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彩虹

rainbow panorama

风云本是莫测的东西。当我睡了懒觉趁着蓝天白云的情景去学校时,不会想到傍晚我去健身房的时候会愁云漫天,绵厚的云层压在头顶,而这不是一层云,而更像两个锋面交汇,在交汇的地方自西向东拉出一条蜿蜒的云沟,就像用吸管吸走了一窄条云一样,而窄沟的边缘也镶有彩虹的颜色。

半个小时之后,我从健身房望出去,漫天的云层已经变成落日的霞光,而在云层的边缘,驾着一座巨大的彩虹,连绵好几公里。不知道是健身房里面的人比较淡定,还是我比较激动,除了我只有两个骑车路过的人驻足拍照。iphone没有广角,三张照片合成的全景都无法包含彩虹的全部,它形成了一个接近180度的圆环,而在内测的虹外,外侧还有与之相反的一道霓。那五分钟,天空壮阔的与人的渺小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个小时后,我从健身房走出,外面已经是密密的细雨,在寂寞的黑色雨夜中,套上套头衫骑车回家。虽然整个过程回想起来是如此孤独,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呢。

就跟村上春树的小说一样,满篇都是死亡、孤独,比如下面的句子: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

如果没有体温那样地温暖,有时就寂寞得受不了

我有时也伤心,我有时也筋疲力尽,我有时也恨不得大哭一场

你总是蜷缩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而我却一个劲儿"咚咚"敲门,一个劲儿叫你,于是你悄悄抬一下眼皮,又即刻恢复原状

说谎与沉默是现代人类社会中流行的两大罪过

人生基本是孤独的,但同时又能通过孤独这频道同他人沟通

孤身一人住在陌生的地方,如丟了指南針丟了地图的孤独的探险家

孤独因你本身而千变万化

爱即重新构筑世界

活在这个事物不断受损,心不断漂移,时间不断流逝的世界上

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无法挽回的感情。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但我们脑袋里﹣我想应该是脑袋里﹣有一个将这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肯定是类似图书馆书架的房间,而我门为了解自己心的正确状态,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用的检索卡,也需要清扫,换空气,给花瓶换水。换言之,你势必永远活在自身的图书馆里

但是读了下来,却有一种力量渗透到四肢百骸。

Posted on October 7th, 2010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Bookshelf | 书山有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13)

嗯~~~很有深意

hedgehog Reply:

段义孚写他怎么觉得他算一个“美国人”,或者说对于美国有归属感的时候,就更有深意,下次我来介绍这段

October 7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人的一生本来就是孤独的。一个人那几十年也好,成群结队那几十年也罢,我们不停的在走。你那么多朋友,那么多事要做,都有iphone了,还看了《挪威的森林》,不带寂寞的…

hedgehog Reply:

主题就是不寂寞啊 baiguanque079

Suo Reply:

主题是彩虹
以后不敢乱留言了 baiguanque077

hedgehog Reply:

m没有说你乱留 baiguanque089

Suo Reply:

baiguanque066

October 7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Suo

baiguanque126 没有iphone4但期待kindle3的孤独人士表示情绪稳定,在深夜寂寞时我就高歌,然后被城管叔叔带去喝咖啡了

hedgehog Reply:

我在犹豫去Seattle的时候是不是搞一个,是要kindle3还是要定焦头

rainbowrain Reply:

定焦头是好东西啊
广角也是好东西啊

hedgehog Reply:

送我一个吧

October 7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kevin

之前在微博以及前天到书店买《1988》的时候倒是都听闻见识过村上春树的《1Q84》,在书店它和《1988》竟是摆放在一起的。不过,这段时间读了日本书,有点拗口个中的词句,所以一直没读村上春树的这本书。对于我这样好忧伤的人,是不敢再碰这类书籍了,怕越陷越深,不能自已。

hedgehog Reply:

We have all felt the chill of isolation sometime in our life, though some no doubt have felt it more often and more intensely than others. For an unfortunate few, it is almost a permanent state. Yi-fu Tuan

October 8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不走的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