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0

四十八分之二十四:过程

Sunday, October 31st, 2010

Woodside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当事情过去的时候,总会说,时间过得好快。
三年前,我们在北大南门的小店吃水煮鱼,葡萄给hghg说这边捞完了捞那边
二年前,我在T3航站楼第一次坐国际航班
一年前,那个学期是博士资格考试
转眼就过了两年

段义孚在《Dear colleague》写道:“The wise, to cheer us up, like to say that ‘It is the journey, not the arrival, matters. ‘ The philosophy fits well with Caribbean cruise. People go on such cruises have no destination, just ports of call at which they stop to amuse themselves before going back to where they start……In Christina teaching, the arrival – where one arrives – is everything. The journey matters only to degree that it prepares one for the arrival.” 孰是孰非呢?

出国读书这件事情,是目的重要还是过程重要呢?
在这两年里,冷不丁地,时不时地,会有些事情有些人提醒我,说出国是一件特别孤单寂寞的事情。如果让我说,我会仿照刘瑜的句式说,寂寞是一个伪命题。引入物理学的概念,寂寞是一个需要参考系的东西,如果没有人比你更热闹,哪知道自己是寂寞,如果没有人比你更寂寞,那哪里自己会觉得寂寞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寂寞等于不快乐也是一个伪命题,谁说一杯红酒配电影不是一件舒适的事情,谁否认一个人走路逛街看书听随声听是一副动人的MV。

2年前,我也不会想到我会有信心做一桌菜请朋友一起吃饭,也不会想到我会提供carpool带着室友一起去看瀑布,也不会想到我会去NBA的主场,也不会想到我收集了将近百张世界各地大陆各地的明信片。有太多新鲜的第一次发生,又有太多老去的第一次被淹没在记忆里面。我偏离了最终的目的吗?我全程融入了这段过程吗?

刘若英在单身日志演唱会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旁白,其中有一段说:“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最近老是會想到年紀這件事情;這也讓我想起來,其實我有時候看到那些剛出道年輕的美眉的時候;我是會忌妒的,但是我就會告訴我自己,上帝是公平的;我會開始不斷的自我催眠,我會說我也曾經年輕過;我也曾經那麼年輕,而且那些年輕的美眉,她們很快就會變老;她們可能會老的比我更快,她們如果不用資生堂;她們可能老的比我更快更快!所以不管年輕還是老,我們都曾經年輕過”

这段话妙的地方在于位置选得很好,表达的位置选得很好。我们中大多数人都是感概时光韶华荏苒的,这个时候过程和目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情绪;而其中乐观的人往往骗自己说我的过程很精彩,我成长了我成熟了,而其实这是自己面对年轻的威胁给自己找的托辞而已,这个时候,给自己灌输过程很重要是重要的,最后,当你老了,仍然还有一颗青春的心,甚至不惜自嘲自己寒酸的想法,那是达到目的之后的豁达,目的在这个时候是让你云淡风轻的重要因素。

我跟DT说,我没买eason演唱会的门票,但是我想听你唱《好久不见》,我很想说我想见我熟悉的朋友,我们不聊什么理想不聊什么人生不聊什么物质不聊什么精神,我们只是寒暄,我给你讲我闯红灯烧炉盘的故事,我给你讲我爱的芒果布丁菠萝炒饭日本料理,你给我讲恐高的你如何爬上监测站,你给我讲你听到天空听到又见炊烟听到红豆听到我愿意时想起的画面留下的泪。我们好久不见,我们要把一个人去吃会特别尴尬的火锅、寿司、海鲜自助吃一个遍,我们可以吼着摇滚荡漾着双桨。

其实,目的和过程都不重要,换句话说,都是浮云。因为,它们彼此相连,连得如此紧密。如果没有一个终点,无尽的过程就像无尽的梦,没有终点,无法忍受,枯燥单调乏味,就跟义孚先生说的一样:“One of the good things about life, as about the cocktail party, is that it does eventually come to an end, and it is the promise of an end that makes the beginning and the middle not only bearable, but enjoyable.”

Waterfalls in Hamilton

Sunday, October 24th, 2010

周末驱车去了Hamilton看瀑布,忘了带三脚架,本来想拍丝绸质感的瀑布,不成功只有全力PS,山上有雾,天下小雨,不过还是非常漂亮!在Hamilton downtown各种迷路,不过最终还是吃到了满江红,价格便宜口味好量还足

Webster falls

Webster falls

Webster falls

还是Webster falls
(more…)

Oktoberfest

Friday, October 15th, 2010

来waterloo之前我也不知道什么是Oktoberfest,来了两年之后其实我也不清楚它到底庆祝什么,金秋收获吗?,不过我一般定义其为夜夜笙歌的啤酒节。而waterloo举办着德国境外最大星的十月节。而今年比较特别是,跟感恩节一起来了一个游行,其中还有XX大法的盛大锣鼓吹奏乐队,为了不被GFW,不上图了。剩下的不废话,上图

Oktoberfest & Thanksgiving @Waterloo

Oktoberfest & Thanksgiving @Waterloo
(more…)

inglis fall

Thursday, October 14th, 2010

Inglis fall

最后一站是一个小瀑布,叫inglis fall,达到的时候已经开始日落,瀑布已经不在阳光照耀之后,所以也不会有彩虹

Inglis fall

瀑布有两条路可以下去,先选了一条,结果发现路被封上了,只有走另一边,不过其他的访学要不觉得无法下到底下要不就在另一边驻足不前,只有我一个人享受了穿山的快乐和林间的光影斑驳,学地理就是爬山厉害

(more…)

三文鱼洄游 @mill dam

Wednesday, October 13th, 2010

088

经过了blue mountain看枫叶之后,下一站是mill dam的看洄游,之间路过georgian bay的湖边(休伦湖边),一群访问学者不断发出哇哇哇的惊叹,然后让司机停在路边去看湖(作为看过休伦湖海滩的人我只能摊手表示鸭梨很大),结果果真停错了地方,闯入了私人沙滩,那些礁石看起来很诡异,让我觉得是主人自己搬过来的,一群四五十个人浩浩荡荡闯进别人沙滩,结果主人夫妇两个出来赶人。

upstream migration of salmon @mill dam

到了水坝之后,有人就大吼,好多鱼在洄游,不过绝大多数根本就没看出来那个黑色的条带。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水里面那些黑条就是三文鱼

(more…)

Blue mountain resort

Sunday, October 10th, 2010

Blue mountain resort

ups and downs

Blue mountain resort

攀岩

Blue mountain resort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