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17th, 2010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Monday, May 17th, 2010

搭上从多伦多前往newark的飞机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无比的澎湃,澎湃的点跟回国一点关系都没有,而在于以下两个原因

Chengdu

(1)当我走出候机厅的时候我就知道它是一架小飞机,但是它小到跟美剧里面的直升飞机一样小,型号是DE HAVILLAND DHC-8 400 SERIES,简称DHD-8,也叫Bombardier Dash 8。连高大的升降梯都没有,直接一个机舱升出来扶梯,就可以走进飞机。如果你真想看看它长相,你就会发现,机翼上面还有螺旋桨都还如此山寨。所以我满脑子都是Lost或者911坠机的画面

(2)坐下来之后,广播就开始说全机有很多空位,欢迎大家自己挑选位置坐。一边两个座位的机舱几乎就变成每人霸占一边,而不幸的是在起飞之后,我旁边那位酷似Lost里面Claire的同学就开始晕机。其实我也有点晕,不过我把它当成过山车在坐,顿时觉得很精彩。飞机飞得超低,应该刚上平流层吧,当天太阳很好,对流强度看来也高,云层很厚,进入云层就是一阵翻滚,后面坐上Boeing 777的时候,就能从舱口看到这种小破飞机从大飞机下面穿过,跟avatar一样

转机之后顺利达到香港,潮湿闷热的天气在出机场的那一秒就能顿时唤回了我所有关于国内的记忆

以上流水,只想说明,当我们谈论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都在谈论记忆

在飞机上的邻居,我会认为她像Claire
到了香港这个新城市,高强度高密度的混合土地利用与加拿大构成极端的反差
回了成都,会跑到熟悉的小馆子吃熟悉的麻辣味道,最后摇头说大不如前
想象回国工作的时候,会想有了高铁可以在深圳住在香港教书

在飞机上的时候,记忆里面lost剧情和凤凰卫视当年的911画面很鲜活
在香港的时候,便捷的交通购物出行与记忆里面的北美生活对比甚大
在成都的时候,吃肥肠粉想起的都是在身在深圳的两位一起吃这个的挚友
在想象未来的时候,从罗德岛坐通勤车去波士顿的经验告诉我通勤其实也很好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时候,我们谈论的是期望中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