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四十八分之三十:飞杨

DSC_0051

苏东坡用《水龙吟》咏杨花,记得北平已经到了到处飘飞杨花的季节了,可是加国的樱花都还没有开。好怀念师大校园的沙尘和杨花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

萦损柔肠,困酣妖眼,欲开还闭。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 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btw. 西猪,我觉得当年那个遥感监测物候最大的问题在于时间尺度的匹配和温度的梯度要求都太高了
(1)返青很大程度上还是跟白天的天气、阳光照耀时间有关系,或者说累积温度,哪怕有UHI,如果阴雨霏霏或者累计照耀时间不够,也没有用,毕竟UHI能带来的温度梯度变化也不大。换句话说,主导每年的返青可能是某个突然的局地的短期的天气变化而不是城市热岛带来的气候的变化
(2)modis那个物候数据毕竟还是一周(十天?)的,而物候的提前和落后可能是一周也有可能只是一两天,很容易与实测对比时产生差距。

Posted on April 26th, 2011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Uncategorized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2)

我才看到。。。 baiguanque135
1.返青最主要受温度影响(同一物种),光照时间(photoperiod)在较小尺度上可以认为是不变的。城市热岛效应的基本假设当然就是要比较同一物种,相似的降水和光照条件。如果在较小的范围内,比如城市中心到城市边缘带再到周边的森林这个梯度上,可以认为假设成立的。
2.物候数据是8天的,但是可以用模型拟合出每一天的。是的,如果物候期差别较小的确很难区分,但是我今年春天来往于Providence和Woods Hole之间,能看到约半个月到1个月的差距。。。

好吧,我刷屏了

May 9th, 2011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看你写学术类的都没人看

May 9th, 2011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