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Monday, May 17th, 2010

搭上从多伦多前往newark的飞机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无比的澎湃,澎湃的点跟回国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在于以下两个原因

Chengdu

(1)当我走出候机厅的时候我就知道它是一架小飞机,但是它小到跟美剧里面的直升飞机一样小,型号是DE HAVILLAND DHC-8 400 SERIES,简称DHD-8,也叫Bombardier Dash 8。连高大的升降梯都没有,直接一个机舱升出来扶梯,就可以走进飞机。如果你真想看看它长相,你就会发现,机翼上面还有螺旋桨都还如此山寨。所以我满脑子都是Lost或者911坠机的画面

(2)坐下来之后,广播就开始说全机有很多空位,欢迎大家自己挑选位置坐。一边两个座位的机舱几乎就变成每人霸占一边,而不幸的是在起飞之后,我旁边那位酷似Lost里面Claire的同学就开始晕机。其实我也有点晕,不过我把它当成过山车在坐,顿时觉得很精彩。飞机飞得超低,应该刚上平流层吧,当天太阳很好,对流强度看来也高,云层很厚,进入云层就是一阵翻滚,后面坐上Boeing 777的时候,就能从舱口看到这种小破飞机从大飞机下面穿过,跟avatar一样

转机之后顺利达到香港,潮湿闷热的天气在出机场的那一秒就能顿时唤回了我所有关于国内的记忆

以上流水,只想说明,当我们谈论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都在谈论记忆

在飞机上的邻居,我会认为她像Claire
到了香港这个新城市,高强度高密度的混合土地利用与加拿大构成极端的反差
回了成都,会跑到熟悉的小馆子吃熟悉的麻辣味道,最后摇头说大不如前
想象回国工作的时候,会想有了高铁可以在深圳住在香港教书

在飞机上的时候,记忆里面lost剧情和凤凰卫视当年的911画面很鲜活
在香港的时候,便捷的交通购物出行与记忆里面的北美生活对比甚大
在成都的时候,吃肥肠粉想起的都是在身在深圳的两位一起吃这个的挚友
在想象未来的时候,从罗德岛坐通勤车去波士顿的经验告诉我通勤其实也很好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时候,我们谈论的是期望中记忆

失智老人

Saturday, May 15th, 2010

回国后每次过街,脑子里面都响起一句话,路上有惊慌,以前过马路是何等驾轻就熟,现在却跟失智老人一样,老了的人都怕死

Chengdu 2010

每次回家最想吃的反倒是这些苍蝇馆子,老字号,麻辣够味,用的地沟油,吼得地道成都话。期待的时候,口水直流,吃到的其实还好,这就是怀念过去美好时光的失智老人

肥肠粉

我也知道成都人杰地灵,大街上美女帅哥,把我加拿大农村回来的人看得口水一地,自著姐一出,看到这些我都想问,伪娘否?

伪娘吗

暴走成都各大电脑城,货比N家,陪买canon 450d一台,18-135套头,C家和N家用起来确实有很多小不同,失智老人适应了半天才玩转C家

canon 450d

自由落体

Wednesday, May 12th, 2010

ocean park

叹人生平淡,故盼险滩风景
须臾眨眼,起起伏伏,跌跌荡荡
行至高处不胜寒,行至低处畏喧嚣
无事不折腾

一期一会

Sunday, May 9th, 2010

postcard from AGH

一期就是一生,一会就是缘分
人生啊
逃不了时光逝去的压力,忘不掉虚幻的誓言,饮不尽醉生梦死的酒

香港第一天

Thursday, May 6th, 2010

冒着85%的湿度,我就不停在香港蒸桑拿,行程是“香港大学—海洋公园—香港大学—爬龙虎山—蜡像馆—索道—天星码头—星光大道—返回香港大学”,感觉就是拉练,整个人蒸瘦了一圈,并且还“遇到”了fancies

400+的照片,来一张preview吧

Hongkong Day 1

不要怀疑,上面是浓浓的雾

后会有期

Tuesday, May 4th, 2010

五四登机,临行前手机在洗衣机里面转了一圈,然后就餐具了

但是终归是回国,还是很高兴的,五月在成都,六月在北京,我们不见不散

postcard from AGH
PS. 在Hamilton买的明信片,我很喜欢这个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