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巴金逝世

今年好像是巨匠离去的一年,继启功老师之后,巴金老先生也于10月17日19时零6分在上海逝世,享年101岁。

之所以在blog里面提及老先生,是由于地理上特殊的亲近感,巴老是四川人,而且还是成都人,1904年11月25日巴老出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官宦家庭。祖父李镛、父亲李道河,均做过满清官员。巴金排行第四。

巴老在成都的故居在“双眼井”,叫做慧园,是典型的二十世纪初成都民居园林建筑经典,里面有巴金先生赠予的三百多件实物与手稿以及国内文化界诸多名家的书画等大批珍贵藏品。

其实对于成都人,这座园子好像也没有那么出名,很多成都人都不知道百花潭公园的这么一个园子背后还有巴金这位老人,也不知到公园里面茶铺的修建方式是模仿《家·春·秋》,就像许许多多的真正意义上的伟人一样,内在的越伟大表现在外在就越腼腆甚至羞怯。

但是现在,在大学里面,连老师都在感慨,人心浮躁,哪怕是国内重点的高等院校,也是浮躁难安。看看我们学地理的,看看保研和考研的情况,第四纪环境方向给公费都没有人上,但是城市规划和房地产所属的人文地理方向确实人满为患,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可能老教授们只有感慨——人心不古。再看看保送名额分配的时候那个混乱情况和说不清理还乱的关系,个中感受还真不是两三个文字就可以表现的,要不怎么会有《官场现行记》,有讽喻的《聊斋》。

巴老走了,好像火热的热情走了,最后借同是四川人的流沙河写的对联结束:
乘激流以壮志抛家,风雨百龄,似火朝霞烧长夜
讲真话而忧心系国,楷模一代,如冰晚芦映太阳

相关阅读:
巴金主要著作

Posted on October 19th, 2005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Academic | 学海无涯, Culture | 知高为师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7)

这下子收获没有名誉主编了,就算有都要打框框了。
ps,流沙河是我们镇人哦,镇上很多他写的丑得要死的字。我家现在住的还是以前流沙河住过的地方。

October 19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gatsby

这个世界真是小!

October 19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97年巴老头就卧病不起,熬了近10年,终于解脱了!

人这么年纪走了,也算是喜丧了。

唯一遗憾的,新文学运动的最后一座丰碑也终于没了,从此,那个年代的那些人和作品完全成为历史!

October 20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zene

巴金的作品一句实话,不是很喜欢,结构一流,只是行文之间的学生腔实在令我恶心。

离大师终究还是有一步之遥。拿不到nobel也很正常。

October 20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zene

那一段历史中的人文气质好像也烟消云散了!

呵呵,看得不多,但是为了纪念还是想买一本三联的他的随笔!

October 20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呵呵,不是人心不古,是被逼无奈。一个学生背负家庭与亲人的重担上学只求最后找口饭吃了。你叫他上第四纪地质出来怎么办?多少人又能像吴必虎那样的聪明?

October 21st,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ejin

不无道理,首先是国家不支持(或者说还没有余力支持)
再者是社会不支持,直接引导人们不从事
最后,是休养不支持
只有等着国外的基金了
路漫漫

October 22nd,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