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用twitter来做地理研究

Saturday, November 28th, 2009

这周上课的时候,Prof. Richard Kelly介绍了他的一个项目,叫snowtweets。这个项目的想法最早源自一个窘境,就是地面监测点远远少于科研需求。但是twitter结合其georeference的GPS功能,能给记录雪量雪厚度等重要监测信息一个方便的途径,让更多的“门外汉”也融入科学监测之中。

之前就听说加拿大的红叶监测(每天官方都会公布各省的红叶“红度”)利用到GPS,这次再搜索一下就发现原来有这种想法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英国

再早之前还听说有人研究社会性网络SNS上面的“隔离”(Segregation,在那个研究中对比了英国各地各大SNS的占有量,不过这种东西在有GFW的国度还真更畸形,摊手~~)现象,其实网络空间也是地理学一个重要的“空间”,确实可以做很多很有趣的研究。

四十八分之十三:准备考试

Tuesday, November 17th, 2009

这个月的总结就是准备考试吧,考试是comprehensive exam,是PhD candidate的资格考试,一般在入学之后一年(也就是三学期制的第四学期开始)。其目的在于测试学生有没有能力独立开展科学研究,主要过程包括两部分,其一是一篇10,000(不包括图标参考文献)字的写作,题目是由四人组成的committee(包括自己的导师,2位系内老师,1位external老师)和学生商议给出,一般是根据学生未来的研究兴趣,要求学生做一个全面的review,并且在最后给出一个初步的研究计划。这一部分主要考察的是commentary review的撰写,也就是要表现自己对此领域的发展历史到最前沿的研究内容的了解和总结能力,另一点也是表现自己发现研究可能性(potential gap and challenge)和对学科发展的认识。这一部分提交时间是拿到题目后的三周内;第二部分是public oral defense,也就是一个一个多小时的答辩,最后committee members和答辩主席共同商议作出决定,决定包括无条件通过,小修改,大修改,无法通过(=剥夺candidate身份)等。这一部分一般是上交写作部分后的2-4周。

然后说说我的,我的committee members包括Philip Howarth,宫鹏的导师,在遥感界他说第二没几个人敢说第一吧;Peter Deadman,系主任,当然也是ABM祖师级牛人,Dawn Parker,刚刚从George Mason转来的ABM大牛(这可是2003年就在AAAG上面发ABM综述的牛人啊)。总的来说就是奥斯卡阵容!然后我现在是写作部分第二周,差不多完成了三分之一强一点;然后答辩预订在写作提交之后的下一周,也就是我根本没空休息就需要马上准备答辩,真是早死早超生。

thinkpad t400
过去一个月发生的大事可能就是买了T400,我也终于用上了小黑,发这篇很大原因就是配合rainbowrain博士的x200。但是小黑竟然遇到好几次蓝屏,google之后知道是ATI显卡驱动的问题,无论ATI还是Lenovo官方都还没解决,我在迟疑要不要把bios改了暂时用集成显卡。

看一眼桌面那真是乱啊,就是无数的PDF和Word,word大多是以我exam的章节为编号分开,周围是此方面还没读的一些papers的pdf或者endnote ris。

另一个就是将itouch的OS升级到了3.1.2,花了5刀左右,新的mail和fring都有push功能,超级好用;新的全局搜索和复制粘贴功能也挺好用的。

毛姆的Razor‘s Edge看完了,刀锋是比较早期的作品,当然也是他的代表作,读起来还是非常舒服,具体下次再写。现在在读的是他的小说集以及selfish gene,后者感觉很好读很适合英文阅读入门。昨天还在院里拿到一本Richard Hartshorne的Perspective on the Nature of Geography,真欣喜,以后有空再读。这学期的691seminar还需要读key concepts on geography,如山了啊。

这个周末,订了Toronto Raptor VS miami Heat的比赛票,所谓大考大耍,所以我就在大考的时候跑去看Wade。健身在龙舟队健身男的督促下竟然进展迅速,体重降低了肌肉线条明显了很多。加拿大的冬天应该还没来,雪都还没正式下一场,怨念啊

cliche

Friday, November 6th, 2009

convocation 010

cliche这个词应该源自法语吧,如果热爱美剧的人,肯定常常听到这个单词,查字典的话可以看到音标是[kli:ˈʃei],但是日常发音更接近[kruˈʃei]。换到中文的意思故事会一点就是“老黄历”,书面一点就是“陈腔滥调”,台湾一点就是“老套”。

然后最近上课老碰到讨论什么是过时的问题

在某次seminar上面,讨论到什么是 surprising emergency,然后某人说是不是类似 butterfly effect,然后直接被驳回说,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东东,,,(((Orc

然后讨论到现在的multidisciplinary的研究,另外一个人说今年某个会议上面,说multidisciplinary是05年的事情,现在都讲counterdisplinary…(((Orz

中心句是人真是见异思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