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深圳,世界之窗

今晚八点的飞机
深圳,我来了;
派比安,我追随你来了
拔地而起的城市,人的力量
我来了

Posted on August 4th, 2006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Travel | 旅行艺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7)

你来深圳是渡假还是为学习/工干?

很久没出门玩了,对上一次是四年前去台北,原为了写一本游记,后来因种种意外而搁置了,只写了这一篇小文,现送给你当作一个对旅行,all those good old days…的怀念。

它的灵感来自李白的[宣州谢朓楼践别校书叔云]:

弃我去者 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 今日之日多烦忧
长风万里送秋雁 对此可以酣高楼
蓬来文章建安骨 中间小谢又清发
俱怀逸兴壮志飞 欲上青天揽明月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 明朝散发弄扁舟

西门町的生日

昨日之日不可留?那可不可以回到昨晚的夜空?

在爸爸节(八月八日) 的晚上,一颗心错落在西门町的街头,游目四顾,寻找偶遇她的可能,可是,奇迹始终没有出现… 只恨我的粗心大意…

行啊,行!不经意的跑到了西门町较暗的角落,只见路旁已没甚么行人。

假若她俏丽的身影在此,准可在三四十米内,一眼认出!

走啊,走!但是,不知道是否承受得了突然遇到她的惊喜!

即使鼻上的近视镜度数不大准确,可是那特别的,不可名状的第六感,使我数次在香港的街头「寻」到她。当时,她刚从英国回来渡暑假。

但身在台北,我没有那份信心,也失去了那种能力。

昨夜,还在和她通电话,细听她半日来在旅途上的苦乐… …更相约今夜在西门町共渡一个夜晚,庆祝我的生日她并未忘记,顺道细诉旧雨新知的趣事。

「波鞋男」陪我走了半夜,口上没半点怨言,只是肚子在叫苦而已。

唯有,先到对街不远处的寿司店吃个饭。

然后,再凄凄清清的寻寻觅觅那人。

因为将近关店,店内没甚么客人。店长客气的接待了我们,可是其它的店员面色和我一般,不大友善之余,而且带点沮丧。

不知是一夜奔波之故,还是心里想着看某处的某人… …

「呀!」一不一心,竟用手去按放绿茶的热水制。

四下店员的心想甚么?我不知道,只知我刚刚在想她,想得入神,用手代替杯子去接滚热的绿茶,「波鞋男」连忙给我送上纸巾清理,再去抹干枱上的茶渍,店员也走近给我们清理。

「咦!」

这店员不就是她吗?想不到啊!

定神的看了不知多久

「波鞋男」叫我吃鲑鱼寿司时,才惊觉,这店员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台北女孩,就像我在那美好的中学时初认识的她。

难道,今夜始终没缘?

店员开始整理店子,预备关门,只待我俩付账,耳听着软绵绵的国语,眼不知怎的有点想流泪。

想是… …WASHABI下得太多的缘故。

吃了不知多久后,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波鞋男」,竟叫了那女店员过来拍照,顺道让我也拍一两张… …

不知该做甚么表情?或是如何做表情?

那复杂的思绪,是昨夜星晨?是机场送别?是中学生活?是甚么?

不知甚么是甚么之时,

「咳」

已给他拍下来了。

胡里胡涂的付帐,不知吃了甚么,也不知饱了没有。只知今夜不想离开西门町

只因不知道怎的失去了她的电话号码,再也找不上她… …

不,一定会再见到的… …

走回大街,穿过戏院附近,大型电影广告之下,是双双对对的恋人。

不知是谁的双脚先走,我俩不知怎的行进了诚品书店。

店内的灯光很清,很亮。徘徊了一个圈子,眼内不知怎的是一片模糊的。

手没拈书的心情,脚不由自主的走得很快。不消片刻已把商场及书店,都完完全全的望过了,只觉空空洞洞的,没有甚么人,有些失望。

转过两个街口后,还在营业的,只剩下很多很多的便利店和咖啡店。

忽然,有钻进看看的念头。

在一间又一间的便利店穿梭,不消一会已是满身汗水。「波鞋男」的情况比我更坏,想是刚才吃茶不多吧!

他说要到对街的「酷斯拉」喝东西,降降温。

酷?正是我现在所需的… …但是,心,有可能酷下来吗?

行近,才知道「酷斯拉」,是那条日本大恐龙。

「酷斯拉」的位子全是秋千来的,不少客人在地铺内荡漾。

我不想见人,所以要跑到楼上。选了一张靠窗的枱子。

侍应送上有点残旧的菜单,选了一杯「狮子座」,「波鞋男」要的是青苹果泡沫茶。

秋千轻飘飘的荡着,心情也随之而跌荡有至似的。

「狮子座」是一杯很大,约一升半的玫瑰花茶我想,如果没有可送花的人,把花当作茶喝掉也好,入心入肺,化为身体的一部份… …

咬着饮管,撩动杯底的花瓢,细味着玫瑰的苦涩,是激情随时光的消逝… …

窗子旁有座装了水的灯饰,透明的,会发出不同的颜色,灯光伴随不断升上来的气泡,转过不停。

水中彷佛有一两条塑料的,薄薄的鱼在浮游,漂漂荡荡,不知何去?何从?

窗外清凉的街道,行人很少。

咖啡馆露天座上,坐着三三两两知己良朋。或是,红男绿女,一夜风流?

「咯!咯!」

饮完了吗?只剩下满口玫瑰花香,却没她去倾吐;

半肚思慕苦水,唯有回家再说。

August 5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Bunny

在深圳的第一天就来踩一脚

August 5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不是要踩你一腳哪!

只因你身在深圳,我在香港,一水之隔而已,有些心熱,哈哈,請見怪不怪!

派比溫的確利害,我住的地方風速約60-70km,連的頭上的漁夫帽也gone with the wind!

小時喜歡念地理,偏向人文地理那邊的,最愛的是像National Geographic那些不同城市,地區及文化的專題報導,世界上各式各樣的人文歷史,所以有點羨慕你現在的工作/功課!

只不過現在念了電影這科,說話,寫文章,總愛風花雪月一番吧了!

那年還去了南韓,寫了另一篇遊記:

韓國的冬天

在雪岳山彎彎曲曲的公路上走了個多小時,耳裡聽著導遊Charles訴說數月前北韓間諜在此間的十多日血戰,是來韓國三天以來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寒氣。車內雖有暖氣,車外在下著微雪,眼內看到的軍事佈置,雖不至於五步一岡,十步一哨,但也差不了多少,身置Charles口中那山中追逐戰的戰場上,心中不其然起了寒意。

雪岳山附近的東海發現了一艘北韓間諜潛艇,潛艇壞了,身有機密的間諜不能從海路回去,於是艇上十多名船員全給他們在後腦上開槍處決,以免洩密。八名間諜從雪岳山逃返北韓,圍捕的士兵中有十多人給間諜打死了,也打死了五名間諜,還是給餘下三人逃返北韓。

兩旁公路的積雪中,彷彿帶著士兵的間諜的血漬似的。聽著聽著已身處於洛山寺了。洛山寺是一名七世紀的將軍建的,他在晚年悔疚雙手染滿鮮血,於是來到這東海之濱的懸崖上跳海,卻給觀音救回,於是將軍從此在懸崖上立地成僧,設寺修行。寺上的望海觀音,正是紀念觀音將軍的救世命之恩,亦為韓國的人民祈福,若將軍再世,我想他會觀音改作北望那兄弟之邦,以求早日消洱淚氣,重收舊好。

從寺上下來我們前往束草,沿路看到很多教堂,Charles說韓國的人民全都有宗教信仰,而大多數人信教,是因為戰爭的緣故:韓戰之後,外國救緩組織在教堂派發糧食及其它救緩物資。韓國人因而對教會起了極大的好感,久而久之,他們聽教會的講道多了,全國竟然有七成半的人民信奉了天主教,其餘兩成信奉孔教及佛教,Charles自己是個佛教徒,怪不得他剛才在寺中特別「正經」。

走到束草的海邊,除了海水的氣味,你還會嗅到陣陣咖啡香,因為束草人在海邊開滿了咖啡店,各式其式的都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些船型的咖啡店,店主把整艘船在陸上架起來改裝成為咖啡室。

冬天的海邊理應沒什麼人的,但現在卻有很多人在看海,Charles說他們當中有很多是失戀的人,自己一人從城市驅車前來,到海灘或咖啡店看海散心,看過夠了,把悲傷忘掉,才回到城市重新做人—韓國人是不願在人前軟弱的。Charles笑說,其中有些人更在海邊找到同病相憐的新戀人,相相提早離開。另外很多是慕名尋找《籃色生死戀》及《白蘭》等電影中的著名場景而來的東南亞遊客,一大顆兒的在海邊回味戲中的浪漫情節。

我發現沙灘的四周圍著鐵絲網,Charles說這是用來防止北韓人偷渡上岸用的,鐵絲網下排了整齊的石塊,若在檢查時石塊亂了,當局就能發現有偷渡者上岸。束草因為這些人的到來,因而瀰漫著一片浪漫而傷感的氣氛,我想鐵絲網分隔著的南北韓,彷如是鬧翻了的情人,冷戰了半個世紀,談著一段未完的籃色生死戀。

August 6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Bunny

谢谢您的游记,我都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回来只是抽时间上一下网
回去之后一定仔细拜读

August 6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我去深圳是学院的项目需要这边的数据,我们过来帮忙做一点野外工作
旅游其实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很多人说自己喜欢自然,其实都是畏惧自然,在自然中找寻人的影子,要不怎么都喜欢弄些“人文”景点。所以旅游的体味也很难用文字描述,写多了是强说愁,写少了不达意。
我们看起来是一个旅游的专业,好像漫天跑,但是和旅游还是有差别的,可能心态上有点旅游的成分吧。
今天在跟一朋友聊天说到在我blog上面留言最多的您,我们还开玩笑要不要请你来深圳见一面,呵呵

August 6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哈哈,很多留言吗?是很长的留言吧!这些文章、文字本是大学时的写作功课,难免生涩,请谅!

因成绩不好,念了九年中学,才升上大学,其间,除中、英、数外,主要念商业、经济、会计、地理、中史等等,还有一科通识教育,分两单元学习︰人际关系、环境教育。

环境教育的内容包括︰能源问题、城市规划、生态保育、环保道德等等,这科是没有教科书的,要自己找东西、话题学习,上课形式跟大学的导修课一样,因此大大扩充/补充了原来的人文地理,人文历史兴趣!

这两三年,墨水被电影课程吸干,已不大能随心所欲的写作,看到你们国内的大学生,那对知识/智识的热忱,不禁想再写些字,算是一起学习好了,毕竟人生在世,遇到真心喜欢读书的人,总是值得高兴的,所以文字写得不象样,请勿见怪!

August 7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Bunny

很高兴你愿意在这里留下你的墨宝,我们的环境教育就没有那么开放了,感觉香港的教育比较注重实际操作的学习,真的学以致用,这边有点象牙塔的感觉,现在大陆很多高考成绩好的人都开始去香港读大学,商科很热门。

如果知道要来深圳,应该办个证件来香港一趟啊,迪斯尼乐园!!

August 7th, 2006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