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Farewell Chengdu, a city remains memory

即将要返回北京了,下一次回来可能是鼠年的春节了,如果我伟大的计划成功,下一次之后回家更是一个泪落梨花的事情了。有这么一说,人一到一个新的地方,就喜欢开始思考,思考他所见所闻,离开北师这个我习惯的小环境之后,我在成都就老想,这两个城市是多么的不一样啊。

我不想用空洞的形容词写下这种感受,所以我选择很多人喜欢的方式,讲故事。

  • 这个城市在假期是空城
  • 之所以这样,肯定跟很多因素有关,简单的概括就是,成都是三个全国最佳旅游城市之一。往东有喀斯特,往北有九寨黄龙,往西有民族风情高原地貌和人文景观。很难得一个地方可以用如此丰富的地貌景观,从小,于我,只有大海可以说是神秘的。张艺谋说,成都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这是真的。享受生活真的应该在成都,《瞭望东方周刊》做的调查说成都是幸福程度最高的地方,而幸福是交通、住房、收入、开销、环境、教育等等因素综合的结果。《时代》撰文“Welcome to China’s China”介绍陌生的“成都”给西方读者。
    一到年终,大部分的成都人都去周边景点游玩去了,城市里除了商业街,整个就是空城。“归功”于气候变暖,我的同学亲戚今年春节就去看桃花了。还有的亲戚选择了柬埔寨这种出行路线,因为成都开通了直达的航班。其实这一现象跟北京也应该很像,但是原因不同。因为北京还是打工城市,它的空城不是由于旅游而是团聚。

  • 成都是很“妖艳儿”(注意是儿化音)
  • 这个是一个很难翻译的词,成都人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使得我都不知道应该写什么字对应,可能只有这个“妖”还押中一点点其中的意思。成都本来就出怪才,被形容成身上有一股妖气。而这个“妖要儿”大概可以体会成引领潮流+与众不同+麻烦难搞。“妖艳儿”这个词常常和“过场多”这个词一起出现,意思就是要求多,麻烦,用一个娱乐圈的名词就是“耍大牌”。很简单的例子,比如现在流行在屋里种花,那肯定报纸什么的就会告诉你什么花有什么特点,有什么作用,成都人就会现场去买几盘,并且仔细询问花对居住的“疗效”,抱着一定不要从众买大家都买得花,不用大家都用的花肥。乘坐在成都的公交车你就会看出,这是一个与北京完全不同的城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北京是由于其风沙严重还是审美保守,整个城市的颜色都偏灰色,大胆的颜色也只限于红黄。成都却不同,鹅黄的绒毛风衣、薰衣草色的短裙配紫色的马靴是今年冬天最in的搭配,烟熏妆更是风靡,你穿个暗淡的衣服参加同学还会被说“OUT(落伍)了吧”。这也是与北京反差很大的,北京的高校里面,特别是校风传统的北师大,化妆的人跟这边不化妆的人一样多,化妆水平也低到损害视力的程度。这就是成都的“妖艳儿”,唯一拥有两家LV专卖店的成都人的特权。

  • 成都的节奏很“巴适”
  • 其实我们这一辈成都人已经不是用巴适的了,这个词可能还是亦敌亦友的重庆崽儿用的比较多。成都人一般还是用“安逸”。我在成都的高中同学,接受了很好的教育,电子科大、西财、川大、华西这些名字,拿到全国都是知名的。毕业之后,总有那么一个工作,一个月~3000,对于租一个两室一厅才要700~800的城市来说,吃住都在家里,自己赚钱自己养活自己,存下来的钱都有~2000。生活花销的适中(与北京相比一般要打一个6~8折)和娱乐生活的丰富使得这个城市有很大的黏度,往往不是由于蜀道阻隔了出川之路。想象一下,如果在外面发展,要成为房奴、怕失去工作而不能供房维继生活。去年暑假回来,我发现成都比北京还凉快,北京竟然比成都还闷热,Urban Heat Island太强烈了。你如果要我说北京比成都差的地方,那自然环境恶劣、消费高、没有归属感、交通拥塞、传统保守一定值得诟弊,但其机会多、交流方便、各种行业聚集、文化底蕴深厚对于学习和研究又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套用一位已经转战川大的同学的话,年轻的时候不需要待在成都,但是老了成都就成了一个好的定居之处。
    之所以巴适,还在于成都人的“大方”,其实这个大方有显摆的成分。工作的同学在积极组织同学会,开口打车闭口全包了,搞得我们真的于心不好意思。用的数码设备也是一再翻新,手机起码也要个200w像素的拍照功能,相机传给我的照片都将近~3m/张(看起来就是单反,虽然那位女生不知道怎么用)。见过面家长里短八卦东西并不会有讨厌的感觉,这才叫Harmony吧

  • 成都在悄无声息地觉醒
  • 成都发展的理念跟很多城市不同,它不在于做大,而在于做强。他不在样样必备,而在于有其特色,他看好的旅游、IT这几张牌都有很好的优势。成都也处于全球化的洪流之中,此为天时;地处一二级阶梯过渡带,此得地利;“廉价”的体力和智力劳动者,又得人和。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不发展就奇怪了。每年回成都过年,成都都变得更漂亮,人也更Civilized,环城的大大小小水流沿岸治理之后都很漂亮,并且不用水泥做堤,注意治理时候的环境问题。天府广场更是焕然一新,地铁入口处还有喷泉和干冰喷。悄无声息的发展的城市,My Hometown,保留我珍贵记忆的城市,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在即将离开成都的时候写下这些,算对烽兄的中德差别的响应。我们这些土鳖,就只有自嘲的写写成都和北京的双城记。

By the way,敬请期待即将发布的照片,可以引证上面一些故事

Posted on February 27th, 2007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3)

呵呵,总结得太经典了。至于那个“妖要儿”,俺咨询了一哈娘亲一辈该咋个写,她们的意思是从“妖艳”儿化过来的。主要是说原来大家穿得都不咋滴三,偶尔有个比较妖艳的就喊成“臭妖艳儿”。。。呵呵,也不晓得是不是这个本意了。

February 27th, 2007 | Registered Commenter7葡萄

baiguanque017原来是这个哦
这次回来想起好多成都话,还有广耳石,弯脚杆

February 27th, 2007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