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8th, 2005

年华似水

Friday, October 28th, 2005

不久之前,blogsphere流行回答普鲁斯特问卷

注释:关于普鲁斯特问卷:著名的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

因《追忆逝水年华》闻名的大作家Marcel·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由于其13和20岁时对于问卷的答案差距很大,引起人们对于成长的关注),并在当年的巴黎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

如今,VanityFair(《名利场》)杂志每期封底都有普鲁斯特问卷的专栏。

但是真正完全欣赏过普鲁斯特卷帙浩繁的《追忆逝水年华》寥若星辰,阿兰·德波顿带领我们参加了一次所谓的“普鲁斯特缩写”,用《拥抱逝水年华》将普鲁斯特的身平小说以及自己的感受写成了一本读之有味的书,不愧其英伦才子的称号。

其中有一篇论及友谊,看来我过去对于友谊看得太重,总觉得朋友之前的情谊比什么都值价,朋友之间可能比恋人还坦诚,但是事实远非如此。有些人,毕竟只是大学生活你身边的过客,看得太重太伤自己。就像曾经和一位老师走在路上,她说谈恋爱谈得太多就不真诚了,我也不知道她在说自己还是说她那个出名的老公。如果有些人不当自己是朋友,面对面也是擦肩而过,那就让时间冲淡曾经的友谊吧,中学小学那么多鲜活的面孔已经不再面前鲜活了。

最后一篇谈及读书,也值得沉醉于书的人看一下,

我们内心深处有某些我们自己不得门而如的角落,阅读则提供了打开心灵门扉的神奇钥匙,即此而论,阅读在我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令人赞叹,然而另一方面,如果它的功用不是将我们内心的生活激活,而是干脆取而代之,如果真理对我们不再是一个惟有通过自己心智的努力趋赴的理想,而只是些物质性的、存在于书页之间的东西,如同别人已停停当当酿好的蜜,我们只需举手之劳,从图书馆的书架上取下,机械的翻阅即可,那阅读就变得危险了。

看了这本书,你开始犹豫,要不要动手看那长卷的《追忆逝水年华》,它就静静躺在图书馆我经过了它很多次,每一次都散发出吸引人的光芒,但是除非我生个什么病要卧床一个月,我哪里有那么时间去翻动它。
(more…)

Halloween Dress Up Game

Friday, October 28th, 2005

就我追踪来源好像是博雅居,不小心就被Asiapan给点名了,趁机去查了一下万圣节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万圣节变得积极快乐起来,喜庆的意味成了主流。到了今天,象征万圣节的形象、图画如巫婆、黑猫等,大都有友善可爱和滑稽的脸。并且更是孩子们恶作剧的节日!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

我点5个BLOG名,各自在自己的BLOG里写自己期望的扮相,然后在BLOG里进行下一轮怪癖状扩散。

看到这个题目之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点五个人的名字很难,但是如果要写自己想扮演什么那就很简单了。我想扮演的当然是怪盗基德,本来想的是邓不利多,但是我怕很不像。之所以选他,是由于他会飞,再者他戴眼镜,刚好适合我这种近视,还有就是他永远不是最吸引人的但绝不是不吸引人的。

传给一下5个人:
小明:现在的同学,喜欢画画的才子;
shmiyzz:高中同学,猪儿八,乐观开朗的女生;
亿城雪:属于更新的最勤的一类人;
西小疯:活跃的北京大学生blogger;
darktemplar:同一个宿舍,老乡,最近开始更新blog,特别象孩子,当然如果同宿舍的tsing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