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8

Pedestrian around BNU

Sunday, February 24th, 2008

了《单车环岛日记》,所以我就绕着北师大绕了一圈,步行,确实不是简单的行程啊。
1. 选材太讨喜了,骑车环绕台湾

2. 路上形形色色的人超乎想象了,各种各样的故事使得这个半电影半纪录片的东西充实有料,各种各样的风俗语言会使得研究文化地理学的人疯狂,台湾全岛社会的一面面都有了。

3. 主角选的太好了,一个耳朵听不见的高大健康阳光大男孩,脸上永远洋溢着笑容和酒窝,有点悲情但又充满阳光。

4. 配角很抢戏,有些演员应该就是真人吧,本色演出,所以闪光。还有张惠妹那个妹妹,挺可爱,台湾原住民太可爱了。

5. 音乐很棒,胡德夫不愧其显赫的名声,当故事到最后他在海边唱起《太平洋的风》的时候,你的心都被俘获了,再加上一段段闪回的画面,情绪在这个时候被推向了极端。

6. 差的方面就不说了

元宵节

Friday, February 22nd, 2008

多亏tsing的公司发了好利来的元宵的兑换券,再加上大学的群里面使劲地分辩了一下元宵和汤圆的做饭和吃法,两者之间真的有很大的区别。然后我们就高兴地去听思那个家煮了元宵,巧克力和玉米味道的。金在还弄了传说中的可乐鸡翅,味道真的还不错,虽然入口比较咸,但是就是要味重才好吃。

元宵 巧克力和玉米味道

本来想让他们吃同一个的

me

Persepolis 我在伊朗占大

Monday, February 18th, 2008

战争题材不是我喜欢的,但是《我在伊朗长大》的原著漫画电影我都看过了,很有特色

1、伊朗话和英语有些词语是通的,就像韩语中很多中文用法,日文中很多英文用法
2、伊朗部分灰白的色调很有意思,配合漫画那种有点隐忍的压抑感觉
3、内容选取不好,既反映了人生的坎坷也映射了国家命运的崎岖
4、情感把握理智的基调,青春、战争、死亡,本来是很决绝和煽情的题材,由于那份理智的讲述,反倒更动人。作者的基调在于“人可以原谅、但绝不可以忘记”,很有成熟度的一句话。
5、异地情怀,因为我们在外读书、或多或少也有一点切身的homesick
6、启发性的语言,比如“只有当灾难还能承受的时候才会自怨自艾,一旦超越这个极限,忍受无法忍受的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一笑置之。”又比如“烈士的献身是向社会的静脉注入鲜血。”

对于中东,对于宗教,对于那里的形势,我还是不了解~ 但是,人性真的是相通的,推荐先看电影再看漫画,由浅阅读到深阅读

Simponize Myself

Monday, February 18th, 2008

辛普森家族是接触blog和美剧之后才知道的,确实比较好玩,去年的电影也很有趣

发现一个simponize me的网站,可以免费地把自己的头像制作成辛普森中的漫画人物,很有趣,simpson的fans可以尝试一下

simponize myselfbig head

Digital communication

Saturday, February 9th, 2008

每一次上路都很麻烦,因为要带上很多3C设备,而3C设备免不了的就是线,充电要线、听音乐要线、传输要线、上网要线(无线也要无线路由器),what a mess. 而这些线的只是把自己的生活搞成盘丝洞而不是把我们的生活联系起来。

为什么越是先进的连通设备,只是带来沟通的阻碍
为什么每次过年都收到千篇一律的短信,只是彼此改改发送者的名字
为什么有些话无法当面对话,而只能在IM后面垂帘听政
为什么在论坛在聊天室里面人们可以本性毕露

电子信号1和0本来没有感情,怎可能奢望它寄托很深的情感
网络本来就像毒品一样容易沉溺,怎可能一如初衷那样一个月不上网
人本来就是寂寞无聊的动物,哪知道最寂寞最无聊的人发明了PSP、GBA、PS、XBOX、Wii~~
残忍也本来就是动物的本性,所以语言的暴力才会在网上蔓延

但是,人终归还是要受到教化、接受socialize,这就产生了文明,也就产生了埋藏在真实背后的假面
我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感动,却吝啬它,虽然将它时常挂在嘴上
我们知道什么方式沟通无碍,却无视它,要知道贺卡和handwriting的力量

正是由于我们认为我们知道,我们才忽略了很多,我们才烂造了很多
如果,叫你一个人去月球载桂花树,你会想联系地球人吗
如果,叫你一个个去火星看看有没有水,你会第一个告诉谁你的发现
如果,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多alternative的方式联络,我们几个人会不会就

摆张桌子,捎上小酒,对月当歌,良宵畅谈~

聊人生话八卦

Tuesday, February 5th, 2008

这个题目好像有点大,如果你看不过去就直接忽略掉前半部分。记得曾经有个杂志叫《龙门阵》,很小开的那种,另一种感觉的《知音》,本来想用它作为题目,哪晓得同学会一个聊人生就把大家都打败了,所以我就只有“人生”一回。

回到成都,take a break,其实挺好的,可以retrospection一下,整理一下思绪,换成古人就是“日三省其身”,换成电影就是“重装上阵”。问自己几个问题真的比较好,特别是在如此浮躁的情况之下。

1.你准备好出国了吗?
没有,无论是心理上、身体上、思想上。基本上每个学校的研究生入学申请,都需要一份personal statement,虽然内容不尽相同,但是一般都会问到你的研究兴趣、在那里学习的期望和目标,甚至一份研究proposal。写这些的时候真有点疲惫,虽然好像我确实在过去一段时间做了很多事情体验了很多经历,但是要用另一种语言把这些用吸引人的方式写出来却是不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说其中的真诚、狗腿、比例、轻重的权衡把握了。虽然,连Cambridge这种牛校的老师都愿意做我的导师,但是转念冷静之后却觉得如果我去学河口三角洲工科的什么实在会把我困死在英国,所以我就放弃了。迄今为止不知道这算不算个好决定,但是起码它是冷静的决定。写PS的过程,回忆之后发现我终于可以把ArcGIS搞得有点有声有色的感觉了,终于可以绘声绘色地倒腾一下遥感影像,Stella也越来越顺手了,虽然看研究的眼光越来越critical。但是我还是不能独立,还是有点不注意细节,还是经常分神,还是不能清楚的认识what I want,所以写起来思路比较阻滞,这可能是教学制度的区别,也是其吸引我的地方。

关于身体上,我和程鸿已经约好下学期继续锻炼了,效果应该不错。为什么我心理上没有准备好出国呢,因为牵挂,因为思念。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

2.what you miss
以前我一直搞不清楚,miss到底表达的是失去还是怀念或者介于两者之间的某个状态。现在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厘清到底是哪一个,因为它们一样有一种揪心的力量,无力的深情。举个简单的例子,跟中学同学同学会的时候,吴迪说她不喜欢那种互损的场面,看起来很浅,但是我倒觉得很深。比如到了大学之后,大家都是陌生的人,你不敢跟别人开玩笑了,因为你不知道哪一句会cross the line,所以互损就不会有了,只有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才可以开心的互损,放声地会心地笑。为什么我们不谈一点深入的问题呢,比如你最近在研究什么,你最近忙什么,你最近感情生活还好吗什么一类的。其实我们可能都很想知道,但是我们却吝啬回答这些问题,因为我们害怕boring,怕无聊到别人,因为我们怕hurt,怕把自己的痛苦带给别人,因为我们太珍视那种可以随心所欲的感觉。

我从来就是一个很容易知道别人秘密的人(我也尽全力帮一些人保护一些秘密),很多身边的好朋友总喜欢把最隐私的一面展示在我面前,这个就是我最miss的吧,因为我很舍不得那种intimacy的感觉。我可以融入他/她的故事里面,一起感动或者伤悲(虽然有时候忍不住操控一下剧情发展)。到了国外,最困顿的事情可能就是少了那种亲密的感觉和朋友,有些东西是网络提供不了的,就像我选择背很重的书在或者上看也不会选择往PSP里面塞电子书一样。另外就是对身处困境的人同情心,我记得是从我妈那里继承的(我曾经被同学说像弥勒(因为贴头的卷发和大耳朵?)),比如我看电视,就最受不了亲情啊、友情啊、农村啊什么的故事,如果身边有让我动容的这种事情我都很希望自己出一份力(有些时候干扰到别人),这也是我miss的。我这里只特别对Queer朋友们(因为你们压力最大)说一句,我支持你们,be proud of yourself。

3.这学期要干什么
虽然上学期看起来已经忙到几乎荒芜其他很多事情(including blogging)的状态,但是这学期看起来更繁忙。2月,回去就有一个考试;
3月是申请月,CSC的国内申请部分;
4月是IEEE月,IGARSS的论文应该在那个时候也该做出一点眉目了,如果要IDL,我还真的应该早点开始真正入门学;
5月旅游月,我一直想多去一些地方,元宝的西安和tsing的华山,我真的想去(况且还有tsing新买的单反可以玩);
6月,这个月太恐怖了,有可能我要做一个“硕士的毕业答辩”,拐骗一个硕士文凭;
7月,Boston,我真的想去,西藏,甘孜阿坝我也期望你们欢迎我;
8月,慕尼黑,啤酒,纯正的黑啤酒我来了。

总体看来,下学期不知道要掉几层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