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第六站:巴黎第一天

分配到巴黎的时间只有三天,准确来说只有两天半,而巴黎是可以玩上一周时间的地方。

虽然不同于北京的棋盘式格局,但是放射形的巴黎跟帝都一样也有一条中轴线。帝都的中轴线南北贯穿,从天安门往北经过钟鼓楼延伸到现在鸟巢水立方方向。而建筑也是对称性质,天安门旁边的“左祖右社”,背面的鸟巢水立方。而巴黎的中轴线确实斜向,与塞纳河方向大致平行。

第一天的行程大致都在这条中轴线上:拉德芳斯(La Défense)——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香榭丽舍大道(les Champs-Élysées)——协和广场以及埃及方尖柱(Place de la Concorde,L’obelisque de Louxor)——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虽然说帝都北京也算大城市,但是比起巴黎,就是三个字:弱爆了。当到纽约的时候,我觉得纽约就是一个建筑物的森林,虽然混乱但也很有秩序,街角旮旯往往都有惊喜。而巴黎给大城市了另一个注释,那就是睥睨。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算是西郊的CBD),无数看到这个图的人都说曾经飞机从这里面穿过。可那又怎样,用一个无意义的事情来证明生命存在的无聊性吗?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是CBD,而我们到达的时候,是工作日。区分巴黎人和旅游者最好的办法就是服装,巴黎跟香港很像,每个人在大夏天都是正装,每个人都有香水味,但是香港在它面前也只是第三世界。打个比方,巴黎随处都是时尚杂志常见的街拍打扮,每一种亮丽的颜色和奇怪的剪裁在这里都不会显得突兀,哪怕是路边驻足喝咖啡抽烟的人都时尚满分。生活在这种城市会有多大的时尚压力。当然,帝都北京确实保守得比较惊人,特别是西面的村里,比起东面的朝阳,穿一点荧光颜色的衣服都能引起一阵批判和讪笑。这就是所谓的同侪压力吧(peer pressure)。

this is Paris
出了地铁还准备张望建筑在哪里的时候,就能看到凯旋门,有一种把一个礼物突然摆在面前的惊喜。被城门惊讶的时候,也被帮我们照相的人技术给惊诧了。有一位小哥,让我们帮他拍照而他的要求就是不要背景有其他人,拍完之后他也帮我们拍,看到他的结果之后惊得我下颚半天无法自由活动,照片里面除了两个大大的人头外就是凯旋门的顶部一小截和大片的蓝天,我真的很想请问,这样的照片我需要跑到凯旋门来拍吗。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协和广场有方尖塔,也有观光车(我沿用伦敦眼的名称称呼它为巴黎眼),还有一群群的人坐在水池边享受日光。沿着香榭丽舍大道走过来的时候,发现巴黎的大树都爱削成立方体,每一棵树更像是戴着帽子的士兵,对于这种审美,我很难理解。走完协和广场,我们没有进入卢浮宫,因为那是晚上的项目。

this is Paris
巴黎太大,总能容纳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在巴黎的街头,会发现很多小蜜蜂游戏里面的拼贴,他们大多出现在地铁通道,回来跟乔治獾说起,才发现是某某艺术家在城市做的space invader的艺术。

走完中轴线之后,看着时间还早,我们穿入中心商业区,这里夹杂着各种古建筑也有各种奢侈品和糕点出售。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歌剧院啊,旺多姆圆柱(Colonne Vendome)啊, 玛德莲那教堂(Eglise de la Madeleine)啊, 爱丽舍宫(Palais de l’Elysee)啊,现在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当时也对于这些建筑处于审美疲劳状态。所以直奔食物,说到吃的,当然不能离开这个马卡隆(Macaron),俗一点叫,少女的酥胸(请尽量发挥你的猥琐细胞,对,这是形容口感的),吃了之后也觉得不过如此。对于欧美的糕点,有些确实很棒,但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为什么除了甜的就不能有点其他味道。成都的小吃,可是麻辣,香辣,焦麻,五香,怪味,海味,香酥,椒盐,葱香很多口味的啊。

在奢侈品店,Hermes围巾前台满满排着队,适逢巴黎打折季开始(听说圣诞期间还有一场),每个店里面都人头攒动。不过,看到最多的是中国人,大包小包,各种拉风。无奈我们这些看到diesel都没有购买力,只有去zara买了一个包,顺道看到有人拎了优衣库的袋子,计划第二天前往,sigh。

在各个大小商店穿梭之中,累倒不行,最后六点过回到卢浮宫的时候已经体力透支。所以在卢浮宫内,也是冲着那几件镇馆名宝:拿破仑的房间,蒙娜丽莎的微笑,断臂的维纳斯,没头的胜利女神,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以及汉谟拉比法典柱子。

this is Paris
拿破仑的房间呈现黄色,金色和红色,一派奢华的风格。光从餐厅和灯饰就可见一斑。

this is Paris
蒙娜丽莎很小,你很难有时间观察她的微笑的神秘之处,只是有熙熙攘攘来拍到此一游的人,你可以站在前面享受聚光灯下闪光灯不停的赶脚

this is Paris
与它相对的是《加纳的婚礼》,也就只有这幅画适合放在对面,因为整个蒙娜丽莎的名气和气场让它周围几个展馆的画都相形见绌。当时还有一对新人来拍甜蜜的婚纱照,游人们也善意的给他们让开了位置,我一开始以为是韩国人,没想到一开口竟然是中国人

this is Paris
这就是加冕的画作,应该是按照1:1的比例作画的。

卢浮宫完全可以逛上一整天,特别是拿着一个解说器,著名的画作背后都有画家以及画作的奇闻轶事。但是我更喜欢的是卢浮宫里参观者的匆忙和这个建筑的沉着,贝聿铭的金字塔入口造型,给建筑很多线条和棱角,可以说艾胖子的鸟巢也有类似感觉,不同之处在于错综复杂但又有几何的秩序美。配合多边形的放射道路和正方体的拉德芳斯/凯旋门设计,好像要把几何的美集中到巴黎,不愧巴黎在数学史上的地位。所以,我故意PS了几张黑白的卢浮宫照片: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出了卢浮宫,已是深夜,北半球夏至也开始天黑,卢浮宫也呈现了另外的美感。
this is Paris
this is Paris

在日本料理吃了面在哈根达斯吃了冰淇淋之后匆匆回到住处洗漱完毕已是第二天凌晨
夏夜仍然消不褪白天巴黎的时尚奢靡
晚安,巴黎

Posted on July 28th, 2011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Environment | 恋地情结, Uncategorized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6)

卢浮宫的法语写错鸟 baiguanque123

hedgehog Reply:

Musée 上面的 é 吗,改过来了,如果这样说香榭丽舍也得改

July 28th, 2011 | Registered CommenterAndrew

教授你去了多少天啊?这得攒多少钱呐?我朝苦逼K某某泪流满面,讲讲预算呗

hedgehog Reply:

好,其实还好,不贵
有空就写一个

July 29th, 2011 | Registered Commenterkevin

可惜我这次木有机会去了~
那个甜点你居然还去吃鸟,据说很甜,哈哈,你好有钱~~~

hedgehog Reply:

吃了才知道坑爹 baiguanque037
每次都说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结果发现被坑了 baiguanque110

July 29th, 2011 | Registered Commenterluc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