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0

四十八分之二十一:缺失

Saturday, July 31st, 2010

周末骑行 2010/7/25

一定不要把7月的总结拖到八月,但是也几乎拖到了最后一秒。

回到加拿大之后,生活又到了可以反思的节奏。回忆国内和家里人和友人们在一起的日子,好像一切都在昨天,好像睡一觉起来,我就可以吃上老爸烧的菜,又好像周末就可以一起去奥体刷街然后回来吃个通宵的海底捞,触手而及却又那么遥远。

周四的时候,一个哥们和我们吃饯别饭,哥们要去西北大学,说远也不远,就在芝加哥。我们自认识其实总共加起来也没见过十面,但是jack daniel下肚红酒下肚之后,大家都微醺而视为人生至交。

席间,除了或此或彼的开着各种成人笑话,永远避不过就是每个留学生被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回国吗?”

令我讶异的在于,六个人几乎众口一词地偏向于“回国”。虽然在这个问题之后,每个人都有一大堆苦水,对于集权政策,对于民主化,对于社会不公,对于希望和抹杀希望的绝望。而这又为什么呢?

其中很重要的是价值观的缺失。唯物主义的价值观就是物质,具体到人就是钱和权,而几乎国内钱和权又是恒等式。ethic部分确实存在一个缺失。在加拿大的生活,一再体会到他们大多数人是“衣食无忧”而追求精神满足的“劳苦大众”。我也一再反思,我还有这个量尺吗,我的量尺是奢华享受和钱权利益吗?虽然我还是会被像《岁月神偷》那样的电影感动,虽然我也还是想记录下来我看到大海的宁静和落日的庄严,虽然我也礼貌的遵守各种制度;但是如果周围的同学们相继的买房买车结婚生子,我还能如此平静吗?

而对于留学生而言,最重要的缺失就是“热闹”。虽然加拿大的人非常亲切,虽然你也知道对于黄种人始终还是会有歧视,虽然你慢慢会认识一些人。但是孤单还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开party的时候,大家玩得很疯喝酒能喝到宿醉;讨论会的时候,下面大多数是真正对你所做的东西感兴趣,而最后可以给你提一些好问题;节日的时候,整个城市的人都在游行晚上还围着湖边看烟火。但是,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很难有朋友,你可以在高兴的时候一起找来喝酒,更不用说一堆志同道合的朋友。想象一下,你跟一个朋友说来喝酒,竟然还需要开个车1个小时后才能到,那份酒兴可能早也烟消云散。

我相信人越成长对于孤单的承受力是越来越强的。毕竟总归会从学校的集体生活到两个人的生活,最后从两个人的生活到一个人的生活。慢慢的我们开发了自己跟自己说话,慢慢的我们尝试发掘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笑点还自high的乐此不疲,慢慢的一切生活都变成了一成不变的规律,慢慢的我们开始怀念家里的一道家常菜而重点只在于熟悉的家常味道和爸妈八卦说零零碎碎,慢慢的我们把自身的保护墙树得越来越高想要穿透也越来越难。而这就是寂寞的滋味

用义孚先生的话来说:”Contrary to folk wisdom, then, we are not egoists. Far from being full of self, we are pathologically dependent on another’s acknowledgment to feel real. The only way to escape the pathology—one that the cell phone so amply feeds—is to fall in love with and so partake in the solidities of the world!“ 网络和电话可能一样吧,记忆中你会保存住的是见面的交流而不是存储在聊天工具中的文字。

可能看起来很悲伤,但是我也觉得这种寂寞没什么好悲伤的,这种寂寞慢慢也就适应了,我不需要任何来怜悯这种寂寞的生活,但更不想任何人来破坏这种平静。当电脑坏了的时候,我尝试自己google,搞不定就找朋友,再搞不定就送修等个1个月;当我觉得孤单的时候,我尝试放松享受一下生活,搞不定我就传点照片上sns服务跟陌生人交流一下,还搞不定我就打个电话跟我妈听她一大堆故事,只要听到声音就够了。在这种时候,如果遇到的人反倒一再跟你吐他生活的苦水,那又是何等找打,不是我没有耐心,是这种时候,我不是服务业从业人员。

把寂寞和相对公正公平闲适的生活摆在一起,大多数的我们却选择了回国,这是没出过国的人不能体会的感受。虽然现在多数人问到我,我还是会说,我不一定想回国,但是我自己也缺失一个决定的导火线罢吧。

日落 周末骑行 2010/7/25

夏之三

Tuesday, July 13th, 2010

从Shakespeare到Huron county到达Ontario’s West Coast是一条景点路线,比安大略湖更大的休伦湖就在那里,所以在休伦郡有好多个沙滩。

Shakespeare, Ontario

在Shakespeare遇到一头猪,很友好

Goderich Beach

在Goderich beach遇到一群小孩,好欢乐

Goderich Beach

遇到的海鸟飞得好低好慢,话说海鸟烤起来好吃吗?

Goderich Beach

连人都欢乐得跳湖了,可是湖水真的好冰

Court House Square, Goderich, Ontario

在旁边的市场遇到一堆teddy bear,竟然还有兔子耳朵的

Hullet Provincial Wildlife Area

本来想划独木舟(canoe),但是所谓的Hullet Provincial Conservation Area就是一个湿地保护区(marsh C.A.)吧,进去之后被毒蚊子叮了无数,马上逃离,不过湿地生态系统真是神奇啊。P.S. 偷偷开车一段

Bayfield Beach

转战bayfield beach,loli什么的拍起来最好了

Bayfield Beach

收官照,应该用Lomo效果处理一下

夏之二

Tuesday, July 6th, 2010

Canada day

树枝孤鸟

Waterloo Park

好销魂的发型

Waterloo Park

竟然有两只

University of Waterloo, Canada day

再看就把你吃掉

Canada day 2010

烤起来听说很好吃

那一夜你喝了酒带着醉意而来

Monday, July 5th, 2010

那一夜你喝了酒带着醉意而来

李宗盛的歌和微醺的你,跳起了锅庄

荷花市场 后面的光影变成圈圈最爱了

“习总,那边在钢管舞”
“比起天上人间质量如何?”

烟袋斜街

只是你身在诱惑的街
只是你身在沉沦的午夜
为什么又跳回了李宗盛的词,话说林忆莲比梁静茹唱得好太多了,这就是人生历练吗?

夏之一

Monday, July 5th, 2010

University of Waterloo, Canada day

别以为你伪装得多好,外星人

Waterloo Park

背面什么的最有爱了

Waterloo Park

侧面什么的最无暇了

Happy Canada Day

Friday, July 2nd, 2010

一年一度,今年多了两个人一起去看,看完了还去bubble tease小喝一杯

Canada day 2010

Canada day 2010

昨晚的Columbia lake边,全城几万人吧,一起度过烟火的夜晚,CAN!NA!DA!, CAN!NA!DA!的欢呼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