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5

启功先生逝世

Thursday, June 30th, 2005

我校的著名国学家启功先生因病于2005年6月30日2时25分逝世,享年93岁。

新浪上面有详尽的关于启功先生的生平、作品、吊唁会情况
惊闻噩耗,连反应的速度都没有,下面的校刊还在连载《启功口述历史》,去什刹海调查的内容还历历在目,启功先生的书法、绘画、诗文……流芳百世
治丧委员迅速发布了讣告:

中国当代著名教育家、国学大师、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九三”学社顾问、国家鉴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顾问,西泠印社社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启功先生因病于2005年6月30日2时25分逝世,享年93岁。

北京师范大学在英东学术会堂演讲厅设置灵堂,供校内外各界人士吊唁。吊唁为6月30日起每天8点-22点,直至遗体告别时间。

班级的QQ群里面也热烈地讨论怎么祭奠这位国宝级的人物,木铎校园论坛也把“手持蜡烛祭奠”的帖子置顶,新闻联播业报道了这件事情!

但是,还是让老人安静地离开吧,身后的一切繁文缛节和祭奠方式都是启功先生不想大家忙碌的,这位国学大师的受到的尊敬不仅仅是他的学问,更重要得是他谦逊的品行,所以安静是最好的方式。

我的Flickr名片

Thursday, June 30th, 2005

利用Badge Maker为我的flickr作的名片
badge
有兴趣的人尝试一下

七剑

Thursday, June 30th, 2005

梁羽生先生为《七剑下天山》写了《调寄八声甘州》


笑傲江湖浪迹十年游
空负少年头
对铜驼巷陌
吟情渺渺
心事悠悠
酒冷诗残梦断
南国正清秋
把剑凄然望
无处招归舟
明旧天涯路远
问谁留楚佩
弄影中洲
数英雄儿女
俯仰古今愁
难消受灯昏罗帐
昙花一现恨难休
飘零惯
金戈铁马
拼藏荒丘

期待徐克老怪物的《七剑》

听刺猬讲故事(一)——Zhaowei

Wednesday, June 29th, 2005

如你所见,Zhaowei这一个名字在西西楼反复被呼喊。并且地遥院的同学从来没有参与过这件事情,而是我们楼唯一的女人——周大芬楼管(就应该称呼她小姐、女士、妇人、欧巴桑还是更年期病人,宿舍还曾经历了激烈的讨论,结果最接近于妈妈桑或者老鸨)。

每当中午时分,你睡意正浓的时候,就会听见一个女声的,“赵伟、赵伟、赵伟”,回荡在西西楼,但是这个时候你不会发现我们的班长同学出现,最多不过是引起他们宿舍的一阵阵揶揄玩笑。

说道这里,还是把谜底揭穿,此,“赵伟”非彼“照伟”,周大芬所呼叫的是我们楼道的清理人员——李照伟。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告我,我只能说,“zhaowei”这一个发音真是令中年妇女神魂颠倒啊!

PS:买了一个三脚架(440mm-1270mm,还不错)

方形帽和长袍的来历——大学毕业装束的来历

Monday, June 27th, 2005

鉴于现在学校穿学位服照相的人很多,特意去找了一下它的来历。

西欧大学教育的发展,是中世纪生活影响的结果。在中世纪初期,罗马帝国灭亡了,希腊和罗马灿燃的古典文化被摧残,迅速走向衰弱,一度繁华的城市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各种教育机构荡然无存,罗马基督教会成了古代文化主要的承继者和传播者。到了十二世纪,由于基督教的发展,需要大量的神职人员帮助主教管理他们的教区。于是陆续出现了修道院,大主教区学校和教区学校。大主教区学校设在大主教区内,教区学校设在神职人员所在的村落。教会利用这些场所,对教士和僧侣进行读、写、算和教义基本知识的教育,他们采用古典文化的一些成果,逐步形成了被称为“七艺”(语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音乐,天文)的学习课程。这些学校的教师在意大利被称为博士(Doctor,来源于拉丁文doctoreum,意即教师),而在巴黎则把教师称为硕士(Master,来源于拉丁文magister,意即教师,师傅)。

那个时候,手工业兴盛起来,并逐步与农业分离,商业也随之发展,重新形成了以手工业和商业为中心的城市,出现了各种手工业的同业公会和商业行会,这些行会有严密的组织和规章制度,拥有相当大的自主管理权。随着学校的发展,被称之为硕士或博士的教师数量日益增加,各个地方的教师们仿效手工业和商业的同业公会,组织起了教师的同业公会,学生则组织成同乡会,管理他们自己的事务。他们都把自己的行会叫做大学(University,来源于拉丁语 Universitals,意为共同体),因而大学这个词成了各教育中心的共同称谓。也就是说,最初的大学机构就是这些教师的行会和学生的行会组织。而同一行会里的相同专业的教师又组成特殊的专业行会,称为系或教授会(faculty,来源于拉丁语facultas,意为才能,即教授某种学科的能力,)后来又把系这个名词的含义扩展为教授某部门知识的大学分部(学院)。在意大利北部的玻洛尼亚地区,建起了中世纪最早的两所大学――波洛尼亚大学和萨莱尔诺大学,随后巴黎大学、牛津大学等学校像雨后春笋般相继产生。

这些早期大学的学生,要编成班级进入教室听课,但学校不会对他们进行考试。只有那些决定今后要成为一名教师的学生,学校才会对他们进行考试。考试过程的第一步,是要对他们进行一系列的不公开的和公开的预试。考试合格的应试者,要穿上僧侣的长袍(gown),同学士们(Bachelor,来源于拉丁文baccahalar,意即学士)坐在一起。接着要举行由顺利通过了考试的应试者提供葡萄酒的盛宴。这就是学生毕业典礼仪式的雏形。但是,要成为一个硕士或博士(当时,博士和硕士并无区别,都是教师,师傅的意思),还要经过二至三年的学习,通过了严格的最后的考试才行。

在中世纪的欧洲,城镇里的男男女女都穿长袍,寒冷的大厅和透风的建筑使得人们不得不披上长及地板并连着头巾(hood, 兜帽,又叫坎肩)的长袍。这些长袍和头巾制作的原料和颜色,由各的人财富和社会地位而决定。既然在早期大学中的学者都是传教士,他们的穿着应与其在修道院的地位相一致,身上穿土褐色长袍,用头巾保护他们的头。于是,这种僧侣的黑色长袍和头巾演变成今天大学流行的礼服,不但学校毕业典礼的仪式上要穿,其他一些重大庆典也要穿。

后来,长袍和头巾开始采用较为明亮的色调,不同学位的礼服也逐渐变得有些不同。学士,硕士,博士的礼服样式的差别,主要出现在头巾上。过了一段时间,头巾不再与长袍相连,单独成了一件物品,人们把它戴在头上。到了十五世纪,帽子开始流行,头巾几乎成了饰物,人们穿它时,把它从头顶顺着脖子往下套,披挂在肩上,向后背垂下来。于是,学校礼帽应运而生。最初的学校礼帽的形状起源于硕士学位的符号,有几种不同的形状,有的是圆形,有的是方形,有的在帽子中央有一簇装饰物。今天的流苏(tassel)就是在此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只不过更精致罢了。牛津大学最先采用平低方形礼帽(mortarbard, 意即灰泥板),民间则建议学校礼帽应做成学者的一本书那样的形状,这样更能表现它的学术含义,更有书卷气。

在美国,哈佛大学率先穿上学校礼服,接着各大学相继使用,但式样与欧洲仍在使用的礼服不同,各校也有差别。在1895年,各校的代表开会,建立了统一的服装样式,1903年,产生了美国大学礼服的统一标准体系,后来,又在1936年和1960年两次进行了修订。因此,美国今日各大学流行的礼服规格一样,只是在诸如颜色等一些细部略有差别而已。礼服由长袍,方帽,和头巾三个部分组成。

博士和硕士的长袍士是黑色的,准学士的长袍为灰色。学士的长袍,尖袖,前面不敞开;硕士的长袍,方袖,袖口呈弧形;博士的长袍,喇叭袖,胸前扣子两旁各一道宽5英寸的天鹅绒贴边,袖子上也横着缝有三道平行的天鹅绒贴边,颜色属黑或别的颜色,它是学科类别的标志。

帽子是方形“牛津帽”,各种学位的人都可以戴。帽子左边垂下漂亮的流苏,流苏的颜色表示授予学位所属院系。

最能体现学位等级的是头巾,其尺寸大小,形状,随学位的不同而不同,学位越高,尺寸就越大,做工就越精致。头巾的外层与长袍的黑色材料相匹配,衬里折叠向外翻出的部分,使用普渡大学代表颜色――金色和黑色。天鹅绒贴边的颜色表示学科类别。

不要去韩国演戏

Monday, June 27th, 2005

滞销书的最近一篇韩国真是个危险的国度很好玩,里面介绍了:

在天涯八卦版面某帖中收集到以下信息,还不包括众人没叫得出名字的不重要的角色或演员。因为我对韩剧非常不熟,所以下面这个不完全名单也不知道有没有错的。

《爱在哈佛》金泰熙 血癌
《蓝色生死恋》宋慧乔 血癌
《泡沫爱情》金喜善 血癌
《初恋再一次》金贤珠 血癌
《美丽的日子》崔智友 血癌
《爆玉米花》金奎梨 血癌
《青春》金贤珠 血癌
《爱情》金美淑 胃癌
《天涯海角》金喜善 血癌
《锦绣年华》女主角 脑癌
《黄手帕》李尚名 肝癌
《八月照相馆》韩石奎 癌症
《玻璃鞋》金贤珠 血癌
《一千零一夜》申恩庆 胃癌
《医家兄弟》张东健 肝癌
《尚道,我们上学去》小可爱宝丽 血癌

《天国的阶梯》崔智友
《冬季恋歌》裴勇俊
《假如爱有天意》曹成佑
《悲伤恋歌》金喜善
眼疾

《天桥风云》韩载硕
《夏娃的诱惑》韩载硕
《触不到的恋人》李政宰
《蓝色生死恋》宋承宪
车祸

车祸这种事故在两岸三地的电视剧中也是极为泛滥的,但是癌症等病症出现的比率似乎小得多,看来,韩国的辐射污染很严重啊,难怪朝核问题这么引人注目(-_-#)

在韩国当演员真是一项富有挑战性的职业!

PS:终于有了《天边一朵云》但是我不敢在宿舍看,他们中有人肯定又会大惊小怪,只有在宿舍看《头文字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