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6th, 2005

为了忘却的纪念

Tuesday, April 26th, 2005

惊闻噩耗,费孝通先生逝世了

著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同盟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第七、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费孝通同志,因病于2005年4月24日22时3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费孝通,1910年生于江苏吴江,早年师从社会学家吴文藻,俄裔人类学家史禄国。1936年,费孝通负笈英伦,师从人类学泰斗马林诺夫斯基。他的博士论文《中国农民的生活》以及后来的《乡土中国》、《生育制度》、“差序格局”理论使他赢得了国际声誉,曾获国际应用人类学会马林诺夫斯基名誉奖和英国皇家人类学会赫胥黎奖章。其所著的《江村经济》被公认为是我国社会人类学实地调查研究的一个里程碑。

对于语费孝通老先生的认识,也是在我的课题的过程中,因为文化地理无可避免的涉及社会学、人类学的内容,在著名的著作中,只要涉及中国的社会学研究,都会提及老先生的研究和贡献,无冕之王的地位不可撼动。
我对费老先生的感觉是:它不仅仅使中国社会学研究的开山鼻祖,而且是打破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西方话语霸权的象征性人物(正因为如果,更多人考虑很多社会学研究其实是建立在西方知识背景之上,从一个侧面还推广了人本主义后现代主义的没有客观看法的思潮),也是一个开创了在理论研究和社会工作联系的人(说的人多做到的人少:比如很多人说经济利益与环境利益相结合,但是却对金钱低头),更是一个值得学习的实体考察的楷模(对其承袭马林若夫斯基的实地考察——《太平洋的航海者》——在江村默默考察作出的《乡土中国》由衷羡慕)

因此,改掉本Blog的介绍

便秘的西西楼网络,关于支教(6)

Tuesday, April 26th, 2005

今天西西楼的网络还在便秘,加上昨天晚上N+3次别人关机不理你还假托没电,还有就是闷热的天气——如鲠在喉。
所以说西西楼你继续便秘吧,我可以不上网;继续关机吧,事已过三,既然我说话你当放屁,那我就不熏你了;天气继续热吧,反正我的凉席、风扇、毛巾被早就跃跃欲试!

下午被短信震醒,发现已经两点半了,匆忙洗脸跑去首都图书馆,原来这个东西还在南三环,300摇摇晃晃的45分钟,路上的风景还过得去,只要你不想起《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现在的网络真是无处不在,大马路上直接跟网络相关的东西就包括:TOM为Skype作的广告;iPod Shuffle的广告;Microsoft的大楼,并且还不是边边角角的小广告,而是巨幅的广告和摩天的大厦。想象一下,以后的人们都在办公写字楼、在自己的SOHO空间对这一台电脑胡事忙,能在24小时内完成从交友、上床、分手的过程(看《草样年华》的后果,大学生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垃圾),能靠自己的Blog推销掩饰在电脑后面的自卑的自傲的自恋的自信的自尊的自强的自己,TMD的破世界……

还是回到支教主题,北京少年图书馆的设备还是挺好的,多媒体视听室竟然便宜到30元/2年的程度,里面的小孩就在《红色警戒》里悠闲,更多的是看那一墙的动画片,我再看讲课内容的时候,旁边的小学生正在一边看《幽游白书》一边指点旁边的朋友玩游戏,藏马和幽作和叉叉圈圈打得不可开交,还有一段翻译是:“XXXX是一个绝色美女,从XX时候起我就对他心仪已久。”暂且不论这个会不会什么影响青少年健康发展,单单这句话翻译的语法错误我就汗流浃背。最后选择的是《故宫》的主题,准备从建筑文化、历史文化方面入手,光盘有48分钟多,看光盘的时间就可以占据大半成的课,呵呵。加上PPT的展示,应该能唬住人!

PS:昨天看见订阅的Blog里面有文章说春已逝,丫北京怎么春天就没有点春雨啊
PS:明天又去支教,还有很久没有上的乡土地理~~~
PS:好像我也自恋到想红想疯了的地步,大二的学妹看电影的时候在那里叫我的名字,我却不认识,还说我很红……;去水房洗脚的时候林隆跑过来问我是不是黄XX,我说是怎么了,他说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黄XX,久仰久仰,害得我直接想办“黄XX粉丝同乐会”;不知名的师兄还是师姐留言说他/她认识我,但是我不认识他/她,但视觉得我写东西很好;原来这样也可以红~~~
PS:今天晚上祝愿圈圈叉叉刷夜愉快,最好解决掉身前身后事~~~
PS:做链接真是烦,我不是IT达人,所以对于以上可以做链接的地方全部不做,简约简单。
PS:原来PS就是postscript的简称,今天的PS也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