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文明与野蛮

罗伯特·路威 吕叔湘译 文明与野蛮 北京:三联书店 2005

  1. 所谓文明有时很野蛮,而所谓野蛮人有时倒很文明;认识到文明不是哪一个或几个民族的功劳,而是许多民族相互学习,共同创造的;认识到文化的宝贵遗产里掺杂了许多渣子,要时时提高警惕。
  2. 人类既笨又懒,在文明的进步上无所谓“必然”,文化就这样偷偷地打开后门溜进来,他生来爱着一套。
  3. 文明是一件东拼西凑的百衲衣,谁也不能夸口是他“独家制造”.“转借”实为文化中的重要因子,只有部长金的民族不肯向人家学习。
  4. 他要我们敬重那些奠定我们文化基础的先民,同时又叮嘱我们千万不要把那浅薄的乐观主义放弃。
  5. 因此,有许多学者便受了两盏鬼火——地理和遗传——里头或此或彼的诱惑,走上了歧途。我们必得安上“此路不通”的牌子警告行人。
  6. 换句话说,地理并不创造技艺或习俗,他只是给你机会或是不给你机会。总而言之,地理供给建筑文化的砖瓦石灰,可是画那些建筑的图样的是个民族的过去历史——是他们已经想过的和做过的一切,无论是独立思考做的,还是模仿了人家的。
  7. 人种不能解释文化
  8. 人是孔雀。他爱卖弄,爱笑,爱积蓄钱财,可是他也肯做寿头或浪子,倘若那个能给他一个高视阔步的机会,光是权利和实利不够浪漫。权和利,不加上一层声望做炫饰,不足以使人生有滋味……礼节不因声望而生,但声望滋生礼节以为外表上的象征……不识文字也不见得就能保证不做蠢事。
  9. 在文化程度的简陋和儿童待遇的和善之间几乎成正比例。

人类学家最大的好处,就是时时提醒你你的行为是多么荒谬。

Posted on May 9th, 2005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Bookshelf | 书山有路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