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5

回家了——又一次打背包

Sunday, July 31st, 2005

DSCN0728次注意事件的安排就是:

  • 去绵阳一趟,吃喝玩乐一番
  • 带阿伟看病,期望有所改善
  • 在家不能养肥,现在已经够了
  • 海螺沟行程,可能取消
  • 最好keep on blogging

相关阅读:
四川猪瘟扩散成都 死亡人数增至32

四川大学附属中学百年校庆

Sunday, July 31st, 2005

这就是我的另一个母校

四川大学附属中学 (我们一般没有学校领导那么虚荣,都称呼为12中,毗邻旁边的7中,也是全成都或者说是全四川属一属二的名校同时更为喜剧的是郭沫若先生曾在这两所学校先后上学,成绩一般,但是学校为了名人效应还是有他老人家的雕像一座,成绩表一张)。

我也不知道是我跟校庆有缘还是没有缘分,刚进大一的时候就碰上北京师范大学的百年校庆,风光无限的,但是这些都是在新生来到师大之前半个月内发生,所以等于没有参加,留下的纪念最多不过是一件百年校庆的T-shirt。

在初中的时候(当然也是在12中),遇到学校90周年校庆,当时我们只有端茶送水的份,并且在听说自己的一个表或者唐哥要回学校后,家里家长(爷爷奶奶辈的)为了避免我给他端茶送水,直接叫我去都不要去参加,就这样也等于没有参加。

既然有九十周年庆,当然就有百年,现在川大附中的官方网站(注意其地址scufz,竟然是中英文夹杂!)终于贴出安民告示:成都十二中(四川大学附属中学)关于举办2008年建校100周年校庆的通知,征集文稿、纪念章、歌曲、照片……

时间是在2008年,跟北京的奥运会撞车,如果校庆在暑假,那我只有再一次地跟它擦肩而过了,像这种百年校庆可是来一次少一次

相关阅读:
成都十二中交通地图
成都十二中学校简介
前进中的成都十二中
校友风采郭沫若杨尚昆……
同学风采:王朗生态实习(同班跟我一起学地理的同学,漂亮的四川植物不可以错过,并且还有大熊猫的……)

The Art of Travel——旅行的艺术

Saturday, July 30th, 2005

“如果现在还不多利用一下学生证,到研究生就没有机会了”同学曾经这样跟我说,因为半票只有本科还有用(其实在上海学生证只有大学以下才有用)
“旅行是一件昂贵的事情”,同学也这样说。

但是看了《旅行的艺术》之后,还是内心股起一阵阵旅行的冲动。
  
可能跟自己所学的是地理专业也有关系,每年夏天都能进行一场长途的实习,第一年是小五台山,第二年是坝上草原,第三年时东山苏州上海;更不用说夹杂在中间的门头沟、小龙门、天津……
  
也可能跟自己身处四川这个旅游资源大省有关系,九寨黄龙青城峨嵋,更不用说中科院地理所的贡嘎山海螺沟实习点;
  
阿兰·德波顿聪颖地选择了一种另一种写旅行的方式,他没有告诉你多少自己旅行中的风情特色,他是给你指出旅行中每一个阶段的向导,他用福楼拜给你讲解他作品中的异域情调(the Exotic),用洪堡这样的地理学始祖给你讲解旅行所需要的好奇心(the Curiosity),用约伯讲解自然景观的壮丽(the Sublime),用凡·高讲解艺术的大开眼界(Eye-opening Art)……
  
封皮上面的推荐写的是英伦王子,余秋雨先生的推荐序说:“这本书,读得我满心喜悦”,译者说:“文人与旅行的缘分,从来就是难解难分”,王建硕先生他很喜欢里面关于细节的描写和珍重。
  
记得曾经在上《中国地理》的课程的时候,决定沿着地理志的鼻祖们的足迹走遍中国,沿着长江/黄河,走一遍大好河山,回到成都的时候看见宽巷子也有了青年背包客的旅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偿夙愿,但是还是要从现在开始就旅行!

相关阅读:
回忆中细节的缺失(王建硕)
《旅行的艺术》:旅行智慧书(《中华读书报》)
《旅行的艺术》(王建硕)

十分钟年华老去——Ten Minutes Older

Friday, July 29th, 2005

《十分钟,年华老去》

由英国“10分钟,年华老去”有限公司斥资上亿元人民币拍摄,原本邀请了15位世界大师级导演,旨在展示当代世界电影的最高艺术水准,15位导演各拍10分钟,串成一部150分钟的电影。每位导演在10分钟内所选择的主题和题材不拘一格。他们分别是中国著名导演陈凯歌,法国“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人物戈达尔、美国黑人先锋导演斯派克·李、以《末代皇帝》一片获第60届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意大利名导贝尔纳多·贝托鲁奇、德国幻想电影导演维尔纳·赫若格、法国凯撒奖最佳导演贝特赫塔维涅以及伊朗导演阿巴斯、芬兰导演阿基·考里斯马基、西班牙导演维克多·埃利斯、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捷克导演杰西·米切尔、美国导演吉姆·贾莫什、米克·费格斯和法国导演贾克·希维特。

其实我可不可能抱着那么多名字去一部部观赏,只是对于陈凯歌那十分钟的《百花深处》有感觉,故事讲述了一个住在百花深处胡同(从我们学校去新街口买东西就会路过)的“疯子”搬家的故事,很好笑但是很惆怅,总而言之很北京

“疯子”对于拆得只留下一棵树的家请搬家的人帮忙搬家,最后找到房檐上的铃铛用电脑特技重现了百花深处中国传统胡同四合院的落英缤纷铜铃叮铛

对于北京的历史文化保护,四合院和胡同是一大重点,但是它们有那么多,哪些值得哪些不值得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如果要把现在的四合院胡同们都推倒建起像上海一样的高楼大厦高架公路,那北京城也就毁了。

吴良镛先生主持的菊儿胡同的修建,得到了巨大的赞誉和支持,因为他不仅保持了历史文化的实体风貌,最重要的是没有破坏当地居民的社会网络结构,但是这种保护方式也实在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北京城的皇城岁月也经不起太多的折腾,就像什刹海的酒吧一条街出现一样,不期待北京也像上海一样沦落成一个没有风情的城市

相关文章:

菊儿胡同(吴良镛)
逛什刹海(hedgehog)

关于最近照片的申明

Thursday, July 28th, 2005

最近去东山、苏州、上海、坝上的照片来自(排名按照音序):

Alucia
Darktemplar
Douglas Chan
Hedgehog
Rainbowrain
Yuanwuwu

在此致谢和并对侵犯

Alucia
Aunt Dragon
Darktemplar
Douglas Chan
Houhou
Rainbowrain
tsing, and so on

的肖像权致歉

坝上草原(十)——动物与月亮

Thursday, July 28th, 2005

奇怪的组合
DSCN4891
可爱的黑猪

100_4478
月亮,十六还是十七的月亮

DSCN4789
阿伟抓的鹌鹑(很老的手)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