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局外人的眼光

又是一个星期一,又是一个文化地理课,可惜没有出现上次这种经典画面,但是却也笑料不断,比如后面大二的女生竟然以为宫阙的阙是喜鹊的鹊,让人重新思考是不是急需给大学生补一下人文教育。

说到中学教育,想到那天参加“农民之子”的支教动员会的时候看到记录里面,小学生作文的话:为什么我们二十年拼搏只是跟一个婴儿的出生站在一个起跑线。中国的户口问题已经在小学生的心目中种下如此的阴影。联想到前一阵北京的人大代表提出的“外来人口准入证”,看来民主的路还任重而道远。

幸运的是,总有一群人站在局外,站在边缘,给少数人说话,帮少数人做事。好像这就是国内的“弱势群体”的称号和国外的“女权主义”或者“性权主义”,让各个群落里面的人,无论他们是农民、同性恋者都有同等的话语权。当然我不是说学生可以在嫖妓的时候用学生证打半折。今天看见唐晓峰老师的短文,里面说:大文明和小人生有共同之处……边缘人是形容脱离热闹生活、或脱离时代品味、或脱离单位人事主流,坐在“冷板凳”上的人……中心人的前景是沿着一条清楚的阶梯攀登。而边缘人的前景,是否永远黯淡下去,确实说不定的事情……社会上充满“变异”的机会,所以不能小看小人生的“灯火阑珊处”。

明天就是所有女性的节日,如果按照女权主义的想法,是不是也同样需要一个节日设立的是为了雄性。

韩国学生发短信开始要我去做家教了,北京的天气开始转暖了。今天有人开始讨论“五一”应该去哪里,其实到那个时候哪里都拥挤。所以有人提出应该取消“黄金周”和七天长假,把每周五工作日换成六个把多出来的在月末补上组成“小黄金周”,但是这种政策对于分居两地一周才见的工作者、学生很不人道。同时又有人提议取消七天改成庆祝中国传统节日,但是前景却又有堪忧之嫌。突然发现,植树节快到了,还记得去年那日在绿园领了一把铲子,在电子楼旁边挖坑埋黄金槐
问同学:“我们去植物园吧”
他问什么时候
“等连翘开花的时候”,我说

Posted on March 7th, 2005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Urban | 摩天鄙陋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2)

你可真是厚待我啊 还专门有链接 我以后上课怎么过呢
呵呵 等郁金香开了去植物园

March 8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lucia

我没有直接贴出来就是给你们两个面子了 🙂

March 8th, 2005 |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