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My plentiful winter vacation

Tuesday, February 27th, 2007

new metro entrance in tianfu square
Metro Entrance in Tianfu Square in the center of Chengdu

LV in Chengdu
LV Franchised Store in Chengdu

邓婷婷 西财校花另一张
Beauty, at least one of the most beautiful classmate

这个寒假还算很丰富的,我可以在家“盗用”别人的无线网络上网,甚至和tsing传霹雳布袋戏和火影忍者看。还可以天天看Google Reader,我一直期待什么时候能在reader里面回复作者的blog post。

这个假期,我发现LOST是所有美剧里面英语最简单的(Friends都比它难),没有字幕的情况下是很容易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的。整个第二季至今虽然很拖沓,但是我就当锻炼听力听下来。看来我回去之后会再follow一部美剧了。《Queer As Folk》我把整个3季看完了,第4季也差不离了。这样又少了一部美剧。

电影方面,我终于鼓起勇气看了《杀死比尔》的两部,精彩绝伦,特别是第一部,绝没有冷场。导演对真实、血腥、卡通、武术之间的处理恰到好处,不过是B级片训练出来的高手。《冲出宁静号》(Serenity),如果是熟悉电影的人会说,又是B级片,作为小投资改编自电视剧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不过前5分钟和后面的25的精彩程度反差太多,致使很多人可能在前5分钟沉醉,30分钟退出。我还看了《红眼航班》(Red Eye),那个女主角还真的不错,跟《穿Prada的恶魔》有一拼(虽然不是一个Style),但是我很喜欢。国内我就只看过《男才女貌》,我只能说这部电影很年轻,很有着有些浪漫主义的爱情情怀。韩国的《不后悔》也还不错,比起王家卫和李安,他们还是太嫩了。虽然我还很想看《门徒》、《血钻》、《连航93号航班》、《博物馆惊魂夜》,但是资源有限,我又不敢开BT,况且还是别人的网络,所以我还是自觉一点。

书方面,进展很少,我就知道带回家的书我都不会怎么看,就看了《伶人往事》,章怡和的笔调虽然很有味道,但是有点太怀旧了,不过让我知道很多那个年代的事情。现在觉得,此书成为禁书是真的有原因的,我只能说,我们应该记住历史,但是我们还是应该move on,每一件事情都要move on。所以放弃了看《往事并不如烟》的打算。

晚会方面我还真的看了春晚,我觉得外部设备这次异常的差,灯光、摄影都差到谷底,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央视的调查(自己的公司调查自己?)还是那么高的赞誉,今年可谓bug最多的一次。当然最令我气愤的不是这个,而是关于Oscar的转播,从兴奋到期待到看了30分钟之后就没有兴致,整个晚会最好玩的很多部分都被央视给cut了。主持人Ellen作为lesbian,她很多关于同性恋、政治的搞笑的包袱都被删剪了,更不要说席琳的歌声,开场的短片了。我真的被和谐和诚信弄迷糊了。

聚会,我没有去最大的一场,甚至有上面这个校花这一场,抱憾啊。但是我去了其它两场,如果你想看看他们的照片,你可以看这个相册(还有上面那位美女的……还有其它很多)。

唯一跟地理有关的是,我认识了一位UCLA的香港研究生,我很高兴能与他进行交流。真的没有想到,我写Blog的初衷,认识Geographer或者说Geographic researcher终于实现了。

Farewell Chengdu, a city remains memory

Tuesday, February 27th, 2007

即将要返回北京了,下一次回来可能是鼠年的春节了,如果我伟大的计划成功,下一次之后回家更是一个泪落梨花的事情了。有这么一说,人一到一个新的地方,就喜欢开始思考,思考他所见所闻,离开北师这个我习惯的小环境之后,我在成都就老想,这两个城市是多么的不一样啊。

我不想用空洞的形容词写下这种感受,所以我选择很多人喜欢的方式,讲故事。

  • 这个城市在假期是空城
  • 之所以这样,肯定跟很多因素有关,简单的概括就是,成都是三个全国最佳旅游城市之一。往东有喀斯特,往北有九寨黄龙,往西有民族风情高原地貌和人文景观。很难得一个地方可以用如此丰富的地貌景观,从小,于我,只有大海可以说是神秘的。张艺谋说,成都是一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这是真的。享受生活真的应该在成都,《瞭望东方周刊》做的调查说成都是幸福程度最高的地方,而幸福是交通、住房、收入、开销、环境、教育等等因素综合的结果。《时代》撰文“Welcome to China’s China”介绍陌生的“成都”给西方读者。
    一到年终,大部分的成都人都去周边景点游玩去了,城市里除了商业街,整个就是空城。“归功”于气候变暖,我的同学亲戚今年春节就去看桃花了。还有的亲戚选择了柬埔寨这种出行路线,因为成都开通了直达的航班。其实这一现象跟北京也应该很像,但是原因不同。因为北京还是打工城市,它的空城不是由于旅游而是团聚。

  • 成都是很“妖艳儿”(注意是儿化音)
  • 这个是一个很难翻译的词,成都人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使得我都不知道应该写什么字对应,可能只有这个“妖”还押中一点点其中的意思。成都本来就出怪才,被形容成身上有一股妖气。而这个“妖要儿”大概可以体会成引领潮流+与众不同+麻烦难搞。“妖艳儿”这个词常常和“过场多”这个词一起出现,意思就是要求多,麻烦,用一个娱乐圈的名词就是“耍大牌”。很简单的例子,比如现在流行在屋里种花,那肯定报纸什么的就会告诉你什么花有什么特点,有什么作用,成都人就会现场去买几盘,并且仔细询问花对居住的“疗效”,抱着一定不要从众买大家都买得花,不用大家都用的花肥。乘坐在成都的公交车你就会看出,这是一个与北京完全不同的城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北京是由于其风沙严重还是审美保守,整个城市的颜色都偏灰色,大胆的颜色也只限于红黄。成都却不同,鹅黄的绒毛风衣、薰衣草色的短裙配紫色的马靴是今年冬天最in的搭配,烟熏妆更是风靡,你穿个暗淡的衣服参加同学还会被说“OUT(落伍)了吧”。这也是与北京反差很大的,北京的高校里面,特别是校风传统的北师大,化妆的人跟这边不化妆的人一样多,化妆水平也低到损害视力的程度。这就是成都的“妖艳儿”,唯一拥有两家LV专卖店的成都人的特权。

  • 成都的节奏很“巴适”
  • 其实我们这一辈成都人已经不是用巴适的了,这个词可能还是亦敌亦友的重庆崽儿用的比较多。成都人一般还是用“安逸”。我在成都的高中同学,接受了很好的教育,电子科大、西财、川大、华西这些名字,拿到全国都是知名的。毕业之后,总有那么一个工作,一个月~3000,对于租一个两室一厅才要700~800的城市来说,吃住都在家里,自己赚钱自己养活自己,存下来的钱都有~2000。生活花销的适中(与北京相比一般要打一个6~8折)和娱乐生活的丰富使得这个城市有很大的黏度,往往不是由于蜀道阻隔了出川之路。想象一下,如果在外面发展,要成为房奴、怕失去工作而不能供房维继生活。去年暑假回来,我发现成都比北京还凉快,北京竟然比成都还闷热,Urban Heat Island太强烈了。你如果要我说北京比成都差的地方,那自然环境恶劣、消费高、没有归属感、交通拥塞、传统保守一定值得诟弊,但其机会多、交流方便、各种行业聚集、文化底蕴深厚对于学习和研究又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套用一位已经转战川大的同学的话,年轻的时候不需要待在成都,但是老了成都就成了一个好的定居之处。
    之所以巴适,还在于成都人的“大方”,其实这个大方有显摆的成分。工作的同学在积极组织同学会,开口打车闭口全包了,搞得我们真的于心不好意思。用的数码设备也是一再翻新,手机起码也要个200w像素的拍照功能,相机传给我的照片都将近~3m/张(看起来就是单反,虽然那位女生不知道怎么用)。见过面家长里短八卦东西并不会有讨厌的感觉,这才叫Harmony吧

  • 成都在悄无声息地觉醒
  • 成都发展的理念跟很多城市不同,它不在于做大,而在于做强。他不在样样必备,而在于有其特色,他看好的旅游、IT这几张牌都有很好的优势。成都也处于全球化的洪流之中,此为天时;地处一二级阶梯过渡带,此得地利;“廉价”的体力和智力劳动者,又得人和。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不发展就奇怪了。每年回成都过年,成都都变得更漂亮,人也更Civilized,环城的大大小小水流沿岸治理之后都很漂亮,并且不用水泥做堤,注意治理时候的环境问题。天府广场更是焕然一新,地铁入口处还有喷泉和干冰喷。悄无声息的发展的城市,My Hometown,保留我珍贵记忆的城市,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在即将离开成都的时候写下这些,算对烽兄的中德差别的响应。我们这些土鳖,就只有自嘲的写写成都和北京的双城记。

By the way,敬请期待即将发布的照片,可以引证上面一些故事

Surfing internet by Wifi

Thursday, February 15th, 2007

回家之后上网好像很困难,我又实在不想折腾电话线上网这条路,哪知道
竟然家里搜索到了无线网络,虽然连接的时候说不安全,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上去敲下这些话
谢谢附近楼里的可爱的人开着无线网络,尽量多开哦

by thy way,回家不停在吃,不知道回来之后会有多胖,请称呼我胖子鼓励我减肥。

当归

Sunday, February 11th, 2007

终于,搞定了95%以上的事情了。
全身都放松下来的感觉,连回想一下的精力都没有了。
所以,我就瘫在这里写下这篇blog,吃了点龙眼、还有开始变黑的香蕉。顺带一说,龙眼有很大一股酒味。

我要回家啦,在北京的街头都看见卖鞭炮的了。更不要说这几天听到的鞭炮声。奇怪的是家里的温度竟然比北京还低了。

一年没有回家了,我也要融入那股大迁移的洪流了。

祝愿各位一路顺风。让我消失半个月吧。

逸事一则

Thursday, February 8th, 2007

看见一个很好玩的关于论文的文章,名字叫《最牛的论文》,幸好我离毕业论文还早…

作者:圣斗士

1.最牛博士论文答辩就是答辩人一直在挑战答辩委员会成员,直到问得这些教授们紧张到恍惚以为自己才是答辩人。

实例:萨缪尔森的博士论文答辩结束后,答辩委员会成员之一的熊彼特(上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之一)转过头去问另一位成员里昂剔夫(诺奖得主):“瓦西里,我们通过了么?”

2. 最牛投稿论文就是让编辑满世界都找不到一个能看懂这篇论文的匿名审稿人,最后只能发表,根本不需要修改的。

实例:SIMS1971年发表在《数理统计年鉴》上的论文《无穷维参数空间中的分布滞后估计》。SIMS写完这篇论文后没投经济学杂志,因为他显然知道没人看的懂。于是投给了最牛B的数理统计杂志,结果编辑死活找不到审稿人,最后好不容易凑合拉来一个,审稿报告是这么写的:“我真的不明白这篇论文在说什么,但是我检验了其中的几个定理,好像是对的。所以我猜应该发表。”

3. 最牛B的论文没必要长篇大论,千把字足以。实例:德布罗意是个花花公子贵族,本科是历史学专的,后来实在闲着无聊去读了5年博士,最后交的博士论文是一页纸,还涉嫌“抄袭”。

答辩委员会气的都不想让他答辩。他的导师、著名物理学家朗之万感到很没面子,自己学生毕业不了真是耻辱,于是他鼓动了爱因斯坦一起帮着求情:让这小子过了吧,他老爸是法国内政部长,咱惹不起。那篇“垃圾”论文后来被薛定谔看到了,薛定谔看着这页论文苦思冥想了1个月,发表了量子力学里最重要的理论之一的薛定谔方程,薛定谔猫也成为最有趣的一只猫。

德布罗意因这篇论文说阐述的观点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薛定谔凭借德布罗意的这篇论文对量子力学作出了杰出贡献,从一名普通而不得志的讲师一跃成为了一名伟大的科学家并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可以说,一篇1页纸的博士论文成就2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可谓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由此看来,最牛b的论文不必象张五常那样连载,

一页A4的纸足以。不过我想德布罗意要是在中国读博士就惨了,论文因为字数太少,根本连答辩的资格济挥小不得不说两句:德布罗意幼年即失去双亲,被他的哥哥莫里斯公爵(也是一名杰出的物理学家)一手养大的,在他1924年的著名博士论文之前一年,德布罗意就已连续发表三篇论文提出物质波的猜想,至于博士论文是几页纸,这个我还没考证过。

关于薛定谔:薛定谔多才多艺,会4种语言,出过诗集。另外他于1944年出版的《生命是什么》,吸引了一大批物理学家转向生物学研究。其中包括后来双螺旋的发现者沃森和克里克。所以说,这帮牛人并不一定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传奇,也不能把其成功单纯的归结为偶然的因素。正所谓:牛者恒牛。

昨天才看见创作共用协议(CC)里面说转载也要先征得同意,今天就….

Living under Globalization

Sunday, February 4th, 2007

IPCC在绚烂的巴黎召开大会,新的报告,结果是人类活动为全球变暖的贡献被真正意义上证实,内容虽然不是出乎意料,不过也可以沉重打击一下Bush政府(不过他老人家好像无暇焦虑这种事情)。


Figure 1. The predicted temperature rise by 2100 is between 1.8 and 4.0°C. This is based on models representing a variety of emissions scenarios and an uncertainty of one standard deviation (grey shading). The orange line is a model where greenhouse gas concentrations were held constant at year 2000 values (Graphic: IPCC)Enlarge


Figure 2. Precipitation is predicted to rise markedly at high latitudes and drop significantly in the tropics. The figure shows the predicted change in precipitation (in percent) in the decade 2090 to 2099, compared to the period 1980 to1999. Precipitation for December to February is on the left and for June to August on the right. In the coloured areas more than 90% of the models agree precipitation will increase or decrease. In the white areas, less than 66% of the models agreed.Enlarge

我们真正生活在全球化只下了吗?还是生活在其伪善的面具下面。

我们好像很能跟上世界的潮流。我每周二从P2P上下载”Prison Break”,并且一直在犹豫看不看LOST和Hero;我每天看”康熙来了”,然后挑选有兴趣的台湾综艺节目和世界上的颁奖典礼;我看日本动画火影、柯南、海贼王、死亡日记;我还每周Follow台湾的霹雳布袋戏”霹雳皇龙纪”,不过现在韩国的节目太少了,我只能继续跟Xman了。

高中同学Happy地告诉我成都开IKEA了,看来欧洲人也不放过我们了,听说成都的IKEA生意火爆,对于就是喜欢显摆的成都人,IKEA真是好去处。回头看看各大行业,零售业里面有沃尔玛、家乐福;餐饮业有个不用说,KFC和McDonald已经是很Common的快餐店了;制造业大家都知道德国的东西好;电子产业谁都知道笔记本买Mac、IBM,手机买Nokia(翻译过来就叫不会战死),照相录像买Canon、Nikon。

看看学术界,学校的985计划,学生只要文章接受,出国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事情。IGRASS在巴塞罗那、IIASA在意大利的那块儿、邻国日本就是神户大阪京都经常开会、LUCC/IGBP/IHDP/ESSP更是满世界飞。看看日程安排,看看发言的题目,不是International,都至少是Regional,我们真的生活在全球化之中。

但是,我们改变了吗?80年的我们,有更高效的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但是我们又更自私自利,我们一边享受全球化,一边又想引领全球化,还一边不愿做出一些贡献。哎,世界就在矛盾冲突中前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