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1

第六站:巴黎,还要再见

Sunday, July 31st, 2011

第二天的行程几乎是在看游行中结束的,看游行之前,去了圣心大教堂(Basilique du Sacré-Cœur)和红磨坊(Moulin rouge)。

this is Paris
红磨坊

this is Paris
大家都在地铁站出口玩梦露的经典姿势吗
(more…)

第六站:巴黎骄傲大游行

Friday, July 29th, 2011

夏天流火,第二天的巴黎之行,很大一部分献给了大游行。
两年前就在多伦多看过游行,当时的游行是每个团体和组织在围住的道路里面游行
而巴黎的游行更随性一点,人们可以随时从旁观者变成参与者加入游行的浪潮之中

看过了国外的游行,对于各种cosplay和各种妖孽横行已经失去兴趣
所以我这次大多拍的是参与者和旁观者在游行中的申请
变装的模仿的照样很兴奋很风骚
拍照的不肯错失机会而又迷失于太多的机会
DJ很认真的带动气氛,舞者全力的扭臀折腰
路边的情侣瞧瞧搭上了肩膀牵起了手
年轻人张扬地展现自己的身体和荷尔蒙
长辈们拿着旗帜蔑视歧视
有坚定的眼神,有挑逗的水枪,有多彩的传单,有裸露的身体,有飞舞的纸屑,有啤酒音乐

Paris Pride Parade 2011

Paris Pride Parade 2011

(more…)

第六站:巴黎第一天

Thursday, July 28th, 2011

分配到巴黎的时间只有三天,准确来说只有两天半,而巴黎是可以玩上一周时间的地方。

虽然不同于北京的棋盘式格局,但是放射形的巴黎跟帝都一样也有一条中轴线。帝都的中轴线南北贯穿,从天安门往北经过钟鼓楼延伸到现在鸟巢水立方方向。而建筑也是对称性质,天安门旁边的“左祖右社”,背面的鸟巢水立方。而巴黎的中轴线确实斜向,与塞纳河方向大致平行。

第一天的行程大致都在这条中轴线上:拉德芳斯(La Défense)——凯旋门(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香榭丽舍大道(les Champs-Élysées)——协和广场以及埃及方尖柱(Place de la Concorde,L’obelisque de Louxor)——卢浮宫(Musée du Louvre)。

虽然说帝都北京也算大城市,但是比起巴黎,就是三个字:弱爆了。当到纽约的时候,我觉得纽约就是一个建筑物的森林,虽然混乱但也很有秩序,街角旮旯往往都有惊喜。而巴黎给大城市了另一个注释,那就是睥睨。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算是西郊的CBD),无数看到这个图的人都说曾经飞机从这里面穿过。可那又怎样,用一个无意义的事情来证明生命存在的无聊性吗?

this is Paris
拉德芳斯是CBD,而我们到达的时候,是工作日。区分巴黎人和旅游者最好的办法就是服装,巴黎跟香港很像,每个人在大夏天都是正装,每个人都有香水味,但是香港在它面前也只是第三世界。打个比方,巴黎随处都是时尚杂志常见的街拍打扮,每一种亮丽的颜色和奇怪的剪裁在这里都不会显得突兀,哪怕是路边驻足喝咖啡抽烟的人都时尚满分。生活在这种城市会有多大的时尚压力。当然,帝都北京确实保守得比较惊人,特别是西面的村里,比起东面的朝阳,穿一点荧光颜色的衣服都能引起一阵批判和讪笑。这就是所谓的同侪压力吧(peer pressure)。
(more…)

第五站:柏林第二天

Wednesday, July 27th, 2011

第二天的行程就是宪兵广场(Gendarmenmarkt),以及坐双层观景车(100路或者200路都可以)再随便走走,最后到达胜利之柱,下午就去机场前往巴黎。

Gendarmenmarkt 宪兵广场 Berlin
宪兵广场的窨井盖,上面画着柏林的著名景点

Gendarmenmarkt 宪兵广场 Berlin

柏林音乐厅
宪兵广场除了法国大教堂和德国大教堂外,还有柏林音乐厅

(more…)

第五站:柏林第一天

Tuesday, July 26th, 2011

下一站是柏林,第一次坐ICE,其实德国火车大概也就三个速度级别,一个是regional类似国内普快,一个是IC,类似国内的K或者T字头特快,最后就是ICE这种动车级别的车体。但其实速度差别实在不大,而最大的区别在于regional的车几乎是每站都停,而ICE这种快车可以半个多小时到一个小时才停靠一次。

达到柏林中心站已经是深夜11点过,约好了跟左童鞋在M记见面,但是到了之后发现没有人影,原来是站台换了一个,他在另一个站台等我。发了短信之后不久,就看到一个瘦瘦黑黑的影子背着一个等身高的背包从电梯处一弹一弹地往这边走过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左左童鞋。

一路傻笑中开始换地铁找青旅baxpax,其中有一地铁中转站,各条线路交叉,所以上上下下很多指示,难度完全是西直门地铁站的N次方,在未来的几天中,我们不停经过这个站,还在里面的超市面包店等等买了东西,但仍然每次都有迷路的感觉。

多亏了lonely planet和iphone的GPS定位能力,经过一点点小波折找到了住处,柏林的夜晚给人一种深沉的感觉,有一种安全但又不尽然的感觉一直萦绕。这里要多夸夸lonely planet,当第二天白天我们从菩提树下大街(Unter den Linden)一直往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er Tor)进发之中,沿途很多名胜古迹,而LP都一一详加介绍,对于这种需要知道历史的景点,LP提供了没有导游的最好导游。

话说柏林的交通系统,我们大多乘坐的是地铁,天票很便宜。而类似其它城市,也分为环绕型的U-Bahn和发散型的S-Bahn,而郊区的S-Bahn往往分成树枝状的两条,另一条在命名后面加上5,比如S7和S75。几个交汇的大站一般都有商店,可以进行简单的购物和餐饮。而有一点跟国内很不相同的就是靠站台来区分列车方向和列车型号,这点很国内很不一样。比如,在国内,一般是一个站台只有两个方向的车,如果要换线,需要走上或者走下或者走出现在的站台;但德国很多站台是并排的,不能假设开向反方向的列车就是旁边那条铁轨。

除了公共交通,再说说欧洲的私家车感受。感觉欧洲的私家车跟北美完全不同,北美一般都都费油体型庞大的大车,一般家庭都有一个MPV或者SUV,周末可以载上自己的自行车或者拖上自己的船出行。而欧洲的车大多是节能省电环保的小型车,所以mini-cooper这样的车随处可见。而街道和交通指示确实更为复杂,欧洲有很多大于四条路一起交接的路口,而在这种路口怎么看行人交通灯指示对于没有经验的外地人还是一大挑战。但欧洲的司机却不如北美的礼貌谦让行人,反倒比较像国内,特别是像巴黎和意大利,车与行人一起抢着走。比较神奇的是德国的高速公路,听说很多路段是没有限速的,也就听说很多车可以开到200km/h+,那是怎么一种快要飞起来的赶脚啊。

baxpax是我见过最像酒吧的青旅,有专门的吸烟区,还有酒吧,并且住客一看就是夜店咖,服务态度也不见得礼貌热情,稍许有点店大欺客。我们住的是一个五人间,另外三位是MM。MM们比我们先来,抢走了大床,而我们只有睡上下铺。一进房间,各种bra和thong遍布房间各处,还有各种shopping残骸(比如H&M袋子以及未取掉标签的衣物)。wifi是24小时一换用户名密码,也就是说每天都要去前台要一个,速度也很慢。等我们收拾好已经半夜1点过,MM们也回来了。出乎意外的是他们很快收拾了准备睡觉,不过没有按照期待那样穿睡衣或者热裤或者thong而是穿着长裤,反倒是左童鞋穿着大叔四角宽松布内裤在房间里面晃来晃去。

第二天的行程是柏林墙(Berlin Wall)——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包括电视塔,教堂和红色市政厅 Rotes Rathaus)——柏林大教堂——菩提树下大街沿线(包括我觊觎已久的地理学发源地洪堡大学 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杜莎夫人蜡像馆)——勃兰登堡门——柏林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checkpoint(东西德分界地)——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包括Sony Center)

柏林墙 Berlin wall
首先到达的是柏林墙,愿以为柏林墙是很庄重的地方,战争或者硝烟能留下一些痕迹,但是由于艺术的再创作,柏林墙被分成了一块一块的艺术展示。虽然很多题材都是关于自由,民主,但看不出多少伤痛的痕迹。

Alexanderplatz Berlin 亚历山大广场
这是亚历山大广场最有趣的一个景点,特别适合拍照,忍不住想说:“柏林,我来了”。

(more…)

第四站:海德堡和曼海姆

Monday, July 25th, 2011

和烽兄的最后一段行程还是在省内,是真正意义上的海德堡(Heidelberg)。德语中很多地名都以burg或者berg结尾,前者是城堡的堡而后者是山。而海德堡却是翻译错的典型吗?其实,在海德山上确实也有一个城堡。

在火车站寄存行李之后就出站,搭上去中心步行街的公交车,在步行街下车。沿街是各种商店以及海德堡大学的各个教学楼。德国很多大学有一个很大特点,与国内和北美大学不同的就是,其各个院系或者研究所零星地分布在城市各个角落,没有大门没有围墙,与日常生活的各种设施外形一样无异,并且很多是当年的皇宫等重要建筑改造或者整饰翻新的。不过这条规律比较适合城中心文科的老校区,对于后期修建的新校区不适用,特别是后期的城郊的理工科校区,一般都比较集团和功能完备。

海德堡大学在城中心相对比较集中,无论是办公室图书馆和食堂,都在比较集中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学生监狱,说是监狱,但是好像也没有那么苛刻严格,大抵很多名人曾被关在里面,而墙面却被绘制了很多巨型的肖像画,并配以XXX哪年哪月到此一蹲监狱的文字,很是戏谑。

而步行街的商店也跟国内很像,一个个小店,卖的大多也是一些大批量生产的品牌商品。不过建筑的颜色很特别,整个德国建筑都沉浸在红不红,黄不黄,灰不灰的颜色之中。仔细来说大多是砖红色,粉红色,红色,明黄色,和大多雕塑和金属的暗红色还比较配搭。

海德堡城堡在山上,其实不高,但是倒时差的我还是爬得异常辛苦。城堡内部有几处旅游景点,一者是medicine museum,一者是巨大的酒窖和巨大的酒桶,还有一者就是歌德花园。在这里可以看到被闪电击毁的塔楼,也可以俯瞰海德堡市区的景色

从海德堡下来的时候,天下起和不小的阵雨。和烽兄打一把伞,匆匆得再石板路上穿梭,突然有一种在中国某个古镇的错觉。

经历了海德堡之后,就从交通枢纽城市曼海姆搭车前往下一站柏林。本来计划到达曼海姆之后在城区逛逛,但是发现已然时间不够,也就在路边买了德国到处都有的土耳其烤肉肉夹馍。这个土耳其肉夹馍真是价格便宜量又足,外面的馍比较像国内的锅魁,但是更厚实更脆,里面的肉也是转炉烤肉,不过各种sauce和蔬菜调味让口感比较清爽(话说当时德国还在流行出血性大肠杆菌病毒,虽然“经鉴定”是豆芽菜的原因,但是吃起生的蔬菜还是会有点担心)

看了一眼曼海姆的皇宫外围(真是非常大非常宽阔),而这里也是德国的古堡游其中一站(当然大名鼎鼎而被我跳过的新天鹅堡也是古堡游中的重要一站),现在其中一部分已经成为曼海姆大学的某个学院。最后,匆匆忙忙的赶到车站,第一次坐上ICE(应该是德国的最快的动车吧?)前往下一站柏林

Heidelburg Germany 2011
海德堡火车站外,是可以动的大块头玩意(后现代吗?)

Heidelburg University
加拿大很多大学的徽章都是狮子,比如滑铁卢和西安大略而海德堡大学前面广场的喷水池也是狮子,并且还是吐舌头?的狮子,卖萌吗?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