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12th, 2005

情人节快到了

Saturday, February 12th, 2005

不管新年了,快要回学校了,该做的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
回去还要看病,这个事不能拖的,还有就是要把礼物一一分发,这个使大家都高兴的!

昨天去逛了一趟花市,那才叫一个大开眼界,新春期间,还春寒料峭的,就千姿百媚了
许多只听其名不见其花的东西终于有了庐山真面目,向雪兰、蓝天竹、蟹爪兰、大花惠兰、瑞香、红掌、银柳、仙客来、凤仙……

现在的电视新闻正在播大学不能回家的大学生,但是真正穷困得到不得不放弃血液的学生呢?能不能真正提高全民素质而普及到高中教育程度?好像很多政策都是这样,关怀的永远是一小部分,还是那应该自食其力的一部分!
中国的教育制度一再改革,但是这种应试教育根基一年不转变,贻害的永远是那一群或者说我们这一群哪怕在大学仍然处在缺席审判中的人!

最近翻翻妈妈的医书,发现受益匪浅,特别是中医那一部分,几千年的历史教会了人们从自然界寻找生活的方式!
还有一本就是余秋雨的新书《借我一生》,前半部分好像还很不错,风趣中不失幽默,但是越往下度越觉得像是给自己歌功颂德平反昭雪的自夸之作,意味了了。今年春节联欢晚会还看见他妻子马兰在红楼梦中表演,确实很不错。
现在的上海卫视杨澜正在采访顾长卫,原来他的妻子就是蒋雯丽!

又糊里糊涂写了那么多狂野,那那么直白尖酸,但是好像和标题还一点都没有呼应,汗!
今年是鸡年,立春在春节之前,民间俗称寡妇年,也就是不是和喜事的一年!

情人节快到了

Saturday, February 12th, 2005

不管新年了,快要回学校了,该做的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
回去还要看病,这个事不能拖的,还有就是要把礼物一一分发,这个使大家都高兴的!

昨天去逛了一趟花市,那才叫一个大开眼界,新春期间,还春寒料峭的,就千姿百媚了
许多只听其名不见其花的东西终于有了庐山真面目,向雪兰、蓝天竹、蟹爪兰、大花惠兰、瑞香、红掌、银柳、仙客来、凤仙……

现在的电视新闻正在播大学不能回家的大学生,但是真正穷困得到不得不放弃血液的学生呢?能不能真正提高全民素质而普及到高中教育程度?好像很多政策都是这样,关怀的永远是一小部分,还是那应该自食其力的一部分!
中国的教育制度一再改革,但是这种应试教育根基一年不转变,贻害的永远是那一群或者说我们这一群哪怕在大学仍然处在缺席审判中的人!

最近翻翻妈妈的医书,发现受益匪浅,特别是中医那一部分,几千年的历史教会了人们从自然界寻找生活的方式!
还有一本就是余秋雨的新书《借我一生》,前半部分好像还很不错,风趣中不失幽默,但是越往下度越觉得像是给自己歌功颂德平反昭雪的自夸之作,意味了了。今年春节联欢晚会还看见他妻子马兰在红楼梦中表演,确实很不错。
现在的上海卫视杨澜正在采访顾长卫,原来他的妻子就是蒋雯丽!

又糊里糊涂写了那么多狂野,那那么直白尖酸,但是好像和标题还一点都没有呼应,汗!
今年是鸡年,立春在春节之前,民间俗称寡妇年,也就是不是和喜事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