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0

四十八分之十五:新学期

Wednesday, January 20th, 2010

smoke

新学期在我元旦从米国回来的下一周也就是三号就正式开始了,这学期附导有一门本科生(4开头应该是给大四学生)的课叫modeling the city,强烈建议我选,因此莫名其妙开始上本科生的课程最后还有一项专为我出的additional term paper,要洋洋洒洒30页。

除了研究生的课,我没上过本科生的课,所以没有横向对比,况且老师刚从米国过来,安排应该更偏向米国一点,不过,整体来说冲击还挺大。

首先,因为是小学期,总共也就十四五周(加上考试周),中间还有一个Reading week作为半期之前的复习,所以上课差不多有十周,一般这样的课程是0.5个学分(credit),包括每周两个小时的课程和两个小时的实验(lab)。课程每周要求50页左右的pdf阅读,也就是2-3篇挑选的经典文献,每周一个300-500字的short writing assignment,内容一般是针对本地的土地利用变化的新闻做分析模拟,一个lab report,也就是lab上的软件(Idrisi,netlogo等等)做做扩展分析和报告,可见一学期一门课就多么繁忙。当然可能由于这是给高年级和小班的课,也有可能老师特别dedicated的原因,因为本来接近20的班到现在只有10个人多点了。

上课的时候,除了讲解,很大是用作讨论,很大的区别就是参与度,很多时候学生碰到问题都直接跟老师讨论,无论是要再给个例子还是区别一下其他相似的东西。老师也常常问学生们有没有更好的例子,有些时候确实有些很好玩的例子,特别是由于学生们是加拿大的,老师是美国的,而我这种是international的学生。比如本地学生可以说downtown与我们所在的university and high-tech区域的对比,而老师可以说Seattle、Chicago、Boston,而我可以对比一下798和纽约的格林威治村,说说本科时了解的什刹海的变迁,或者对比一下江浙一带的乡镇城市化和欧美的郊区城市化。

当然,鬼马和幽默的剧情也常常出现。聊着聊着总会离题到比较幽默的地方,比如avatar到底好看与否(老师坚持不好看,因为这种不经过协商和调节的土地利用变化不是他们这些科学家想要的,当然我也没想跟她讲我所知道的强拆事件),又比如加拿大哪里最适合居住哪个大学比较是“party university”。这种讨论确实很长见识,比如Seattle竟然有城市用地在城市内部转回农业用地的案例(因为居民想吃绿色蔬菜,而很多工厂闲置下来还不如转为农用),之前所有的文献可基本都认同农业用地转化为城市用地是不可逆的过程。

另外一件学习有关的就是加入了SLUCE group,基本上是Michigan大学的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也就是博士论文的方向。

这个月另外的大事就是在米国的行程,本来在各个地方有很多所感所想,不过回来之后课程琐事也让我没时间特别能好好总结。不过,去过了那么多个城市之后,确实觉得不同的大城市就是有它的不同,借用Jacob的话就是“大城市的死与生”(请注意,不是那个爆乳排球游戏)。华盛顿看得见的白宫,被一个大学占据的德拉威尔,山城济南一样静谧的普罗维登斯,脏乱迷离便捷繁华的纽约,文艺气质的波士顿,没有一个城市能拥揽其他城市的优点,但总有些气息提醒这个城市与我生命中相似而又不相似的经历。

最后,就是在回来这段时间看了几本书,一者是陈丹青的《荒废集》,比之前的《退步集》来得好读,特别是里面采访摘录的片段,让我总想起他在师大讲鲁迅的片段,比较不习惯的是他总爱用到类似“中国人就是爱XXXX”的句式,可能我自身反骨太重,总觉得无论是我还是我身边很多同龄人都不是他所谓那样,换个角度这可能也是八零后带来的希望。不过,他文字间那种保持自身观点的桀骜肯定跟他在纽约学画的经历有关。其中一个八卦就是陈老师写到跟某某女星同乘飞机的故事,我怀疑我自己太敏感,但是我总感到有好深好深的“含义”

另外一本是《我们台湾这些年》,其实今天刚刚翻完,作者学哲学学历史,讲的台湾的历史深入浅出,很多名字都是我在综艺节目熟悉的(虽然我到现在都对到底谁是蓝谁是绿要反应好一会儿),出名的不说,连凤凰那个里面时事评论员赵少康,或者经常被谐星模仿的郝柏村都有介绍。看这书最大的感觉就是——落后——民主历程上的落后。现在很多正在经历的事情(厦门那个PX等等)都是台湾经历过,而作者很精妙的将XX案(台湾的很多XX案很像美国的XX门事件,都在民主或者民生的历程上有分水岭的作用)和自己的成长结合在一起,看起来是一个普通台湾人的成长,但又远远不是那样。再想想之前看到林达的民主系列和《民主的细节》以及在加拿大经历的很多事情,都发现在民主的路很长。说不定以后GFW以及翻墙在历史学家眼里也会成为一段趣谈。

在这里插一句,就是对于twitter的看法。每天睡觉前我都爱用itouch看twitter,看到半晕就沉沉睡去。我不认为twitter一定算推动作用,但是确实给了我一些其他的视角,特别是第一反应的视角。我不认为其客观民主,并且我不一定喜欢它迅捷的传达事件现场和不假思索地对事物对错的判断,因为有些现场的血腥是需要心理建设而不是能任由好奇心主导的,有些声音和RT会让我丢失自我理性判断的基石的。

《我们台湾这些年》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态度,一种调侃和豁达的态度,回顾成长难免人会豁达和宽容,但是这种力量在台湾确实比较强烈,特别是台湾一直在有在综艺节目“恶搞”政治人物的传统。政治人物不是高高挂在庙堂的神而是我们身边吃喝作息的人。

最后就是读了几本英文书,如童话般的《Charlotte‘s web》,《A christmas memory》以及很男人的《A ticket to the bone yard》,最后这本是由于之前在国内看过其的《八百万种死法》,这种侦探小说我应该不会错过,况且刚刚在我从纽约返回之后看看纽约的侦探小说,更是迷人。

Boston day 2

Wednesday, January 13th, 2010

最后一天就是从Boston返家啦,主要行程是在中国城吃了个饭,理了个超傻的短发,下大雪和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艺术博物馆展品很多,到的时候大雪封路的,在门口被一大学生PLMM拦住,本人是波士顿大学环境或者类似学院学生,要为energy-saving捐款的,那么大的雪,看在她都抬出“我们的”奥巴马之后随便扯了几句之后捐了5刀。然后善总有善报,博物馆竟然当天free admission,拿着地方就开始在两层房间狂逛

最为熟悉的还是后印象派馆里面的,莫奈毕加索不说,竟然还看到了高更,想起《月亮与六便士》,唯一遗憾就是高更最著名的那幅画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竟然被收起来了。当天是某某埃及展览,比较特别,并且馆内还有free wifi 和 free postcards。

museum of fine arts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高更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
(more…)

Providence

Sunday, January 10th, 2010

在Providence第二天的安排就是看avatar,3D imax,也多亏DT和他同学,早早订座,虽然我们晚了一点点,但是订的最好的位置还是保留在那里,整个观影过程很兴奋,几乎完全没有走神完全沉浸在电影情节和影像之中,值得一提的就是3D眼镜特别大支,套在我现在的眼镜上面都很舒服。

第三天去了Boston,回来的时候碰到剩下DT两位从南方度假回来的同学,相约第二天去吃buffet

第四天就在上面提到的两位同学开车下逛逛了当地的商店,吃了buffet,两人的couple程度简直破表,DT就在其中一人的打击下持续“被不敢长胖”过程

第五天,在他们带领下去了outlet,真是太便宜了,小洗了一堆东西。

布朗和DT的住处其实在小山坡上面,感觉还挺重庆的,特别是城里面还有一条河,很宜居的城市。方面的commuter train也可以很方便的往返Boston之间。

布朗
Brown University

布朗某图书馆
Brown University

DT是布朗的主人公
Brown University

模仿布朗熊
me @Brown University
(more…)

Boston day 1

Friday, January 8th, 2010

到Providence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坐火车去了Boston,对Boston的印象来自Boston Legal那部最喜欢的美剧,美剧里面特别喜欢来个城市的俯瞰角度拍摄,觉得是一个很有活力的大城市。而另外的印象当然就是这个城市的大学们,这次算是有个好开头了。

第一站是South Station
Boston 188

出站就是Boston中心城区
Boston 034
白天

Boston 203
晚上

第二站是China Town,我和DT其实都不怎么喜欢,只是听说越南面包很好吃
在这里与ZB同学汇合
Boston

第三站就是升级版本PKU THU一日游,首先是Harvard
(more…)

生日快乐

Thursday, January 7th, 2010

以前每一次生日的时候,都是在考试前夕,有一股新年的喜悦和考试的乌烟瘴气
现在是新学期的开始,人还要从闲适的假期生活调整到忙碌挑战单调无聊的科研。

去年的生日好象是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做,tsing跨着大江大河给我寄了礼物
再上一年的生日没在家里过,夏天回家的时候老妈给我她医院发的卡去领了一个生日蛋糕

本科的时候宿舍三个人生日连在一起最常去北航那边的蜀香园吃饭
研究生的时候dt宿舍有人跟我同日生日可见三月初春人们都爱OOXX

二六之前总可以四舍五入地认为自己是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目空一切
二六之后一下子过眼云烟地觉得韶华易逝不再疯狂不在狂妄

刘若英跑出家的年轻时代觉得自己跑了很远很远其实只是巷子口
李宗盛可以在四十那一夜喝了酒带着醉意敲情人的门失态地哭

奔三的时候那点高不成低不就却让人迷茫
我不可能放弃了过去的26年来个月亮与六便士的追寻
而前前后后要追赶的正追赶的天才又那么多

2010年虎年,26岁,还在读书
不悲观也不乐观,不寂寞但也孤独
我还是爱在朋友面前装年轻装傻,我还是憧憬自己事业房子家庭
我还是热爱生活热爱娱乐热爱感情
祝我生日快乐

me @Brown University

new york day 2

Wednesday, January 6th, 2010

第一天的行程既然是行军,第二天就是在地铁上面的生活,买了8.25的day pass。

纽约的地铁年代肯定很久,并且整个系统十分复杂。可以这么说,基本每个路口都有地铁入口。地铁有A-Z+1-6无数条线。有些线是主线,贯穿Manhattan南北,或者沿着Brooklyn大桥到东面。有些是辅线,目的是连接主线。主线上面的站点有些是大站,express line只停在大站,而剩下的是小站,local line的车才停。并且很多主线在很多地方是重合的,无论是站点还是站台,所以每个地铁站设计非常复杂,标识也不统一,每一次地铁都挺像迷宫冒险记。致使我总共一天迷路两次,一次坐错车,一次坐express没有换车。

New York 2009 day 2 124

第一站是自由女神像和Ellis island,票是之前网上订好的,去到现场发现还附赠了自由女神像内部的参观票,而内部参观票当天已经由于这种赠票套票原因售罄。乘坐miss new york来到自由女神像,天飘着小雨,解说里面详尽的介绍了女神像的前因后果等等,顶着大风跟她合照。内部就是一个博物馆,如果要登上女神像,就是一个100多级台阶的旋转楼梯,其实也没啥特别的。。。。
New York 2009 day 2 007

New York 2009 day 2 035

New York 2009 day 2 029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