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早晚我会有审美疲劳吧

Friday, June 26th, 2009

Flower 012
虽然正午的时候太阳真的很毒辣,尽管温度不到30,浑身还是会晒出油,但是只要在阴影下面,就怡然自得的凉快。学校周围的植物以豆科和菊科为多,还可以看到十字花科类似二月兰的,傍晚太阳下山(正式落山应该是九点半左右,囧rz)的时候有百合科的开花;乔木除了枫树还有香樟等,路上还有类似马鞭草科植物传来的气味。邱老师说他在做访问学者的时候,将大学校园的植物都采了标本,整个校园两百多种无一幸免,我虽然看了Plant Systematic但还是不会分类编目还是欣赏就够了。

Flower 003
搬家之后住在CLV(Columbia Lake Village),其实就是研究生的town house,地下basement一楼厨房客厅二楼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回来的晚上做饭的时候,我一度幻想我们在一起围坐客厅玩三国杀。CLV其实也挺好的,就是一个小联合国,特别是每天晚上回家(时间是晚上但天还大亮),一大群小孩子各种肤色各种民族在一起玩,心也就豁然舒畅很多

Flower 039
学校还是老样子,我们系的楼配上蓝天和爬山虎还不错,楼下小径里面全部都是雏菊,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加拿大大雁更是很嚣张,霸占道路的过街,到处都有他们的“遗迹”,下次坐到草坪上面可要留心一下了。夏天本不算读书天,但在这么悠然的环境里面,读书真的很惬意。可惜单反太重,常常看到一个很漂亮的景色却没带相机,比如上次路过图书馆旁边小坡的时候看到一群学生在阳光草坪下面逆光踢球,那构图人物景色和光线都如此漂亮,真捶胸。

Sunset 003
每天回家都很晚了,吃饭也被这奇怪的高纬度弄得很神奇(在北京可是5点晚饭而这边我一般拖到9点)。回家的时候喜欢伴着夕阳,每一天的火烧云都不一样,烧得我以后肯定审美疲劳。每天晚上的空气也最好闻,有青草鲜花和泥土的味道,就像我们去爬山的时候(至少是青城这种山)一早一晚能闻到那种新鲜的味道。那一刻,心都醉了。

父如参天

Monday, June 22nd, 2009

父亲节,给老爸一个电话,送一个小礼物。父亲,自小如大树,参天般雄伟,等我们长大,儿子们第一个需要击败的就是父亲,做另一棵参天的树。

老爸,父亲节快乐哦

Cloud 024

青岛青岛(2)

Saturday, June 20th, 2009

青岛的海边浴场有一号、二号、三号和六号,虽然我不知道四号五号去了哪里;我们没有去崂山,因为去青岛何必去爬山;大快朵颐的吃海鲜的同时也难不发现这个城市在流行“排骨米饭”,去尝试了一次,价格便宜量又足,吃完刚好到不腻的程度再多恐怕就过腻了;海鲜里面无论是扇贝蛏子蛤蜊虾虎(皮皮虾)牡蛎味道都非常新鲜,选餐的关键不在于看菜单而在于直接去盆子里面挑;晚上在中山路上劈柴巷看戏吃海鲜包子,在王姐烧烤吃烤鱿鱼尾,真是流连忘返。

Tsingtao 509
第一浴场旁

Tsingtao 721
第二浴场了吧

Tsingtao 617
中山路的夜景也很漂亮,我们就住在格林豪泰

Tsingtao 393
当海豚训练员真的很帅很酷

Tsingtao 494
在第三浴场看到的行为艺术,非常professional的摆pose让单反拍照

Tsingtao 586
tsing吃海鲜的速度是我的两倍

青岛青岛(1)

Saturday, June 20th, 2009

六月的青岛海风习习,海底世界有嘴上长须的企鹅,像装了电池不停重复路径的北极熊,会亲吻tsing的海狮还有叫声惊人的海豚。整个青岛都沉浸在初夏的幸福之中,毫不夸张的说,我们碰到了不下一百对拍婚纱的新人,从传统到现代从繁复到简单,不一而足。喝着醇香小麦的青岛啤酒挑着海鲜,感受这个城市的气息,让人想起春风沉醉的晚上。

Tsingtao 873
一直觉得八大关这条路真的很有味道

Tsingtao 667
在基督教堂前面有数对婚纱照新人,我偷拍成功的不多

Tsingtao 740
在前往鲁迅公园的车上碰到这么一对家人,仔细看他们三口穿着奶牛全家装,这个笑容的瞬间真的很美

Tsingtao 761
这是tsing看到的,在背风的岩石上面看书的女孩很美

Tsingtao 841
我们尝试了无数的跳,无论在海边还是在八大关,一把老骨头真的很不容易

又要离开

Wednesday, June 17th, 2009

Tsingtao 023
在离开北京之前,先离开去了一次青岛,青岛是个不错的地方,有酒有肉,酒是青岛扎啤肉是海鲜。走的那天,北京的天空很梦幻,心里的惆怅却更是环绕。

回国之后,大大小小,吃吃喝喝,每一天都好像“不务正业”,直到要走之前,那份眷恋和不舍才在韩国仁川机场爆发。自己可能还是不够强大的一个人,心心念念信誓旦旦的说最快也要一年才会再回来,其实潜台词却是再过一年我“一定”要回来。

Tsingtao 6241

明年今日,在学校的同学已经寥寥无几,大家都去了广阔的新天地,很多事情也不是我拍个胸脯就能搞定的。昨晚的告别餐,就我们四个人,说到以后大家要一起开餐厅,也就是端盘子的都是博士文凭,其实重点哪里在于开餐厅或者在于在哪里开,重点在于我们都还孩子般的固守着可以永远不分离的友谊。前天晚上,跟乔治喝酒,差不多从九点喝到午夜,一人也差不多才喝了四瓶,酒精真是奇怪的东西,连没醉的理智的处女男都可以表现得那么high。每个人好像都有一个出国梦,geoWHY里面更不用说,出国的在路上的,好像一件事情大家扎堆一起做就不会显现它其实异常孤单这个事实。

Tsingtao 657

人,总是对于未知既期待又恐惧,但还是前赴后继的投身于未知。年轻的时候将自己不断从熟悉的土壤中拔起,然后寻觅另一个理想中的土壤。当我们年老的时候,想着自己不断离开的背影,会不会太羡慕呢?

Tsingtao 0421

仁川机场有100多个登机口,登机的外国人不少于韩国人,公共上网区有免费的索尼带中日韩三国语言的本本,这就是所谓的melting pot。我开着gtalk,开着jiwai,还在跟国内的人聊天,但是有一阵阵的,那乡愁泛滥而起,比切洋葱来的剧烈多了。

四十八分之七:重回

Thursday, June 11th, 2009

2009-05-13后海 010

快到8/48的时候我才写7/48,貌似48系列要跟月报一样难产了。

7/48的重点就是重新回到北京,8/48的重点则是又从北京转战成都之后又回到北京。

从要回来之前的满心期待,到帮很多熟悉不熟悉的人代购,再到漫长的韩国机场转机,一直到脚踏上首都的土地,这一段是何等的澎湃。

回来了之后,还是有挺多感悟,何奈有时间的时候不想写想写的时候又没有时间。大多数都欣然的接受了吃吃喝喝的邀约,总有一种把今天当最后一天活的感受。

无论是北京、海淀、北太甚至北师,都还是那个样子,我也假装学生混在A座。社会学人类学最喜欢的就是观察生活,梁文道在《常识》里面说自己站在港人的立场看国情,虽然我没那么关注国计民生,但我也时时刻刻能感受到加拿大和中国的区别,能感受到北京和成都和滑铁卢的区别。这也是为什么我爱地理的原因,到不同的地方感受那里的生活,或站在本地人的眼光看它或站在外地人的眼光看它,总能看出一些亲切不舍的或格格不入的感受。至于具体的感受,可能下周返加之后再写吧。

回来后除了“被隔离了吗”这个问题外,最常问到的就是以后做什么。以后是多远的一个话题,我甚至还没开始弄下学期的博士开题(comprehensive exam)怎么可能考虑以后。在这方面,前老板真的是非常的精明。回来见了他三次,吃饭一次,他竟然完全没有问这个话题,甚至连以后“一定要回师大”这句之前说过的话都没有说一次,其中的九曲十八折还蛮费我观察力猜测的。 不过,去年的硕士论文改的两篇文章分别在《经济地理》和《自然资源学报》发表后,老板拿走了杂志请办公室吃了一顿御马敦+Remy Martin X.O. 就已经十足地表示了。我连打电话去杂志社要稿费都不想做了。

说句实话,对于未来,我期望把握在我手中但其实我也没有把握,我只是有想法,比如想跑到欧洲去读个博士后,这也可以是工作之后的事情;又比如,我想去秘鲁当志愿者,本来这个夏天就可以去,不过我回国了;再比如,我想在师大当个老师也不错,假期的时候就可以带着一群那么有活力的学生一起野外实习,但转念一想师大也待太久了吧;甚至我想当兵,虽然我不是党员orz,其实就是了小时候的夙愿吧,况且雷达科技兵跟我现在导师所学还是很靠谱。

整理一下上面,就是说,叔叔我还是年轻人。加一句,我还是爱师大的。

BNU @night

PS. 元宝说相机没端平,这个以后拍照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