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1st, 2006

还说图书馆

Wednesday, March 1st, 2006

这个学期有那么一门课叫“地理文献阅读与写作”,同时面临自己的毕业论文,所以免不了相关论文,所以一个好的搜索引擎是,除了专业的各种学术搜索引擎以外,还说到了Google Scholar副标题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Stan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它搜索的好处在于能按照相关度排序显示,并且几乎把所有可能性都囊括其中。还有的优点,就是能够看到被引用的次数,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文献的重要程度;同时由于它巨大的关系网,所以甚至你可以通过它直接与大英图书馆链接(BL Direct)。非常强大的高级搜索内容能很好的满足要求。

百度在这方面做的努力就远远不够了,只有一个百度国学还想与之一拼,但是google对于图书馆书籍的照片翻印并且发布在网上的消息更为震撼,早已不是跟风的国内网络能及得上的。

但是对于这种半路出家的家伙,仍然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不能显示相关文献,不能保证一定能够下载到原文,确实非常令人气馁。这就像去师大图书馆的感觉——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往往你在网上检索到一本书,恭敬地抄下索书号,仔细地检查了它所隐藏的阅览室,但是到那里之后,只会发现这个号码+1或者-1的书都在,但是唯独它消失了;或者就是它已经不成书形,你连拎起它都怕它太柔弱而不能用。这都还算好,最郁闷的还是,高兴的发现一本自己12万分想看的书,但是它要么处于漫长无期的编目中、要不就是处于早就应该归还但还是没有的外借状态,或者就是在某个特殊要求才能进去的分馆(如果那个分馆在珠海,你连请同学帮忙的可能性都没有)。况且还有一些分馆(比如地学资料馆),还只对研究生外借,跟百年师大百年地理学的气质不搭调(同时不搭调的就是“地理学思想史”这一门课竟然在大四开)。

当然,很多人对于古旧的图书馆有别样的好感,我也有。比如常常看见某个留学回来的人提起哈佛牛津的图书馆,那股书卷气质就是直冲云霄,好像可以从里面淘到宝物一样。但是看看我们国家最大的国图,曾经因为项目去借书,整栋大楼七拐八弯,进去之后已经如坠云霄,不知所踪,况且往往还会出现你在找的阅览室号码消失的状况,感觉就像《哈利·波特》的有求必应屋,全看人品问题。或者你要找的阅览室根本不在那天开放,所以大老远去了也是白去。复印的价格才恐怖,一副要此发财的感觉……

幸运的是,中国还有几个书院,我没有去过,听说那里环境幽静,书香扑鼻,觉得不会有这里的进入医院的感觉,所以还对图书馆抱有那么一点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