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四十八分之十五:新学期

smoke

新学期在我元旦从米国回来的下一周也就是三号就正式开始了,这学期附导有一门本科生(4开头应该是给大四学生)的课叫modeling the city,强烈建议我选,因此莫名其妙开始上本科生的课程最后还有一项专为我出的additional term paper,要洋洋洒洒30页。

除了研究生的课,我没上过本科生的课,所以没有横向对比,况且老师刚从米国过来,安排应该更偏向米国一点,不过,整体来说冲击还挺大。

首先,因为是小学期,总共也就十四五周(加上考试周),中间还有一个Reading week作为半期之前的复习,所以上课差不多有十周,一般这样的课程是0.5个学分(credit),包括每周两个小时的课程和两个小时的实验(lab)。课程每周要求50页左右的pdf阅读,也就是2-3篇挑选的经典文献,每周一个300-500字的short writing assignment,内容一般是针对本地的土地利用变化的新闻做分析模拟,一个lab report,也就是lab上的软件(Idrisi,netlogo等等)做做扩展分析和报告,可见一学期一门课就多么繁忙。当然可能由于这是给高年级和小班的课,也有可能老师特别dedicated的原因,因为本来接近20的班到现在只有10个人多点了。

上课的时候,除了讲解,很大是用作讨论,很大的区别就是参与度,很多时候学生碰到问题都直接跟老师讨论,无论是要再给个例子还是区别一下其他相似的东西。老师也常常问学生们有没有更好的例子,有些时候确实有些很好玩的例子,特别是由于学生们是加拿大的,老师是美国的,而我这种是international的学生。比如本地学生可以说downtown与我们所在的university and high-tech区域的对比,而老师可以说Seattle、Chicago、Boston,而我可以对比一下798和纽约的格林威治村,说说本科时了解的什刹海的变迁,或者对比一下江浙一带的乡镇城市化和欧美的郊区城市化。

当然,鬼马和幽默的剧情也常常出现。聊着聊着总会离题到比较幽默的地方,比如avatar到底好看与否(老师坚持不好看,因为这种不经过协商和调节的土地利用变化不是他们这些科学家想要的,当然我也没想跟她讲我所知道的强拆事件),又比如加拿大哪里最适合居住哪个大学比较是“party university”。这种讨论确实很长见识,比如Seattle竟然有城市用地在城市内部转回农业用地的案例(因为居民想吃绿色蔬菜,而很多工厂闲置下来还不如转为农用),之前所有的文献可基本都认同农业用地转化为城市用地是不可逆的过程。

另外一件学习有关的就是加入了SLUCE group,基本上是Michigan大学的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也就是博士论文的方向。

这个月另外的大事就是在米国的行程,本来在各个地方有很多所感所想,不过回来之后课程琐事也让我没时间特别能好好总结。不过,去过了那么多个城市之后,确实觉得不同的大城市就是有它的不同,借用Jacob的话就是“大城市的死与生”(请注意,不是那个爆乳排球游戏)。华盛顿看得见的白宫,被一个大学占据的德拉威尔,山城济南一样静谧的普罗维登斯,脏乱迷离便捷繁华的纽约,文艺气质的波士顿,没有一个城市能拥揽其他城市的优点,但总有些气息提醒这个城市与我生命中相似而又不相似的经历。

最后,就是在回来这段时间看了几本书,一者是陈丹青的《荒废集》,比之前的《退步集》来得好读,特别是里面采访摘录的片段,让我总想起他在师大讲鲁迅的片段,比较不习惯的是他总爱用到类似“中国人就是爱XXXX”的句式,可能我自身反骨太重,总觉得无论是我还是我身边很多同龄人都不是他所谓那样,换个角度这可能也是八零后带来的希望。不过,他文字间那种保持自身观点的桀骜肯定跟他在纽约学画的经历有关。其中一个八卦就是陈老师写到跟某某女星同乘飞机的故事,我怀疑我自己太敏感,但是我总感到有好深好深的“含义”

另外一本是《我们台湾这些年》,其实今天刚刚翻完,作者学哲学学历史,讲的台湾的历史深入浅出,很多名字都是我在综艺节目熟悉的(虽然我到现在都对到底谁是蓝谁是绿要反应好一会儿),出名的不说,连凤凰那个里面时事评论员赵少康,或者经常被谐星模仿的郝柏村都有介绍。看这书最大的感觉就是——落后——民主历程上的落后。现在很多正在经历的事情(厦门那个PX等等)都是台湾经历过,而作者很精妙的将XX案(台湾的很多XX案很像美国的XX门事件,都在民主或者民生的历程上有分水岭的作用)和自己的成长结合在一起,看起来是一个普通台湾人的成长,但又远远不是那样。再想想之前看到林达的民主系列和《民主的细节》以及在加拿大经历的很多事情,都发现在民主的路很长。说不定以后GFW以及翻墙在历史学家眼里也会成为一段趣谈。

在这里插一句,就是对于twitter的看法。每天睡觉前我都爱用itouch看twitter,看到半晕就沉沉睡去。我不认为twitter一定算推动作用,但是确实给了我一些其他的视角,特别是第一反应的视角。我不认为其客观民主,并且我不一定喜欢它迅捷的传达事件现场和不假思索地对事物对错的判断,因为有些现场的血腥是需要心理建设而不是能任由好奇心主导的,有些声音和RT会让我丢失自我理性判断的基石的。

《我们台湾这些年》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态度,一种调侃和豁达的态度,回顾成长难免人会豁达和宽容,但是这种力量在台湾确实比较强烈,特别是台湾一直在有在综艺节目“恶搞”政治人物的传统。政治人物不是高高挂在庙堂的神而是我们身边吃喝作息的人。

最后就是读了几本英文书,如童话般的《Charlotte‘s web》,《A christmas memory》以及很男人的《A ticket to the bone yard》,最后这本是由于之前在国内看过其的《八百万种死法》,这种侦探小说我应该不会错过,况且刚刚在我从纽约返回之后看看纽约的侦探小说,更是迷人。

Posted on January 20th, 2010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11)

baiguanque130 你读的书好多啊。。。另外你的seminar貌似也比这边要忙。。。辛苦牛猪啦 哈哈哈

hedgehog Reply:

被判成spam了,我给你翻出来了 baiguanque059

January 20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学术青年 你好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rainbowrain

以后你老了也可以写一本书叫做我们大陆这些年。

BTW,这些中文书都是哪儿弄来的?

hedgehog Reply:

看得pdf,emule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烽兄

“而我可以对比一下798和纽约的格林威治村,说说本科时了解的什刹海的变迁,或者对比一下江浙一带的乡镇城市化和欧美的郊区城市化”

膜拜,案例信手拈来啊。。。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大豆

这么严格的老师,我本来还抱有幻想去念她的Phd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大豆

好熏 baiguanque142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Suo

为什么我的留言没有?

January 21st,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baiguanque025 你用手持设备或电脑看pdf喔!

做学生真是幸福幸福幸福福!

hedgehog Reply:

用电脑看 呵呵 虽然没有书舒服 但是能看到就很好了

January 26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zheyanghen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