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18届东京电影节

Monday, October 31st, 2005


中新网10月30日电 第十八届东京电影节今天在各项大奖揭晓后闭幕。得奖名单如下:

  • 东京樱花大奖暨东京都知事奖:《向雪祈愿》(日本)
  • 黑泽明奖:侯孝贤(台湾)
  • 最佳男主角奖:佐藤浩市(日本《向雪祈愿》)
  • 最佳女主角奖(两名):海伦娜宝汉卡特(英国《女人秘谈》),金雅琴(中国《我们俩》)
  • 最佳导演奖:根岸吉太郎(日本《向雪祈愿》)
  • 最佳艺术成就奖:《泥鳅也是鱼》(中国)
  • 评审委员特别奖:《女人秘谈》(英国、美国)
    ul>

    本以为就中国导演和演员在东京电影节上屡有斩获,媒体会多关注一点,但是相关报道很少,跟去年陆川得奖之后才轰轰烈烈一个样子,中国演艺界可能也只有一笑置之。这次电影节还专门组办了“中国电影百年”,但是与会者的关心可能还多在张艺谋的《千里走单骑》和倪萍在电影里面怎么继续她的煽情。得奖名单值得一说的是“金雅琴问鼎影后”,84岁的老人,演技已经遁于无形了。为电影节不浮夸把最佳给那些偶像花瓶赞一句。

    Link:
    张保庆卸任教育部副部长 曾怒斥高校收费上瘾

再看李敖神州文化之旅

Sunday, October 30th, 2005

看完了李敖先生的三次演讲,失望多于欣慰,失望更多在于听众的素质。

  • 1、听众的不知演讲者所云。听讲座不抓重点,不知道演讲者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而是在一些举例或者夸张上面钻牛角尖,李敖这种见惯“立法院”打架的人,害怕那么一点儿不着边际的辛辣?真是跟段义孚先生的讲座有异曲同工之妙。
  • 2、大学生无限的自我膨胀。提问的时候,很多学生不是不卑不亢,而是自我膨胀,没有著作等身就已经脾气超身了,其实我身边就有的是这种人,见惯不怪。
  • 3、杂音太多。李敖的演讲政治意味很淡,但是很多人还是抓住政治、商业炒作、学术争论跟他扭,70多岁的老头子了还真能打太极拳理会了。
  • 4、人文科学修养低。不说也罢,这是事实,并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事实,毕竟我们还腾不出手搞人文科学。

李敖的诚实问答

Saturday, October 29th, 2005

看李敖先生的演讲,虽然说各界对于他的为人处世都各执一词,但是看了爽快、想了收获就够了。

对于两个关于李敖先生的答复,很感兴趣!

一个是他神州文化之旅后回台湾首先上的节目《康熙来了》回答的十个问题:

  • 问题:请问李敖大师,如果陈文茜年轻20岁,你会想追求她吗?
    回答:不会

  • 问题:如果你当上市长或者是总统,第一个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回答:是把陈水扁的“中央政府”赶到高雄去。
  • 问题:如果您真的被暗杀,您觉得会是谁下的手?
    回答:每个人都会下手
  • 问题:如果您漂流到荒岛,您希望跟谁一起在荒岛上呢?
    回答:鲁滨逊
  • 问题:你真的不爱长得不漂亮的女生吗?
    回答:爱
  • 问题:鸡蛋多少钱一斤?
    回答:要问台北市政府的民政局局长
  • 问题:如果可以选择,你愿意上台大还是北大?
    回答:我念北大。
  • 问题:您说过的最失败的一句情话是什么?
    回答:没有这句话。
  • 问题:您觉得跟你分手的女人,最气您的是哪一点?
    回答:她对我的吸引还是我吸引她
  • 问题:您拣到神灯,有三个愿望:(1)全世界只剩您一个男人(2)两岸和平统一(3)长生不老
    回答:我选择第二个,我这个人比较务实,第二个是可能的

第二个当年他与胡茵梦分手的离婚声明

  • 一、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
  • 二、我现在宣布我同胡茵梦离婚。对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胡茵梦没错。
  • 三、我现在签好离婚文件,请原来的证婚人孟祥祠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
  • 四、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茵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年华似水

Friday, October 28th, 2005

不久之前,blogsphere流行回答普鲁斯特问卷

注释:关于普鲁斯特问卷:著名的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

因《追忆逝水年华》闻名的大作家Marcel·Proust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由于其13和20岁时对于问卷的答案差距很大,引起人们对于成长的关注),并在当年的巴黎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

如今,VanityFair(《名利场》)杂志每期封底都有普鲁斯特问卷的专栏。

但是真正完全欣赏过普鲁斯特卷帙浩繁的《追忆逝水年华》寥若星辰,阿兰·德波顿带领我们参加了一次所谓的“普鲁斯特缩写”,用《拥抱逝水年华》将普鲁斯特的身平小说以及自己的感受写成了一本读之有味的书,不愧其英伦才子的称号。

其中有一篇论及友谊,看来我过去对于友谊看得太重,总觉得朋友之前的情谊比什么都值价,朋友之间可能比恋人还坦诚,但是事实远非如此。有些人,毕竟只是大学生活你身边的过客,看得太重太伤自己。就像曾经和一位老师走在路上,她说谈恋爱谈得太多就不真诚了,我也不知道她在说自己还是说她那个出名的老公。如果有些人不当自己是朋友,面对面也是擦肩而过,那就让时间冲淡曾经的友谊吧,中学小学那么多鲜活的面孔已经不再面前鲜活了。

最后一篇谈及读书,也值得沉醉于书的人看一下,

我们内心深处有某些我们自己不得门而如的角落,阅读则提供了打开心灵门扉的神奇钥匙,即此而论,阅读在我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令人赞叹,然而另一方面,如果它的功用不是将我们内心的生活激活,而是干脆取而代之,如果真理对我们不再是一个惟有通过自己心智的努力趋赴的理想,而只是些物质性的、存在于书页之间的东西,如同别人已停停当当酿好的蜜,我们只需举手之劳,从图书馆的书架上取下,机械的翻阅即可,那阅读就变得危险了。

看了这本书,你开始犹豫,要不要动手看那长卷的《追忆逝水年华》,它就静静躺在图书馆我经过了它很多次,每一次都散发出吸引人的光芒,但是除非我生个什么病要卧床一个月,我哪里有那么时间去翻动它。
(more…)

Halloween Dress Up Game

Friday, October 28th, 2005

就我追踪来源好像是博雅居,不小心就被Asiapan给点名了,趁机去查了一下万圣节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万圣节变得积极快乐起来,喜庆的意味成了主流。到了今天,象征万圣节的形象、图画如巫婆、黑猫等,大都有友善可爱和滑稽的脸。并且更是孩子们恶作剧的节日!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

我点5个BLOG名,各自在自己的BLOG里写自己期望的扮相,然后在BLOG里进行下一轮怪癖状扩散。

看到这个题目之后,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点五个人的名字很难,但是如果要写自己想扮演什么那就很简单了。我想扮演的当然是怪盗基德,本来想的是邓不利多,但是我怕很不像。之所以选他,是由于他会飞,再者他戴眼镜,刚好适合我这种近视,还有就是他永远不是最吸引人的但绝不是不吸引人的。

传给一下5个人:
小明:现在的同学,喜欢画画的才子;
shmiyzz:高中同学,猪儿八,乐观开朗的女生;
亿城雪:属于更新的最勤的一类人;
西小疯:活跃的北京大学生blogger;
darktemplar:同一个宿舍,老乡,最近开始更新blog,特别象孩子,当然如果同宿舍的tsing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参加!

童声天籁——英格玛

Thursday, October 27th, 2005

这首歌和关于这个小孩的绍介是在电台听到的,因为天天去171中学实习,所以迷上了90.0和97.4两个音乐电台,总有一些惊喜(虽然很多时候很一般)。

当主持人介绍《乌兰巴托的爸爸》这首歌时,我就想起了贾樟柯的《世界》里面的《乌兰巴托的雨》,前者

出自歌手布仁巴雅尔的女儿、英格玛的表姐诺尔曼之手。虽然它也是一首曲调简单的歌,但它却是一首不同寻常的歌,是一首有故事的歌。2000年,布仁巴雅尔因公派至蒙古国学习一年,8岁的诺尔曼在家非常想念远在乌兰巴托的爸爸,便写下了他们父女俩之间的这首感人肺腑的歌。

在《吉祥三宝》中,英格玛代替她的诺尔曼姐姐,客串演唱了一家三口中小女儿的角色。在《乌兰巴托的爸爸》中,英格玛再次顶替诺尔曼,与布仁巴雅尔对唱演绎了父女间的款款深情。英格玛的歌声略带一股伤感,但更有一种真情与思念,潜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温暖家庭的味道,很让人着迷。

看到这样的介绍,还去找《吉祥三宝》,简练的蒙古语和清纯的一家人般感觉的合唱,真有一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觉和内心的欣慰!推荐大家去听,真的!看看专辑封套上面的话“乡愁是父亲心中难舍的情,是女儿梦里的天和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