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8

恍然如隔世

Wednesday, December 31st, 2008

莫名其妙的天气,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漫天大雾,加上雪国,随处飘着的雾就跟梦境一样,出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餐,那雨跟冰雹一样,一阵阵的倾盆的下;

温度还诡异的高,竟然到了10度,这可是前两天零下15度啊,路边的昆虫都出来,他们肯定认为春天来了,恍然如隔世啊,晚上的时候,晚霞那叫一个漂亮

DSCN4599

被召唤去了多伦多,买一堆postcards,想要的同学给我emai,剩下的不多了
postcards

在这种狂打折的情况下真的很难不买东西,特别是A&F都打到我可以承受的价格了
Center
Boxing week

所以,我理了头发,那位理发的大妈不是中国人,但是是亚洲人,技艺十分娴熟,像割草一样的剪头发,还抓了头发,不过我晚上回来洗掉了,我需要以后抓头发吗?加上新买的AE的衣服和四叶草的幸运链子,2009,要reborn啊。
new sweater

四十八分之二——我的2008

Friday, December 26th, 2008

回忆一向不是我擅长的,但是我还是尝试回忆我的2008,补上在加拿大的这第二个月
图书馆

1月,终于不是我做秘书了,所以买了机票迅速回家,貌似是研究生阶段最长的在家的时间,还开了网络一个月,所以就是堕落。何布置了北京的城市扩展处理,搞定,貌似还学了一点logistic regression。投了一篇文章

2月,还在家,貌似情人节左右回到北京,元宵节去tsing煮了元宵,实验室开始忙雪灾报告,做民政统计,列图标,画图

3月,很忙,IEEE文章,和darktemplar和老徐讨论做这个,其实我能做的很少,一度怀疑自己只是说说大话而不实干的人。老板们和好友们的(>3)生日均在此月,所以负债。自己的用 panchromatic data做纹理和结构分析从而刻画城市扩展也开始,因此学了GLCM,出了2、3躺近郊的野外测GPS数据。留学基金委申请材料上交。

4月,去玉渊潭看樱花、去北大看葡萄的话剧,完结八季的Will and Grace,还有很多次腐败(包括遥望生日,有一种最后的见面感),准备德国会议的材料。突如其来开始准备写毕业论文。又投了一篇文章,学会空间logistic回归

5月,开始准备毕业答辩、IEEE美国会议论文、德国和美国出国手续(德国VISA拿到),投的第一篇文章被拒,开始修改。五一假期就在论文中度过,后期,四川地震,家里人、办公室的活猛烈袭来,半夜三点和老板在办公室干活感觉很清醒

6月,毕业答辩,修改文章投出。第二篇文章被拒,又开始修改。策划毕业旅行,美国签证check,看来是失败。在师大新认识很多人,师大的同学很善良,毕业餐没怎么吃,合照倒是照了,唉,编外人员啊。留学基金委名额拿到,offer也拿到。

7月,出行月,先是浙江杭州宁波舟山半月游,脱皮晒黑,德国没有去成,错过和rainbowrain博士见面,交签证材料后被邪恶的加拿大大使馆扣押护照,第二篇修改文章投出。

8月,也是出行月,回家的成都乐山重庆20日游,geowhy tshirt出炉,geowhy正太大会和我的告别宴

9月,迷茫等待月,第二篇修改文章通过一审,继续等待;签证状态缓慢,不停等待;终于体检,继续等待,请本科同学吃饭,很高兴大家都赏脸;去了趟坝上回忆当年时光(也想去小龙门),去了wordcamp宣传geowhy,把Di和真人对上了,去了趟鸟巢看残奥会最后一天晚上的比赛

10月,爬了黄山,特别精神,暂时不想爬山。修改的第一篇文章无人审稿,郁闷,持续等待;收到加拿大签证,启程从温哥华转机到多伦多,滑铁卢阳光明媚生活惬意,孤单挑战恐惧兴奋

11月,去了Niagara大瀑布,看了NBA,去了多伦多购物,买了itouch,一切都很美好,不停的下雪,不停收到和寄出明信片,开始上reading课,确定以后的agent based model的Land Use/Cover Change (LUCC)研究方向,阅读,学NetLogo,MatLab,大聚餐,过鬼节

12月,reading course project,ASPRS全文,准备明年五月底成都会议的摘要;参加comprehensive exam,心得焦虑但坚持,享受独立研究学习,第一篇文章通过一审,进入漫长二审,制定计划无数,学校关门。平安夜圣诞节,哈根达斯。geowhy3周年征文活动。认识一些BNU的新人,通过geowhy和豆瓣

明年1月5号,生日前两天,开学,新课程,变态老师,还有TA要做。文章要写,海报比赛要投,travel fund要申请,加油,2009,黄牛加油

晚上的图书馆

从3到23——geowhy三周年

Tuesday, December 9th, 2008

当我们还是WHY3个时候,我们没有想到过23(其实应该是24,不过24号消失已久,我也没有办法,只能靠消遣“鸭梨”同学让他愧疚感小一点),因为我们想到的是千千万万,当年也没有想到三周年会等那么久

我也不知道当年为什么命这个题,可能跟段义孚的从space到place有关,人附着了感情了之后事物就不只是其本身的固有物理属性了,情感的属性往往是一个空间变化成地方的必要过程,经由高龙同学的提醒,我看我还是写西西楼

西西楼

西西楼很坚挺,想想乐群和科文厅的倒掉
西西楼很固执,地基写的建于五几年
西西楼很坚固,地震从来没有震倒过它
西西楼很脆弱,隔壁435的天花板塌了2次(听鸭梨说,我们走后还塌过)
西西楼很躁动,毕业的时候一楼体育系的不是把自行车垒到乒乓球桌上就是打架
西西楼很抑郁,思修老师给我们讲过跳楼和自杀的故事,我相信绝不止这么一点
西西楼很猥琐,特别是厕所堵住的时候,还有就是卧谈的时候(我以后再也不想听到杀蛇啊阉牛啊一类的破故事了),当然还有那个被举报喜欢偷看男生洗澡之后去了13楼(注意还是男生宿舍)的楼管
西西楼很清纯,特别是每次夏天去西施那里买面还要穿好衣服
西西楼很多变,外墙的颜色换了一次又一次
西西楼很神秘,特殊的房间打市话不需要用卡(比如我们所在的437,下一代的孩子肯定都不知道这些了)
西西楼很激动,有体育系的到我们宿舍要打人,也有隔壁卖山寨鞋的师弟跟别人打架,还有物理系和体育系的群殴
西西楼很淫荡,听烽兄说过化学系的“师大人自己的声音”(想必大家应该听过他的声音)的淫荡和他们宿舍党员同志的Porn窟
西西楼很清新,特别是夏天在水房洗衣服,水很凉应该是地下水
西西楼很诗情,特别是有人跑来我们宿舍摘窗外的新鲜核桃送给女友或者买西施的面给老婆尝尝
西西楼很变态,盛产各种怪胎宅男,就我们班都有至少三个
西西楼很热,不过也有人大夏天还拉着帘子在40度左右的室内一滴汗都没有
西西楼很拥挤,8人间的时候每一个小地方都塞满了东西,经常帮dark同学找到遗失的东西
西西楼很友好,我记得脚崴了之后下楼的时候背过我的人,记得跟刘文彬学轮滑,记得ddt来我们宿舍讨教,记得我借BB猪的电脑,记得高龙那里存的我的书,记得宵夜回来请老大爷开门,记得小强赵班和肥仔他们的jian人团伙(貌似二栋和小强可以在德国重新组合jian人团)
西西楼消失了很多,比如一楼的小卖部,dark喜欢干脆面锅巴薯片,我喜欢西瓜菠萝老婆饼,tsing喜欢鸡蛋方便面面包和火腿肠;又比如西施的泡面,虽然很多次在学校看到她妈的身影
西西楼很浪漫,溜出围栏(现在已经没有了)半夜一起去看流星雨,躺在草地上,终于和何苗一起看到一颗(虽然今年A座也看到一颗,但是不是半夜,西北西南那里围着的本科孩子已经冲淡了那份浪漫只剩下high),然后再爬壕沟冷到半死的回来睡觉;
西西楼很封闭,女生老不准进去,连老妈都拦住,SARS时期更是冷清
西西楼很开放,曾经有女生暑假在这里面一直住着,现在围栏去了更多couple在那里打羽毛球
西西楼很懒惰,冬天有暖气非常适合睡觉,早上晚期下午继续睡睡到人醒来不知道几点有点后怕
西西楼很腐败,常常抬回来一箱箱啤酒干掉,一个个生日都在宿舍吃蛋糕喝葡萄酒
西西楼很娱乐,魔兽星际战网不休,bt综艺娱乐不断,宿舍还有电视,甚至有人还唱KTV……
西西楼很恐怖,特别是听了鬼故事看了鬼片然后去上厕所的时候,或者衣服莫名其妙丢失在过道的晾衣架上面的时候

自从本科就幻想着住A座,到了A座三个人住,便利多了气氛没了,生活就转入了另一种阶段,所以现实老跟你说它跟想象长的不一样
四年下来,西西楼已经把我们折腾的不是进去的那个样子了(鸭梨同学说dark变化最大,tsing最小)

—————-期待的分割线———————-
各位同学快完成作业哦~
谢谢Andrew同学提供的照片,btw.比起现在的红色我真的喜欢蓝色,也谢谢你的邱老师课上还给我advertising~

pot luck 8 Dec.

读书真的是快乐的事情

Saturday, December 6th, 2008

library

看书真的是快乐的事情
看到书里面的reference从而打开一副新的局面
也是很快乐的事情

从一堆一堆的书架上面挑书是快乐的事情
跟本无意搜寻的书偶遇更是快乐的事情
拿到书在橘色的灯光下阅读也是快乐的事情

慢慢整理自己看的东西,写出个轮廓而不是只学不思
那也是很有满足感的快乐
从书上学到新的技术、找到共鸣、醍醐灌顶
岂不是快乐的事情

————————-第一次用分割线————————
其实以上都是自欺欺人,自我催眠
不过我要在这个月完成一个project,一个会议全文,一个会议摘要是事实,god bless me
PS. 我开始适应电子阅读了 谢谢UW的图书馆很好看的照片

solo

Thursday, December 4th, 2008

云

尽管浓云密布
尽管心负重担
尽管前路未知
但是 我仍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