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第一本地理的书

第一本就是约翰斯顿的《人文地理学词典》,也是北京大学的柴彦威等老师翻译的,当然唐晓峰老师就里面的内容进行了校正。上个周末去了孔庙、雍和宫和国子监,照片和文字以后奉送,有一句话不得不提,为什么这些地方的外国人比中国人多,连请人帮忙牌照都要说:“Would you please help us take a photo?”

以下只写出了其中跟我的项目有关的部分,也就是所谓的窥豹一斑吧:
place(地方;场所):
由人或物占据的部分地理空间。阿格纽(Agnew,1987)区分了场所的三个主要要素:“场所,社会关系构成的环境(可以使非正式的抑或组织化的),区位,包含社会相互作用环境的地理区域,这种相互作用有更大尺度下运行的社会和经济进程确定;以及地方感,即地方的‘感觉结构’”。
地方,特别是地方感,是20世纪70年代人本主义地理学区别于实证主义地理学家的主要概念之一。特别是他与雷尔夫(Relph,1976)和段义孚(Tuan,1977)的想象学方法相关。80年代西蒙(Seamon and Mugerauer,1985)以及布莱克(Black et al.,1989)的著作中,对于地方的这种哲学探讨还在继续。
80年代对地方概念的兴趣扩展到了人本主义地理学之外。经济地理学家如马西(见:Massey and Allen,1984) 试图将地方理论化,规定为在一般过程的背景中表现特性。历史地理学者如普雷德(Pred,1984) 则引用吉登斯的观点,把地方看作结构化过程的组成部分,既由社会实践所构成、又反过来构成这些实践活动。阿格纽和约翰斯顿(Johnston,1991) 认为地方是政治地理学的基石之一。恩格里金(Entrikin,1991) 是土挑和地方的各种观点,认为“用寻求地方的整体性和背景性的方式来理解地方,就是要在科学理论化的客观一级和感性理解的主观一级之间占有一定位置”。

地方效用(place utility)
衡量个人对格丁地方满意程度的标准。该词出自新古典经济学的核心概念“效用”一词,用于有关于人们评价可供选择地点(包括他们的现住处)的迁移研究(Wolpert,1965)。一个家庭决定考察迁移的可能性后,竟会在其活动空间范围内寻找可得的居住地(参见:搜索行为),并根据他们对期望值(或效用)的评估标准来评价每个地方。这种评价提供了地方效用的衡量标准,而地方效用决定着是否迁移(现住处的地方效用可能比索考虑的其他任何地方都高),以及如果前已将选择哪个最佳。

无地方性(placelessness)
相对同质和标准化的景观形态,其中代表前工业化社会特征的地方的特征和变化受到减弱。这个术语与人本主义地理学联系紧密,特别是雷尔夫的工作,他承袭海德格(Heidegger,1962)的观点,认为当今世界地方多样化的丧失预示着意义的重大丧失。代表了前工业化和手工文化并创造地方感的“真实姿态”以大量丧失并代之以一种“非真实”姿态。雷尔夫举出旅游景观、商业带、新城和郊区以及建筑中的国际式风格作为无地方性和“非真实”姿态的实例。恩特里金之处地方愈发同质化时一些意义确实消失了,但同时却因而获得了另外一些意义。因此,单单谈丧失等于接受维护主义者和保护主义者的价值观,他们正是作者保全文化艺术品和地方的努力。

社会空间(social space)
社会群体感知和利用的空间(由个体感知和利用的空间常被称为个人空间)。正如布蒂默(Buttimer,1969)所介绍的,这个术语与社区和自然区的定义非常接近:通过他们的社会经济和人口统计学的特征,他们的共同的价值观和态度,以及由此形成的相同的行为方式,可以确认城市居住区内马赛克图中被同质群体所占据的部分。这种空间有群体定义和赋予其含义,然而,仅仅通过定量指标是无法轻易确定的,例如还有那些在社会区分析中使用的指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