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5th, 2005

盲道

Thursday, May 5th, 2005

昨天吃饭回来,朋友在盲道上面走,想起原来自己在成都的春熙路走盲道的事情,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Dog

看了《导盲犬小Q》,充满了温情的一个电影?纪录片?狗永远给人一种可以信赖的感觉,特别是在某些方面有缺陷的人,比如说盲人。所以说才会有很多电影(特别是王家卫)中主角对着某些值得“信赖”的物体自言自语的经典,使导演在说话还是引起共鸣的观众在说话?
看了《早熟》,讲的是两个年轻人在生活的盲道上的很简单的故事,房祖名的表演还是没有看见什么进步。但是跟以往香港的剧本差别很大,隐隐约约由法国电影的底蕴和台湾电影的细节和清新,所以还觉得颇不错的。令人惊奇的是香港电影的三兄弟有二个出现在电影里面——尔东升和姜大为,如果秦沛在实验一个路人甲乙丙丁就更好了。

看了《世界》,贾樟柯还是在讲着生活中的人无法跟上这个世界的变化的速度的故事,带着他一贯的风格,地上和地下的电影没有带来质的转变,这还应该是一种欣喜,只是听说首映式还是只有寥寥数人,看来谈论电影永远与亲身经历有区别。导演展示经尽力一下的盲道记者展示娱乐价值下的盲道。

有很多人说《可可西里》这里失实那里荒谬,但是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人却在离席的时候起立鼓掌,久久不愿离开电影院,目送所有的字幕和故事消失在眼前。
评论毁坏一样东西跟神化一样东西一样容易,整个社会都在迷茫。看一下张艺谋,就略知一二。

生活就是盲道,但是走在盲道上的盲人却觉得很高兴,因为——至少有人想到有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