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四十八分之二十五:三个世界

maple leaves

这是出自夏目漱石的《三四郎》,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好几个世界。一个在身后,一个在身前,一个在身边。并不是书里面的生活就是我的感觉,但是确实是触动人心值得思考的一段文字

三四郎眼前有三个世界。一个遥远,这个世界就象与次郎所说的具有明治十五年以前的风气,一切都平稳安宁,一切也都朦胧恍惚,想回去就能立即回去,当然回到那里是毫不费力的。然而,不到万不得已,三四郎是不愿回去的。也就是说,那地方是他后退的落脚点。三四郎把已经摆脱了的“过去”,封存在这个落脚点里。一想到慈爱的母亲也葬身在这样的地方,立时觉得太可怜了。因此,当母亲来信的时候,他便暂时在这个世界上低徊,重温旧情。

第二个世界里,有着遍生青苔的砖瓦建筑,有宽敞的阅览室,从这头向那头望去,看不清人的脸孔。书籍老高,只有用梯子才能够到,有的被磨损,有的沾着手垢,黑糊糊的,烫金的文字闪闪发光。羊皮、牛皮封面,以及二百年前的纸张,所有的书籍上都积满了灰尘。这是打从二、三十年前渐渐积聚起来的宝贵的尘埃,是战胜了宁静日月的宁静的尘埃。
再看看活动在第二世界的人影,大都长着未加着意修整的胡子,走起路来有的脸朝天上,有的低头瞅着地面。服装全都脏污,生活无不困乏,然而气度又很从容不迫。虽然身处电车的包围圈里,但仍能整天呼吸着太平盛世的空气而毫无顾忌之色。进入这个世界的人,因不了解时势而不幸,又因逃离尘嚣的烦恼而有幸。广田先生就在这里,野野宫君也在这里。三四郎眼下也稍稍领略了这里的空气,要出去也能出去,但是,舍掉好不容易才尝到的个中情味也实在遗憾。

第三世界灿烂夺目,宛如春光荡漾。有电灯,有银匙,有欢声,有笑语,有发泡的香槟酒,有堪称万物之冠的美丽的女性。三四郎同其中的一个女子说过话,同另一个见过两次面。对于三四郎来说,这个世界是最深厚的世界。这个世界就在眼前,但很难接近。从难以接近这点上来说,犹如天边的闪电一般。三四郎远远地遥望着这个世界,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进入这个世界,就会感到这世界某些地方有着缺陷,而自己仿佛有资格成为这个世界上某一处的主人。尽管如此,理应得到繁荣发达的这个世界,却束缚了自己的手脚,阻塞了自己自由出入的通道。三四郎对这些都感到不可理解。

三四郎躺在床上,把这三个世界放在一块儿加以比较,然后又把三者搅混在一起,从中得出一个结果来。——总之,最好是把母亲从乡间接出来,娶个漂亮的妻子,一门心思搞学问。

书是那个年代的书,所以引言总爱说夏目漱石是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揭露资本主义的现实等等。其实就是一个普世的命题,最重要的是他不带立场地以从容不迫地姿态写出来了。不带立场很难,看看这篇说要珍惜过去,看看那篇说要把握现在,再看看另一篇说要抓住未来,你能放过过去现在和未来吗?

Posted on November 29th, 2010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Bookshelf | 书山有路,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2)

真美好

November 30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dying

我要生三个娃。老大留一世界,老二在二世界,老幺去第三世界。我享受极乐世界~ baiguanque022

November 30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S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