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为了忘却的纪念

Saturday, October 28th, 2006

这是我在北师迄今为止参加的最好的讲座,或许换一句说,最大型的Seminar。现场超级的火爆。

与会嘉宾(从左到右)是为了鲁迅逝世70周年而来,分别是作家摩罗、北师的教授钱振刚、北大的教授钱理群、画家陈丹青。每个人对鲁迅这个话题发表了一段讲话。

钱理群先生太深奥,对于还是理科的我有点困难;钱振刚先生说研究表明,鲁迅是中产阶级(根据他的收入计算的),这点比较好玩;摩罗先生就更进一步,就精英、公共知识分子进行了演讲,对处于尴尬境地的精英鲁迅怎么对待处于草根的小说中的人物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很有新意,去看看他的blog也是不错的选择(没有想到中关村文学青年tsing竟然还对他的书念念不忘)。最后也就是我相信最有fans缘的陈丹青先生,《退步集》、《西藏组画》和对现行教育制度的不满使得他早已名满全国,现场的演讲也幽默诙谐而又充满智慧的火花,陈先生以“鲁迅是谁”为题进行阐述,从鲁迅的不可还原的原因娓娓道来,引出我们对于自己的认识,是一个很喜欢用另一种眼光看生活的人。

之后,就是异常精彩的互动时间,甚至出现了嘉宾允许延长提问时间、观众们互相抢答的盛况。
提问集中在精英与草根之间的关系处理、现在我们有没有信仰以及该信仰什么,特别突出的就是师范院校学生对于应该怎么在90后的面前展现鲁迅这个问题上的疑虑。有点稚嫩、有点尖刻、有的深刻、确实有许多智慧的火花。但是,对于现在的我们这一代的自以为是、说话缺乏逻辑性和重点不突出,肯定让很多听讲座的人如坠云雾袅绕之幻境。

鲁迅的年代过去了,我们现在的生活还在继续。可能中国现代文学死了,可能我们获得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谁,可能我们开始遗忘鲁迅,但是世界照常在转动,活在当下。

PS.新郎的博客提供了陈丹青先生摩罗先生的blog。

兔子打鼓人生耗电

Friday, October 27th, 2006

最近是诺贝尔狂热分子,为了看看土耳其人的实力,买了文学奖的《我的名字叫红》,加上不久之前买的《穷人的银行家》(当然没有想到是和平奖得主,只是冲着三联的牌子),手头上在follow的书有两本都是诺贝尔主题的了。

再加上蔡康永的《LA流浪记》(两天看完了),整个一个忙碌。看蔡康永年轻时候的照片,觉得还是可以去假装参加明星脸。

最近很忙碌,但是好像找到了一点点重心,NDVI检测植被变化的综述、IDL程序语言的学习、下周的ESSP年会的Poster、还有SPOT-VGT图像的处理、还有不久之后的CA、GA、DT、SVM……

最近短信老收到老同学的,一个是以静在双流机场的飞行员同桌,一个是西政的胃病同学,真高兴都还能想到我。老姐携姐夫从加拿大回来了,先回成都、再来北京,等于双方家里都回了,周六的飞机,终于可以看看poster doctor couple了。以后一定要他们帮我寄原版教材回来,hohohoho~~~~~

最近我还好,谢谢好多八卦的同学关心。PS.在小明同学帮助下,个人主页完美出炉,请点击ABOUT收看

兔子打鼓人生耗电,回忆才是人生的电池(by康永)

喜筵

Monday, October 9th, 2006

第一次,真正是我的朋友结婚,宿舍的好友,喜结连理加上新婚的发福,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

但是,十一却被我荒废了,严重一点,我已经浮躁到历史最高点了

喝酒喝莽了之后,新郎说:

1.你把自己隐藏得太深了;

2.你不容易表示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人是一面镜子照亮自己,从不久之前,我就对自己松懈了,迷失了方向。鲜花和掌声应该给人的是不断奋进的动力,许多许多正在发生的事实都开始证明,前浪必定死在沙滩上。

Photos sharing pro account

Monday, October 2nd, 2006

tsing用我的相机拍了他家,推荐了一个ZooomrPro帐号

我也试用一下,使用的图片是小明做的,期待未来的个人主页。

hedgehog

单向街书店西海店

Monday, October 2nd, 2006

自认为做项目的时候对于什刹海已经比较熟悉了,但是还是寻找了半天才找到单向街书店,书店的大门很巧妙的运用了竹子做了围墙,一种精巧软化的围墙,还透着中国古代建筑屏风和风水的味道,有点犹抱琵琶的感觉。

总体感觉不是那么好,也不是那么不好,有特色,但是如果作为书店,还显得有点小气,特别是书的数量,挺多算一个沙龙,加上举办的活动,更像沙龙了。

onewaystreet book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