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第二本地理的书

这一本就是以前一直提及的唐晓峰老师的《人文地理随笔》
当然不会所有摘抄,只把其中跟课题有关的记录于此:
什刹海的酒吧(pp.200-204)
研究北京城市社会传统,什刹海应该是重中之重;什刹海边上住过大官,有几处地方也相当显赫;显贵们尽管声势浩大,但在创造服饰趋于文化上,不一定有世纪的贡献;但是整日在街头活跃的群体,更有创造都市社会文化的力量。王朝时代,什刹海边上来往过不少出身社会底层的文士……围绕这些文士的寻乐消费,滋生出连带性的其他群体……老外打先锋,开发出一个传统地段,于是围绕老外,滋生出其他群体:开设西施酒吧的中国商人;秀联系是文化的中国精英;与结交外国男友的中国女郎等等。传统地段的住户,也渐渐动起脑筋,打老外的注意,赚他们几个“美刀”(US Dollar)如今的传统地段开发,多是沿此模式一步一步的起来。
北京今天的文化群体可谓不孝,在社会上的东京也很大,但没有老外撑着,中国精英在创造公共文化社区上,一直成不了气候。比如胡同,文化精英曾撰文,曾演讲,证明胡同的价值,但何曾听说中国文人聚首胡同开出生气的。

陌生的城市(pp.189-191)
常听社会学家说,城市环境会造就一种特别的“人类”,他们有四种特点:1.李知性强,用理智而非情感对待事情;2.精于计算,对于利弊得失要考虑再三;3.厌倦享乐(怎么理解?);4.人情淡漠,大多生活封闭,人与人冷淡疏远。过去我总认为这些情况不适合北京城,,老北京的胡同生活不是这样冷淡疏远。但看到现在城市的变化,我渐渐感到社会学家说的有道理。

地理学与“人文关怀”(pp.236-242)
除了那种因人而异的地图以外,更令“人的地理”学家感兴趣,这就是景观(landscape)和“地方”(place),这两样东西坐落在地上,站上了地字儿,但对它们,要谈的不是“分布”,而“而是含义”(meaning),以及人对它们的种种感受。
文化景观是人的自我表现,研究文化景观就是研究人……另外,对文化景观是上下左右看了还不算,还要在解译(inter-pretation)上狠下功夫……“新文化地理”的代表人把文化景观列为人类储存知识和传播知识的三大文本(text)之一。
这些“地方”构成人生的地理,进入了他们的人生内容。用海德格尔更抽象的话说:“地方”构成“人的一种存在方式,是人存在的外部限定和妻子由于现实的深度”。 在更多的情况下,地方的含义不是大张旗鼓的宣传在外面,而是存在于每个普通人的心间。一个个的“地方”就是他的散布在大地上的对世界感受的中心。

历史城市的空间形态(pp.158-161)
城市的空间形态有许多花样变化,背后依托的社会制度及礼法观念也各不相同,把这两个方面结合在一起,才能把城市的一些基本问题说清楚。
在景观文本中包括了我们所处所说的空间形态问题。我们“阅读”空间形态文本,可以明白或发现许多东西。
任何社会生活形态,在完熟的过程中,对会相应地形成一套空间行为规范,从住房到社区,从家室到社会,从一人到千万人,无不在空间系统中建立规范。一个时代有一个空间系统,一段历史有一段空间进程,没有空间进程不成其为历史。
总之,城市空间形态是城市研究中不可忽视的,也不可浅尝辄止的一个关键问题。如果对一座城市居然“找不着北”,居然没有什么空间讨论,对于城市社会的各个层次只有纵(vertical)向而没有横向(horizontal)的定位,这样的城市研究只能算是半成品。

老北京(pp.178-182)
所谓老北京,指的不是一种知识属性,而是全面的人文属性,包括品性、区委、道德、礼俗、亲朋之道、饮食举止、世家风范,甚至包括毛病、陋习,德能。老北京是特指一个有特殊生活传统的社会群体。
北京的文化,首先在人,其次在物,现在说物的多,懂人的少。
老北京,不可能再生,是不可持续发展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