我们去吃海底捞,他说望京有;我说我们去看电影,他也说望京有。你知道,这就是suburbanization。虽然最后我没有去望京买鞋,反倒去了最拥挤的东单大悦城,他说很多年没有来,人真是多;虽然最后我也没有去望京吃海底捞,但是无论我在牡丹园吃海底捞还是在万柳华联吃海底捞,他都跑来点一份毛肚,吃得特别认真。他都一个人逛街看阿童木的衣服羡慕女生的鞋子的好看,一个人逛宜家买家具,一个人买机票跑去长沙跑去青岛哦,一个人听交响乐,一个人失眠怀疑人生。

我认识一个人,她从上海回了成都读书,一副依恋家乡的样子。结果不久之后,又跟当时的男朋友现在的老公一起去了深圳。当时她说她讨厌经济跑去学社会学,当时她说她讨厌高架的上海和没有爱的城市回了成都,但她最终可能还是觉得成都的生活太过闲适去了更忙碌的深圳。他们请我帮忙拍照,他们没有请专业摄影师拍照,他们自备了三脚架反光板和一台定焦的佳能。他们说他们的结婚照都是这么自拍出来的,相机里面还有他们在大学生运动会上运动服的合照。他们还说他们每年都要来拍拍情侣照,留作纪念。当年她有很爽朗的笑,现在笑起来还是霸气外漏,当年我们见到他男友都觉得她太强势处处欺凌;但是,一些些细微的动作暴露了她,暴露了她对对方的依赖和体贴。

我认识一个人,他一直被我们称作钻石王老五,我们都很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偶尔在他背后讨论一下他怎么能找到女朋友。甚至有好心的同学朋友自然还有焦虑的父母给他找女生相亲。在五、六年前我们在南门的马兰拉面吃饭,讨论多少的工资就可以把自己卖出去,想起当时的数字还是觉得自己多么单纯;想着我们讨论福建杀手对他杀伤太大,讨论他到底适合这个姑娘或者那个姑娘不,真是瞎操心。回国之前,他问我如何关系进一步如何表白如何如何,我说你要牵手,过街的时候,她缩手你也别放,该流氓的时候就流氓。回国之后,他说他表白成功了,虽然是好几天前,我真是十二万分理解情侣有了彼此没有世界的感觉。在一群人走着回家的路上,他们就那么坚定地牵着手,迈着我见识过的他最轻快最开心的步伐走着。他会问说,如果我们吵架怎么办但他们从来没有吵架过,他会说我们买戒指吧,过不了两天就有了一对戒指,他还会对他女友说我就知道你怕我花钱。爱情来的时候我们不记得什么模样,大概就是幸福的样子,有些时候来的很突然,最初不过是同路同车或者想去看同一个电影而已,就像他们一样,这也是我最觉得会过着“我们仨”那种甜蜜生活的。

我认识一个人,我称她为大美女,然后好多人都叫她大美女。去年回国的时候还跟她在大悦城上的台湾小吃吃饭,她在成都读书然后跟了本科的男朋友来了北京,在大银行有个不错的职位。然而就在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北京放弃了男友要回成都。其间,耳闻曾经的水木才子也追过她,虽然水木才子已经和另一位北邮校花同学在度蜜月。这次回国,又看到开心网上贴出了他的结婚照片,还是奉子成婚,喜上添喜。听闻她曾经觉得家里那位还只是学校学生太单纯而不想结婚,结果到底谁又不单纯呢?听到这里真不禁莞尔一笑。我们疲惫了选择,疲惫了奔波,然后不能幸免的,走上生命另一条路;那些选择那些奔波,有的看起来很傻很好笑,最后无非成为自嘲的谈资。

我认识一个人,每次询问近况都说自己在跟另一半冷战,每一次都说这次的冷战有另外的意义,但是他们就是分不开;我认识一个人,每次去健身房去吃饭去看电影他都在看健身房的fit妹妹餐厅的服务员smile妹妹和电影里面的hot妹妹,哪怕走远了还时不时提起刚刚那个身材多好;我认识一个人,他每个月一半时间在北京一半时间在深圳陪他家姑娘;我认识一个人,她最后放弃了陪读放弃了婚姻开始一个人生活,虽然我们觉得他们是如何的郎才女貌如何羡煞旁人;我认识一个人,他本来从德国回国实习结果出现了生命中的另一位最后还“玩大了”一起移民去新西兰

我认识一个人,城市里的一个人。这个城市很大,大到容纳这么多可能性复杂性多样性,每个人都在寻找定位自己的生态位,或头破血流或顺风顺水;这个城市很小,小到容纳不下那么一点不中意,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洁癖,或触感或嗅味或视觉或精神。

生活和爱情从不按照你梦想那样上演,有些人等待,有些人不期而遇,有些人兜兜转转

geowhy 2011聚会

Thursday, October 6th, 2011

按照徐总的话,就是回北京每次都要以海底捞开头,最后也要用海底捞结尾,今年geowhy的聚会也在城西头的海底捞,真是苦了在望京的乔治童鞋

虽然今年没有彩虹博士,没有苏飞机,但是爱吃毛肚的乔治和气场强大的hghg还是照样抢走了整场的风采。以至于没有出现的tsing家的姑娘以及带了姑娘的囧叔都默默的在角落猛吃。

geowhy reunion
这一张让人不断想起Beyoncé的Single Ladies里面的歌词“Put A Ring On It”

(more…)

Niagara Safari

Wednesday, October 5th, 2011

自从使用groupon之后,常常和蛤蟆屯的麦马同学一起出去,这次是回加之后第一次出去,先到Niagara factory outlet汇合,之后去了Niagara Safari,最后回到outlet购物。晚上在Sparkle吃烤串(btw 疑难杂症这道菜是加拿大屈指可数可以跟国内餐厅比的菜)

safari就是一个环形道路,有3公里,各种动物错落排布,好处在于特别近距离,狮子也就在面前,而笼子都是有点电网的,而一些比较温和的就还可以摸摸,比如神兽。可惜的是长颈鹿因为太冷了已经提前退休了。

Niagara Safari
斑马看起来很悲伤,好像那个条纹不是它本来想要而被人涂鸦上去的一样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