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9th, 2008

有时候,徒有虚名

Saturday, November 29th, 2008

有时候,走在皑皑白雪上面,听着根本分不出歌词的专辑眼见着公交车从你眼前划过,下一个反应就是想在冰冷的半个小时里面看一集Boston Legal是不是好主意;

有时候,整个四楼办公室就我一个人,空调和排气扇的声音真实而又空洞,冷漠的后现代建筑方式看不到钢筋水泥而是遍布的管道线路插座;

有时候,路上偶遇的本地人、办事处一个公务员、超市的一个收银员,会给我一个大大的微笑因为我本来就一脸爱笑的样子;

有时候,我不停的刷着豆瓣叽歪reader和mininova,不错过任何一个可以cheer up和跟上时代的机会,会拽着稍微有空的朋友聊天电话说些插科打诨的话语不放,会一睡醒就上itouch查gmail、fring有没有留言,却发现自己手写输入想不起字而英文输入无法表达尖酸;

有时候,在lab里面我可以看着tutorial学编程for hours and hours因为这里静的只有去学习,或者看一个下午的英文把pdf用荧光笔画满,或者坐在舒服的马桶上面想怎么fill academic or technical gap;

有时候,会很有心情煮饭烧菜,砂锅里的汤铁锅里面的排骨和炒锅里面肉丝迸发的味道往往引roommate的口口称赞,我知道,人都爱称赞;魔羯的我知道我虽然还是不会滚刀切法和茄子的烧法,却能做到干净整洁迅速的做好一桌菜了,偶尔也弄弄烤箱做做蛋糕什么的

有时候,会在公交车上、在马路上、在实验室中一回眸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要不就像美剧中的角色,要不就像曾经出现在生活的谁谁谁,继而展开一段回忆的内心戏,寂寞就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

有时候,能从聊天博客中知道一些大家的近况,A君签了一个大公司要出国实习而他的本就艰辛的感情生活更加要经受考验了;B君为了男友南下面试终于得到工作和爱情;C君发了文章赢了比赛申了学校定了婚事终于要变成大男孩了;D君上课给学生放勇敢的心逛街又晕倒梦想着五周年大婚让我给她带一堆美洲货回去;E君的千回百转和女人心事我更是摸不着头脑;我们都应该上稀有动物名录,因为我们的生活从来不会按照同一个剧本演下去,终归会散落在天涯;

有时候,承诺、爱情、正直都徒有虚名,对于人性的恶和人性的善,我从来就抱持着过分相信的态度,也往往超越朋友的关心问些cross the line的问题,结果不是天堂就是地狱;也往往给第一印象太多权重影响我看人的公正态度;

有时候,暧昧很容易,结婚却很难;有时候,学习很容易,创新却很难。路还很长

snow

PS.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有点小资的文字了,我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情怀境界了,以前总爱做白日梦,走路的时候幻想武侠玄幻或者孤单的故事和对白,现在默认孤单的自言自语,虽然没空但是我还是写了。

下一篇应该写吃的,写写我会的,以及想学的,大家告诉我应该继续尝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