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0

四十八分之十七:返青

Tuesday, March 30th, 2010

回程车上

拖延症快把3月中的东西拖到了4月,之所以是这样可能是有太多的想法在我脑子里面,我有太多想说的但是我还没时间在期末这个时间整理出来一个好的逻辑。

当北京还在沙尘暴和下雪的时候,Waterloo竟然已经10来度了,而这个愚人节周竟然温度会到20以上,中间穿插雨水,最适合的就是植物的返青。公园里面,落雪后去年的落叶完整的保留着,而落叶之间绿色的生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如果真的要用遥感来监测这种返青,确实现实情况的复杂性几乎让这个方法完全不符合科学的严密性。

过去那个月,我情绪很是不稳定,但这也给了我更深一步认识自己的契机,我尽量靠阅读健身以及与新的朋友交流来舒缓我的压力,到现在结果没有很糟,要特别感谢你们:载舟师兄、Stuart、小叶、Anloze和子涵,当然还有乔治正太彩虹博士和tsing同学。同时,谷同学真正退出了中国,虽然我在国内的时候也没怎么用过g.cn或者其国内的服务,但是这确实会写入历史的事情。

之前,在国内的副导师曾经说做模型的人思维就是不一样,当时我对这个观点模模糊糊,后面我发现做模型的人果真不一样,甚至爱把很多现象模型化,特别是现在做Agent-based modeling,其核心就是自下而上考量每个人的个性差异。

  • 异质性(heterogeneity)

异质性其实很好理解但很难模拟,异质性的原因来自自身的属性不同,比如你的生活环境、教育历史,从而形成了不同待人处事的方式。就每个独立个体来说,千变万化,如果要模拟其在一个系统内的互动,那可能的变数会以几何级数增加。说一个例子,我们外乡人在北京读书,常常听到两种对我们口音的说法,第一个是你一点都不像四川人都没有那口音,那是因为他印象中的四川话应该是或者至少比刘仪伟差的;而第二种就是你说话还是有四川口音哦,那是由于他很熟悉四川话变成普通话时候平翘舌转换和前后鼻音转换之间可能出错的点。而恋爱啊,社交啊,国家工具啊,处理这个异质性的方式是不同的。

相处在一起,慢慢会发现自己性格和别人性格的不同,而惯性上会纠正别人的习惯,特别是主控那一方。比如前两天看到的黄磊对孙莉。而一般两个人会越来越像,这就是所谓的生活的默契抑或夫妻脸的原因之一吧。而东西方国家工具处理异质性的方式又恰恰相反,东方遵从模式规矩和一致性(homogeneity)而西方尊重不同原则尽量做得公平(fair play)。前者很快的提高了系统的效率系统也很快达到稳定(equilibrium),而后者却不停在演化(evolve)状态之中而效率时好时坏。换句话说,前者牺牲了大部分人的个性换来系统的快捷和稳定,而后者牺牲了效率带来了更公平和透明的游戏规则。

  • 效用最大化和不确定性(uncertainty)

异质的人衡量一件事情的好与坏,哪怕影响因素一样,但每个因素的权重还是不同。而模型可模拟的途径之一就是让其选择最大效用的行动。换到现实生活,人常常说的权衡(tradeoff)就是一个好例子。虽然生活不是二选一的选择题,但是常常纠结的就是得与失之间权衡。常常听到谁说“他们之间性格很互补”,一个有主意一个没主意,没注意的都听有主意的;而又常常听说“他们个性同步率很高”,比如一个是急性子一个是行动派,性子急的乐于看到对方的行动。但是问题在于,有主意的老着急没主意那人为啥总是没主意;而行动派大多不像急性子一样擅长用嘴说明。所以就形成了一个互相打磨的过程,彼此的棱角就在这打磨的过程中咬合在一起。

而不确定性更增大了这东西的复杂度。本来各个环节之间的反馈已经不是线性关系(nonlinear feedbacks),不确定性还将这种反馈变成概率事件。如果把我在twitter上面看到的“XX门”和“XX事件”除上一个14亿的基数,确实是沧海一粟。说不定比起没有互联网工具的时候,这些事件的绝对数量应该少了很多很多,比较令我沮丧的反倒是在描述这些事件的句末加上的“这个国家没有救了”或者“这个制度没有救了”。

在这个上面,东方的工具大多在于提供你一条普适或者说先告诉你一条通往效用最大化的路,多数人会遵守这些规矩从而习得一套全能的把式(高考和教育制度就是一个典型),从而自上而下地模式化了多数人,提高了整个系统的效率。而西方的工具大抵是提供你思考可能性的道路和衡量不同道路的优劣的评价方法,因此你需要耐心的等待每个人的选择(这就像在必胜客堆水果盘的过程),自下而上地让每个人沿着自己选择的道路自由地选择。

  • 自上而下 vs 自下而上 (top-down vs bottom-up)

当系统是自上而下的时候,大多数的组件都是在黑箱中完成的,哪怕其中的权重你用了神经元啊严格的回归来测算。所以要持续保证系统自上而下的话,尽可能的去掉异质性以及提供简单直接的成功“捷径”是一个好办法。1984,animal farm也确实如此表述。而要保证自下而上,确实需要每个个体要有自己衡量和看待事物的自我的独特的标准和量尺,所以西方的科学工具科技工具都是基于此而来。比如科学的逻辑,无论是归纳路线(inductive)还是演绎路线(deductive),都是提供了验证假设(hypothesis)的渠道。又比如互联网技术,也是为了信息能更公平直接而又保护自我隐私地传递给每个人,从而保证公平竞争。再比如消费制度的试用退货制度信用制度,也是为了提供给人衡量与选择的机会。

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孰优孰劣,这本就没有一个直接的答案。因为自下而上往往具有很高的不可预测不可调控性,而自上而下往往模型失去了灵活性(flexibility)

  • 路径依赖(path-dependence)

人常常说,如果我当时没有怎么样,现在可能也不会怎么样;而载入历史的政治事件,往往也会说什么事件是历史和制度的分水岭。LOST那部美剧里面,最早用闪回(flash-back),也就是交叉失时在孤岛上面的主角们的回忆;之后用闪前(flash-forward),交叉主角们以后的时候,现在用闪边(flash sideways),讲述类似平行宇宙的没有失时的飞机上成员在正常生活中的情景。

人类用了漫长的日子学会掌握制造火,而现在的孩子在类似十万个为什么的课程都会知道钻木取火、防水火柴和放大镜聚焦生火。人类经历了漫长的工业电力互联网革命,而关于蒸汽电磁场和编程的技术只需要用十来年的时间从小学学到大学就能知道个大概。我身边的朋友,不怎么特别关心政治,他们的立场,不怎么左也不怎么右,我戏称他们为自由派。我一直觉得,一个社会关心政治的程度和那个社会的政治情况成反比,越是用娱乐用幽默地方式对待政治,其成熟度越高。比如说Joe Wong在美国副总统的答谢宴会上面的这段表演(youtube,请翻墙)。

自下而上的系统里面,路径依赖更明显,因为每个人的选择区别度很大,而你的选择往往影响了下一个人的选择,最后形成一种看似不可预测的现场,这也就是所谓的surprising emergency。既然它是出人意料地结局,但能不能模拟就成了模型界一大争论的问题。但是厘清每一条道路,以及每一条道路之间互相影响的关系和顺序,从无序的日常生活中理出生活的规律,这又是大多数人的原始欲求。所以,至少,让我们试一下吧

2010年1月月报

Thursday, March 18th, 2010

一月真是很盛产之月,共有18位成员分布了87篇blog,其中就fancies一人就发布了13篇。

找tsing要了一下geowhy整个的非机器人浏览量的日情况表,然后再把每日的发布情况统计一下,发现两者的Pearson相关只有0.14,然后我觉得可能不能以当天的PV对应发博量,就将PV量做了一个2-5天的移动滑动平均,之后的相关效果,果真提升到了0.22左右(均未通过显著性检验),此时顺道画了下面一个图


灰色柱状条是博客篇数,对应左边数轴;折线分别是当天和2天的滑动平均的浏览量,对应右边的数轴

两个很明显的不匹配,一者就是1月3日左右发帖量的13高峰,是由于当天fancies又一次大规模一次性杀伤的发帖,为此我将其当天发布的7篇算作1篇进行了新的回归分析,发现效果提升很多。与当日浏览量和2日平均浏览量相关上升到0.19和0.29

另一者就是1月18日左右的浏览量高峰

[table id=11 /]

看这个就很清楚,18号左右的访问高峰来自su27童鞋。当没有怎么发博的日子(1月15日),访问大多呈现一个固定的数量,而asiapan总是主要的贡献源,而当各位同学有更新的时候,比如asiapan、su27、cress、lainlainla、rainbowrain、qingxu、spirit、t有更新的时候,会带来访问的激增。换句话说,su27之于geowhy就像金刚之于新浪体育,而asiapan之于geowhy就像赵本山之于春晚。

其实更合理的假设是,每天其实都有一定的浏览量是相对固定的,是被以前所发的blog吸引的。而在此基础上那部分,才是与最近新发的blog相关的,不过我已经做烦了,以后轮到我写月报再说,况且这月报也只是为了跟以前写得不一样而已。

———这是分割线————

布鲁克林那棵树

Tuesday, March 9th, 2010

Boston 123

《布鲁克林一棵树》是近来看得最美的一本书。这是一本成长小说(coming-of-aging),故事就是一个住在布鲁克林的小女孩和他的家人们在读大学之前的故事,美在于小说的细节,对于女主角Francie的性格的刻画。读完之后忍不住在豆瓣标记一个力荐。虽然去纽约的时候根本没有坐车去过布鲁克林那一边,但是那些小细节的故事着实给人力量。

Francie家里很穷,但是她爱阅读,很小的年龄就每天去布鲁克林的破旧图书馆借书读。其实这类似纪传体的写法应该也掺杂了作者的回忆,而对于这段经历,写道:“From that time on the world was hers for the reading. She would never be lonely again, never miss the lack of intimate friends. There were other worlds besides the world she had been born into and that these other worlds were not unattainable.” 这段话与前两天看到的那句“我明白要让自己还保有一丝灵气,唯一的办法是读书和自勉”有异曲同工之妙。

Francie的性格继承了母亲的坚韧和父亲的想象力。生在一个穷困的家庭,她妈妈说“You must learn to take a joke, Francie, otherwise life will be pretty hard on you”。作为没有朋友而又有一个妈妈偏爱的弟弟的女孩,小时候的生活是很艰辛的。需要去排队“抢”半价的食物,需要打发一个人的孤单时间,幸运的是她学会了想象。Francie第一次撒谎没有被惩罚反而学会了区分谎言和想象力,而这个想象力帮她度过了很多孤单寂寞的艰辛生活。“Maybe they know their own gift of imagination colored too rosily the poverty and brutality of their lives and made them able to endure it”。

由于爱看书的缘故,Francie在学校的写作课程上面成绩优异,但是随着父亲的离开,她温婉浪漫的笔调开始转向了人生的思考,开始转向了人性的恶人生的残酷,她的作文老师为此跟她产生了冲突。但是Francie倔强地接受了她的转变,哪怕作文在其他所有A的成绩里面是C减。很佩服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在权威的老师面前有如此独立而自主的思考能力。

其中有一段特别震撼,是当她和弟弟在要进入高中之前,家里的钱只够一个孩子上高中。妈妈问两个小孩的意思,Francie说她非常继续读书,而弟弟却说他想打工赚钱养家。妈妈的决定是弟弟去上学而Francie继续在纽约(曼哈顿)工作。这段故事之所以震撼在于一者,当Francie说想读书弟弟说不想读书的时候,Francie就开始痛哭,因为她已经预计到了妈妈的决定;二者,妈妈给的理由是如果是你想要的,作为我们家族的女孩子你一定会去争取,而你弟弟这样放弃了的却一定要让他上学。三者,Francie最后“逼问”妈妈是不是自小就偏袒弟弟,妈妈没有正面否认但她最后体谅了母亲。这一连串的剧情,最后经过作者的口说出“That’s where the whole trouble is, …., we are too much alike to understand each other because we don’t even understand our own selves.”

有些时候,人最搞不懂的就是自己。明明喜欢但却不能说出口,因为暗恋可以避免受伤害吗?明明期望对方可以主动联系,忍不住联系了又字斟句酌探索对方的态度是冷漠还是热情?明明需要冷却的时间自由的空间,明明说好了冷处理不主动但却抑制不住想联系的念想。

Francie也经历了亲人的离开和两段“失败”的恋爱,经历过后她说“I guess being needed is almost as good as being loved. Maybe better.”而妈妈却斩钉截铁地说:“You will be happy again, never fear. But you won’t forget.”“In the firm schedule of life, there was no heading labeled “loneliness””. “I hate all those flity-birty games that women make up. Life is too short. If you ever find a man you love, don’t waste time hanging your head and simpering.”

最终Francie还是进了大学,她的妈妈还迎来了生命里面第二个男人,虽然她知道他不可能疯狂的爱他了,但是她知道他会是个好爸爸而她会是个好妻子。他们在一起对于未来对于家里的两个孩子以及新到来的婴儿都是美好的。Francie和她弟弟在这个时候,还为他们的小妹妹不能经历这种艰辛成长的快乐而惋惜。坚韧的情绪已经化作幽默深入了他们的成长。而对于未来的想象力让Francie迎来了新的恋爱。

布鲁克林的那棵树,具有想象力和坚韧的树,最后长大了去了密歇根读大学,而又有新的小女孩在树荫下读书。

整个长篇还有很多很多小故事,Francie的外婆,姨妈们故事,邻居,父亲工作的酒吧的老板的故事。每一个小故事独立出来读都那么熟悉亲切可爱,而贯穿着的不屈和向上的情绪,确实让读者心境开阔。幸福有些时候就是一些小事,“people always think that happiness is a faraway thing, something complicated and hard to get. Yet, what little things can make it up — a place of shelter when it rains; a cup of strong hot coffee when you are blue; for a man, a cigarette for contentment; a book to read when you are alone — just to be with someone you love. Those things make happiness.”

生活中我身边朋友总有人抱怨我被工作我被单调的生活磨平,其实谁又不是呢?我们每个人都面临单调的生活,当波澜来的时候我们又措手不及处理不当,空留下无奈和遗憾。虽说时间可以治愈伤口,阳光可以扫尽阴霾,但是乐观和向上的情绪,积极而投入的生活才是解救生活平淡的良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