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这世界小的呐

Thursday, August 27th, 2009

postcard收集整理所有的票根是琐碎的事情,在人大那旮旯的一个房间的三箱子东西里面,有一个大盒子收集了师大六年所有游玩的票根,从公园博物馆到旅游景区,从汽车火车票到登机牌,从电影院电话卡到会议参会证。每一样东西都能让我想起曾经发生的人和事,虽然我可能记不住细节或者记住了完全不值得关心的细节。这跟Winston在《一九八四》里面对过去的看法一样,至少证明我们有这样的过去。

每一次搬家每一次离开,我却很坚定的放弃。无论是从西西楼435到437到A座602还是到672号哥伦比亚森林小径到295号哥伦比亚湖区甚至以后的400号公园路。每一次搬家我都想换掉那些潮湿的腐化的或者可有可无的东西,无论是小到牙刷牙膏大到床单被套,这跟《京华烟云》最后居家南迁的木兰一家有很像,连根拔起的痛和对未来的憧憬。

过来8个多月的时间,收到了20多张明信片,从豆瓣twitter叽歪认识了另一群人。在这里面,有连照片都没有看过的女生,情绪化地寄来很多她对西班牙的爱;有以前的同学,说这就是牛津你以后来这读书吧;这里面有可爱的小盆友,从鼓浪屿漂来的明信片邮资不足但是好心的邮局大妈也让它飞了过来;这里面有一些我一再求讨才换来的明信片,好像拼死拼活要扯上我跟地球的那部分有联系;这里面有不是明信片而是贺卡的伪装者,但是看着那熟悉的字迹和矜持的情绪怎么能不动容;这里面有人寄来不止一次,而往往是这样的真诚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字如其人,人如眼前。每一次看到明信片,都好好研究一下这个人的字,想象一下写信人当时的情境姿势和心境。大多都是漂亮的楷体或者行楷,每一字都写得着力而认真;有一些是可爱路线,无怪乎生活中也是那么俏皮可爱;当然还有就是没有什么修炼的,那一副大剌剌的样子想起来都不禁莞尔。

除了所谓的出国必带完全装备list上的东西,我带了很多无聊的东西,比如三本小相册,每一年的实习和每一年回家都有收录,虽然500G的移动硬盘有几乎它们所有的电子版,但是捧着他们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又比如小明送的energy电池状盒子,虽然它既不像笔筒又不像储物盒;和老妈一起在新都宝光寺求的签,虽然我不算迷信;海运过来的一大堆专业书籍,虽然我不常翻看他们;geowhy腐败会上葡萄和阿丹送的牛头手套绒毛玩具,虽然它经常掉进床头的缝隙里面……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我面前证明它小的要命。多年前参加北航wordcamp记住的名字,2年后问来才发现阴差阳错另一个名字是跟我一样的;以前很是偏见的人却是老奶奶认识geowhy的发端,读其blog不能不说有一种舒畅的感觉,从而对其整个人都有了改观;而这些人都盘丝般跟我豆瓣上面的好友有着联系。

一贯的,我不想写不开心,原因有二:一者出于自私,因为我也“偷偷”订阅了很多不喜欢的人的blog,大多人总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受罪上面,我也是俗人,这是何等狭隘;二者生活本就平淡无聊充满不幸,干嘛还要散布不开心呢。但是,越来越多,我总觉得,我开始没有那么武断。

四十八分之十:瓦特卢也有夏天

Saturday, August 22nd, 2009

过去那个月,姚猪西猪都结婚了,联谊宿舍女生都有小女儿了,给老妈电话的时候,老妈说你好淡定哦(第二天醒来了时候惊觉她其实在催我~~),其实我“砸劲的狠“,一心想着回去当伴郎,眼看着最好的几个男生朋友都结婚了,只剩下tsing同学的伴郎可当了。问题是,等我回国的时候,他家娃可能已经开始抱我腿了,想想都囧。在此督促某位女博士,别人房子都买好了,你耍够了也趁我有时间参加婚礼的时候把婚给结了哈!在此附上姚猪的婚纱照一张,其实骑车那张我也喜欢,不过既然只放一张那就这张吧,有点私奔的感觉哈

Wedding

在tsing的督促,我离开了贵司的买房子送花园外搭牧场插件,顿时时间多出了很多,各方人士也情绪稳定,没有发出通缉令追杀令或者搜寻令,这个就是SNS,你在不在都那么一回事,除非涉及点敏感话题,不然也不会有人叫你回家吃饭。
LaurelCreek 083
所以说,该遛狗的还是去遛狗,鄙视一下生活!

自从上次开始桑拿天之后,好像暑热就真正开始鸟,天天都是半闷热半下雨,完全没办法。搞得买菜回程的车上都是大雨滂沱,那雨还真的是一阵一阵的,说下就下说停就停,一点都不真实细腻。
Traffic Jam

另外,自从海底光缆断掉之后,下康熙不顺利只有看youtube上的啦,那速度倒是飞奔一样,miao同学的绵阳羌族的茶还不错,我以前就觉得奇了怪了,为什么那么多茶根本不绿不红要叫做绿茶红茶,大多都是黄色跟某液体颜色很像啊。不过喝茶好像真有减肥和提神的作用。
LaurelCreek 060

最近玩Plants VS Zombies,翻了二回目,收集了所有zombie类型/puzzle/mini-game/survival模式也玩到没啥新意了。为了创作一个天文数字的survival,尝试修改太阳数,竟然失败,连google都没有解决办法,sigh~

moleskine notebook
我要做一个专门页面放wish list吧,上面的Moleskine笔记本就是其一

9月就开学了,又要上课了,还有开题,java学得还算顺利。阿帕和darktemplar还有一些师弟师妹也顺利抵达米国,真的要看看该去那里了。

—————-声明的分割线—————————
本blog域名换成 http://qingxu.me,旧域名会跳转

ABM/MAS in LUCC (1)

Friday, August 21st, 2009

agent -based model (ABM)/ muti-agent system (MAS)随着计算机模拟能力的提升开始在各个领域中应用,上一周的Nature都有其用在传染病和经济上的文章(与时下的N1H1和recession有很大关系,属于热点问题),我关心的是它在土地利用变化(Land use/cover change LUCC)方面的应用,因为应该是论文的核心内容。之前读过英文文献,整理了一下进展,这次回国的时候找了一些中文的,在此简单整理一下。

简单来说,ABM/MAS代表计算机模拟能力的提高,因为LUCC问题涉及两个最简单的问题,土地利用变化的数量和土地利用变化的位置。最早的模拟,是基于方程的(系统动力学算其中常用的),简单的来说就是假设土地变化的数量是应变量,驱动力是自变量,寻找之间的方程关系。也就是所谓的自上而下。

当然这种方式有很多问题,包括哪里社会经济统计数据应该最为自变量(人口?第一生产力?or etc?);该选用什么方程;得出的方程只是经验上的可靠性;等等等等,而最致命的是光有数量不行还要有空间位置啊,所以就有自下而上;

自下而上的代表就是元胞自动机(Cellular Automata)。最早出现在生存游戏,它可以说是基于规则的变化。每一个元胞有其固定的位置,而其属性的变化受领域属性和变化规则影响。这样就同时解决了位置和数量的问题。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变化规则,大多用logistic回归/B-P神经网络/支撑向量机(Support Vector Machine SVM)/蚁群算法等来决定转换规则的系数。

但是,上面的方法忽略了LUCC变化中人的主观能动性。也就是说模型需要很多历史数据并且可能只能只在一个区域适用,并且没有考虑真正的人地互动关系。所以开始有人利用agent模拟土地变化中人的作用。其实CA可以说是介于方程式和ABM之间的桥梁,因为其每个元胞类似一个agent只是不能活动;而其变化又是基于方程。

————–案例的分割线———————

国内做Agent的LUCC模拟最长历史的小组应该是黎夏的小组,选的地点在深圳和广州海珠区,从我能找到1999年发表第一篇有agent思想的文章到现在十年间在《遥感学报》《地理学报》《中国科学D辑》(未包括外文)发表了好几篇文章,而每一篇文章都更进一步的完善了其模型(初期有一部分是基于CA的在此不涉及)。

而其中主要有两个问题受到他们关注,其一是LUCC变化与规划,基本框架在1999年《遥感学报》文章[1]中有。主要考虑农地转化成城市用地。其中人口决定了用地的需求,利用一个用在资源研究上的时间模型(Tietenbery Model)决定变化的时间;同时计算地块的农业和城市适宜性,平衡两者间的冲突进行选址。得出结果后验证并设计情景进行模拟,为规划提供指导。

经过在CA上面的试验之后,2006年发表了基于MAS(多智能体)的更进一步的文章。首先,在《地理学报》中[2],考虑了两种智能体(agent),其一是居民,其二是政府;居民考虑的是个人效益最大化,也就是使得环境/通勤/生活便利性/等等达到最大化;而政府职能在于决定地块开发为城市用地与否,居民和政府之间依靠对投标的概率模拟来进行。从而一个地块受到居民偏好/政府接受度/基于logistic的CA共同作用,生成变化的概率乘积。

之后,同年在《中国科学D辑》[3],加入了地产商这个新的智能体,也就是土地开发不只是投标概率还涉及到地产商开发的概率的影响,使得土地开发的流程更符合逻辑。

在2008年的《地理学报》[4]中,智能体做了一点变动,选了政府、居民和农民三类。政府仍然是基于最大空间效率决定发展概率,通过Brown和Moore的模型模拟居民的搬家行为,而农民行为由logistic回归得到。政府和居民/农民之间的互动同样依靠投标模拟。

除了对智能体的选择和其行为的设定外,另一个采用的很好的方法就是验证,除了最基本的点对点的验证,还对景观指数(比如紧凑度,Moran‘s I)和一些指数(农业适用性)进行了对比,所以使得最后在设计情景和验证情景效果上可靠了很多。

在这个组之外,中南大学的一篇硕士论文也采用了类似计算概率的方法对深圳进行了研究[5]

————另一个系列的分割线—————–

这个小组另外一个系列的文章是关于空间地理分异的智能体研究,也就是源自Schelling的隔离(Segregation)模型(在中国做民族隔离模型可能很敏感吧)。包括2007年地理学报[6],计算机仿真[7]和2009年[8]两篇文章。

最初出发点是Beneson的一个居住/搬迁的模型,也就是居民考虑经济和环境压力决定是否搬迁来决定城市空间分异的模型,初步的效果是验证了不同属性的居民(不同收入/教育/年龄/等等水平)在空间分布上有一定的规律。这也是智能体能验证地理学的一些原理的实例(国外有用其验证地理学的杜能环的实例,文章作者也做了类似的模拟[7])。在两年后,居于“宜居城市”和“宜居度”计算方法在广州海珠区进行了实地模拟。在验证的时候,通过插值得到的房价进行了对比,并分区分析了差异原因。

————另一个clique的分割线—————

除了以上这些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基于Swarm-java这个agent模拟平台(Platform)做的UrbanSwarm模型的应用,模型应该是基于北大的薛领的博士论文。2003年文章[9]选择的agent是家庭/企业/政府三类,家庭考虑的是Lashmanan-Hansen的购物模型,其迁移考虑Brown/Moore模型,企业考虑利润雇佣和搬迁;政府只要是税收作用;最后除了简单的验证和景观指数验证外,还评价了不同情境的通勤/房租/环境等的影响。2004年的文章[10]对北京进行了模拟,系数通过B-P人工神经网络实现。但是由于我没有搞到薛领的博士论文和UrbanSwarm模型,文章介绍的内容还是比较抽象。

———–人文地理学也可以用智能体的分割线—————–

除了以上的LUCC研究,让我感兴趣的还有智能体在商业街行为者的研究[11]和历史上人口演变的研究[12]两篇文章。虽然说人口流动的模拟越来越多的采用智能体方法,但难能可贵的就是,利用多智能体,能将行为地理学和历史地理学的东西,通过类似动画/模型的方式表现出来,这对于以前大多通过描述和简单的统计的人文地理来说,确实是一大进步,很值得一读的文章(我会被看成quantitative human geography clique吗?好像qualitative都不明白就倾向于quantity了)。

————-无可救药的文献分割线——————

1. 基于遥感与GIS的辅助规划模型:以珠江三角洲可持续土地开发为例 遥感学报 1999 3(3);
2. 基于多智能体的土地利用模拟与规划模型 地理学报 2006 61(10)
3. 基于多智能体系统的空间决策行为及土地利用格局演变模拟 中国科学D辑 2006 36(11)
4. 多智能体城市土地扩张模型及其应用 地理学报 2008 63(8)
5. 基于多智能体与元胞自动机的城市生态用地演变研究 硕士毕业论文 中南大学 黄秀兰
6. 基于多智能体的土地空间分异现象模拟——以城市居住空间演变为例 地理学报 2007 62(6)
7. 基于多智能体的杜能模型仿真研究 计算机仿真 2007 24(11)
8. 基于多智能体居民空间格局演变的真实场景模拟 地理学报 2009 84(6)
9. 城市演化多主体(multi-agent)模拟研究 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 2003 (12)
10. 基于agent模型的北京市土地利用变化动态模拟进展 东华理工学院学报 2004 27(1)
11. 多代理人系统在商业街消费者行为模拟中的应用 地理学报 2009 64(4)
12. 2000年来中国人口地理演变的agent模拟分析 地理学报 2008 63(2)

老妈生日快乐

Saturday, August 15th, 2009

生日快乐,老妈,虽然闰五月让你巨蟹座的生日往后延了一个月

mother2

那年夏天

Tuesday, August 11th, 2009

我本来以为今年夏天就这么舒适的过去了,结果昨天让我领略了一下乡下的桑拿天,但是本来已经计划好出去走走,出去大半天一直到晚上的雷雨才后知后觉的这就是原来在成都常常体会的桑拿天,在北京每天体会的UHI。

在Laurel Creek Park里面见识了一下所谓的Camping,失望至极,无非是开着房车在“帐篷区”搭个帐篷吃个烤肉遛个狗。不过在巨大的空无一人的停车场无证学开车,一会转圈一会儿八字形,连踩个油门都被所谓的“教练”严禁了。

你说植物吧,其实品种也不少,但是走了两步我就大汗淋漓,而miao同学却不冒一点汗,让我一直以为我身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不过,在湖边吹风真能疏解心中的郁结。

LaurelCreek 0301
可惜没有穿沙滩裤,没有去湖里感受一下,不过小盆友还是很欢畅,甚至有一个刚长好门牙的正太想把泥抹到我身上(就是图中红色沙滩裤那位),miao同学被他追得满场飞奔,我可能比较有威严,他就只跟我说了小心镜头进水(赤果果的威胁啊)

LaurelCreek 017
小萝莉同学迎风飘扬的头发很是漂亮,故意PS成了这个样子,觉得有点那年夏天时光荏苒的味道。虽然是桑拿天,但是风却大到海鸥飞不过沧海的状态,看到海鸥迎风飞起,硬生生被吹回去的囧状,我内心真是深深的orz

LaurelCreek 051
LaurelCreek 041
为什么看到那么多低飞的蜻蜓我都没有想起这就是所谓的桑拿天呢?为什么有那么多青蛙我还是在丛林里面被叮的要死不活,而为什么房间里面却没有一只蚊子呢?

LaurelCreek 042
LaurelCreek 068
我们说好的,找一个夏天,来晒晒太阳

LaurelCreek 171
那岗哨一样的松树,好像在宣告立秋了,这个夏天,快要过去了

LaurelCreek 091
所以,狂奔吧,去游水吧;彩色的秋天就要来了

LaurelCreek 120
一起歌唱

Officialdom

Saturday, August 8th, 2009

今天看林语堂先生的《京华烟云》,看到有一段,关于官僚,怎么的素质才能在当时作官,真是会心一笑,不得不分享之。

As matters were in those days, a good man could not be an official; an active man could not be official; an impatient man could not be an official; an honest man could not be an official; a scholarly man could not be a an official; a too intelligent man could not be an official; a sensitive or conscientious man not be an official; a man with too much courage could not be an official. Officialdom, even the corrupt mandarinate of those times, was not of one pattern, because officialdom drew from too many sources, being like a sea into which were dumped all the children of official families and all who could not make a living otherwise, and there were naturally some who were honest, some who were scholarly, some who were active and some who were conscientious. But, in this big “sea of officialdom”, as we say, there many winds and waves, and some sank and some swam. and only those who had a combination of active spirit and intelligence, plus a touch of ruthlessness, rode on the tides of success. Among the myriads who filled the posts of bureaucracy, a man who was neither too honest, nor too impatient, nor too desirous of getting things done or getting things changed, nor too sensitive or too conscientious and who was backed by good connections, was fairly sure to have a successful career.

书才看了12章,里面的Mulan小姐着实可爱,跟其名字隐含的卓尔不群的气质一样,是一个“离经叛道”但又“循规蹈矩”的女孩子;而其父亲的道家逍遥和noninterferring思想和Tseng家传统的儒家中庸思想和各种条条框框,以及嫁入不久就成为寡妇的Mannia的因果轮回报应的佛教思想,总感觉会让外国人看了之后心中暗叫WTF/WTH。呵呵,可能跟我看《我的名字叫红》的时候有些地方完全不能理解一样吧。

话说收到姚猪寄来的flash结婚请帖,这个周末又有一对会哭的很惨吧,下一篇来写写这两对新人的爱情八卦吧,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