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nd, 2010

四十八分之十八:缺席审判

Sunday, May 2nd, 2010

University of Guelph Arboretum

人生或多或少就是一场缺席审判,网络是加剧这场审判的一大因素,因为它给人不断的错觉

第一个错觉就是拉近了距离
隔着一层东西用IM聊天的时候,我们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们甚至可以硬拗过去尴尬的场面。这个时候对话更那么肆无忌惮,我可以试探你的底线,而你也可以迂回的逃避开去。但其实,心里的距离呢?迄今老爸老妈也没用电脑跟我视频过,家里的那台台式机也只是摆设,他们不觉得一定要天天视频,但他们期望收到我寄回去的照片,还往往还添油加醋的加一些乱七八糟的樱飞燕舞的情节。他们给我的缺席审判,不依靠网络,而依靠他们的跟我心的距离。而网络呢,豆瓣也追随了flickr将双方互相审核的朋友定义变成了自愿的单相思般的标记(tag),在我的词典中,我定义了我们的关系。

第二个错觉就是我们知道的很多
特别是twitter,它把太多的现场太多的第一线赤裸裸未加工的放在你面前,如果,没有经过一个思考的过程,就接受了它的内容,选择站在哪一边,或者受某一方的影响,确实是自身智力和人格的一大侮辱。比如说,关于某个一再更改游戏规则的部门颁布的不出现英文简称的通知,很多人在twitter上面说,那以后我们应该不叫CCTV而叫中国中央电视台,不叫NBA而叫美国男子篮球联赛,不叫CPU而叫中央处理器, 或者黑莓厂RIM要叫“研究不止”(research in motion)公司,甚至,更有讽刺的漫画画着说一场NBA会在不断的报名字之中耽误了所有的精彩。但是,CCTV对应的是央视,而中国中央电视台对应的是China Central Television啊。诚然漫画有夸张和讽刺的作用,但是如果我们误解了这一切的初衷是为了更好的汉语翻译和传承那也是不对的吧。

在过去,我们看到很多精妙的翻译,比如electricity翻译成电,比如gene翻译成基因,比如金融界的四大,花旗汇丰渣打等等。我曾经跟人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那你告诉我NBA翻译成什么简称好,foursquare那个服务翻译成什么好。对于后者,我想到的只是很一般的签到网,但是真正官方的玩转四方确实也是不错的翻译。在这个年代,读理工科的人不看人文社科文章,读人文社科的人都在看成功学捷径学,我们没有那么深厚的文学修养和汉语修养将英文玩转到汉语。而我们大多用惯了用熟悉的英文翻译,来自五四那个年代,那个有着八股的功底,而又在西学渐进中不断引进新的知识的年代。

我们很少经过大脑就RT了 推荐了一件事情,无论是对于这件事情的出发点还是对于自己的人生智慧,都是一场羞辱吧

第三个错觉就是误解
作为一个观众,看到我自己写的blog,也会觉得,这个人不是我自己吧。我没那么和缓淡定,我没那么纠结孤独,我没那么文艺小资。但是,看到别人的豆瓣共同的爱好,看对方使用的blog和写作风格,看开心网人人网上的分享,我也忍不住给别人贴上小资文艺博士牛角尖等等的标签。但其实,生活往往非常复杂。我甚至很爱复杂这个词,重复是生活的主调,杂乱是生活的必要。

这种误解除了乱贴标签,还有一个表现就是自以为是。在事情发生之前就揣度了对方的反应,在没有经过商量之前就先下好了决定。或许我们看琼瑶太多,受了浪漫的蛊惑,认为一切都会按照剧本浪漫而又苦情的演下去,最后是一个圆满的大结局;又或许我们看阿加莎太多,总觉得阳光下进行的很多事情很多人其实道貌岸然,而人性往往是可鄙可陋可怖的。

学术上也有这种stereotype,某个小组,某个人的研究;某个机构,某个单位的方向,我们都太快作出评断了,而忘了,评断别的任何东西的时候,也评断了自己的水平。

人生,常常你就在自己不察觉之中审判了一个人一件事情,对方,有些时候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在一个不公平的平台,我们总以为我们玩着最公平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