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30th, 2005

地理学大师(2)许靖华

Friday, December 30th, 2005

许靖华在科学界有“许旋风”的称号,就是说他言语坦率、敢于挑战、善于雄辩。
20世纪60年代,许靖华参加联合国深海钻探计划,后来成为地中海深海钻探研究第十三支远征队的首席科学家。
在深海钻探的基础上,他提出了地中海原来是荒漠的惊人发现。984年,他出版《古海荒漠》不仅生动描述当时的考察情况,也提出更新的论证。

同年,他获得伦敦地质学会授予的乌拉斯坦勋章,地质界的诺贝尔奖章!

1986年,许靖华出版《大灭绝》一书,在西方引起巨大凡响,在这本书中他提出地球演进史上的“灾变说”,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出质疑。此书使他成为科学界广受争议的人,在各处都要和别人进行雄辩。

也正是这一年,他当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和第三世界科学院外籍院士。更多的荣誉不用复加了。

在去年担任地大客座教授,接受访问时谈及100亿解决滇池污染问题的方法:地质学家许靖华:我希望来一次拯救地球的运动

国内所谓的学术监督人士方舟子跳出来,就其“灭绝说”提出反质疑再为达尔文辩护——评许靖华的《大灭绝》。对于方舟子这个人物,学术界确实需要监督,但是并不是有一两次纠出错误就可以认为他说的话都是真理,况且为什么一个人在那么多领域打假,真可谓博学多才,学术界不是娱乐界,不是靠炒新闻这种方式来315吧!自《古海荒漠》后,许靖华不再写科普书,他想传达的“我们这些科学家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人,也许并不算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我们是个快乐的、偶尔争论不休的大家庭,我们远离现实疯狂世界,好像活在大沙漠的小小绿洲一样”再写下去也会有娱乐八卦的嫌疑,这个话题打住。

重点在于大师的经历,辗转几地的求学经历,起起伏伏的人生经历,坎坷伤怀的爱情经历,阅历丰富的人文积淀,一步一步成为地质学大师,成为敢作敢言大胆鲜活的大师,所以才会有旋风的称号。读完他的自传(迄今第一本,后两本有计划还没有写),发现有很多很好玩的事情:

  • 1.不喜欢地理学的地质学大师
  • 由于想得诺贝尔而不喜欢地质想学物理,经历了无数次换专业的企图和算计之后都没有成功;

  • 2.与国民党的暧昧关系
  • 想知道的是同是地理学研究,共产党的姐夫任美锷先生与他有什么关系;

  • 3.爱情旅途的坎坷
  • 可以说命泛桃花,无数次的恋爱经历,以及为了爱情放弃一些的事业却失而复得;

  • 4.不是选择出名的大学教课
  • 要学校以他为荣而不是学校成就自己

  • 5.糗事频出真实的记录历史
  • 写自传的目的不是树碑立传,用译者的话“除了人生的风光的一面,也有落魄的一面;除了合乎道德的层面,也有违背道德的层面;除了积极光明的园地,也有消极黑暗的角落”…

最后,大师不是一天炼成的,我们的教育也不是要每个人都成为大师,做一个懂得生活的人可能更适合更多的人,最重要是你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