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文化就是那一块逃避的遮羞布

Dairy of Nobody:
作者:
乔治・格罗史密斯(George Grossmith, 1847-1912),幽默小品(短剧)和歌曲的创作者、表演者与演唱者,当时有名的多伊利・卡特剧团的台柱,是杰出的喜剧天才,著有自传《大众小丑》。
威登・格罗史密斯(Weedon Grossmith,1854-1919),乔治的弟弟,剧作家、画家和大众喜剧演员;他不仅与哥哥乔治共同写作了“日记”,还为本书画了插图。
译者: 孙仲旭
文化生活译丛
出版年: 2005-3-1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首先疑惑我的是这本书的名字应该怎么翻译,很聪明的,叫做《小人物日记》,nobody意味着我们身边的everyone,好的开始往往是成功的一半,一个吸引人的标题就会吸引一大部分读者;再者如果是内容再涉新猎奇一点,那就向畅销的路上跨了一大步,我相信日记这种文体肯定会有一个固定的读者圈,就像书信札记也会有很大的受众一样;最后是幽默,这简直就是谋杀读者钞票的一大利器,如果文章内容轻松幽默往往在来点儿笑中带泪抑或发人深省,那可就是在读者和评论者之间达到了通杀。很幸运或者说很不幸,它三者都有……

具体谈一点内容,序言中说“自从日记出版后,老普(日记主角)成了英国的名人,他的名字Pooter进入了日常英语,还派生了pooterish一词,用来指某一类在郊区生活的古板守旧的中产人士”钱钟书先生论此书“叹为奇作”,“惊其设想之巧”,认为“世间真实情事皆不能出其范围”。日记是老普(Pooter)先生日常生活琐事的记录,从失败地油漆浴缸(竟然会有人把浴缸漆成红色洗澡的时候变成红猪了),到蹩脚地讲一些词语上面的冷笑话(其实蛮不好笑);从
参加宴会的糗事,到与成年的儿子之间关于工作和婚姻之间的冲突,看起来很杂乱,其实很生活化,读起来有英国文学的亲切可爱。

说到生活化,日记真的反映维多利亚时代的社会风貌,一边阅读,一边想起狄更斯,阿加莎·克里斯蒂对于英国风貌的刻画,对于人性的刻画,用一个感叹句,真是一部优美的英伦风情画。同时还为维多利亚年代的失逝埋下了伏笔,也就是用父子之间为人处世的巨大反差。

维多利亚时代人物的僵直古板好像一个人性的影子一直在那里飘动,哪怕到了现在,人心中人还是有这些坚持,或者说是一种虚荣的虚妄。为了面子,为了名声,为了地位,我们都在修饰一种东西。在中国有个词很好,就是门面,卖东西的就要有好的门面才会有买主。一个7-11的连锁商店看起来服务和商品就比路边兜售杂货的好很多。当我们做人的时候,我们也时时刻刻关注装饰自己的外形,整饰自己的内涵,参加宴会的时候着礼服,注意每一个餐桌礼仪。在社会中往往期待得到别人他人的重视和尊重。Nobody就是一种隐喻,我们身边充斥着虚荣的自己和虚荣的每一个人。日记成了一面镜子,看着书中人,想着书外己,掩卷含笑。

最后,看完了书,却更疑问:做不做小人物是一个难题?
小人物固然看起来愚蠢,但是社会存在需要的就是千万的小人物,大人物固然看起来志趣高,但是他们好像永远也无法摆脱自己人性的“小人物”一面。这可能就是段一孚先生的逃避主义的内容,文化就是那一个逃避的遮羞布。

PS:最近购书有宫部美幸[日]的《模仿犯》、亨利・詹姆斯[美]的《英国风情》《法国掠影》

Posted on December 7th, 2005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Bookshelf | 书山有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4)

做不做小人物不是个人能完全掌握的,大人物也如此。

December 8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darktemplar

时事造英雄,英雄需要一大堆人陪衬,有道理!

December 8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我居然没有半途而废两个小时就看完了 钱钟书先生推荐的果然不错滴baiguanque023

December 9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cress

连自认为自己那么牛掰的韩寒同学都崇拜钱钟书先生,当然钱先生就是牛掰的鼻祖之一啦
更重要的,他的恋情还是那么扑朔迷离!

December 9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