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Game Theory

真的很久没有来过博客了,打个现在流行的恶心的比方,就是怡红院的妓女从良了,又留恋名利社会现在重新回来重操旧业。
仔细数来,有5天左右完全没有娶上过自习,图书馆的书,买的书——看阿加莎的侦探小说,看马林诺夫斯基的科学论,看韦伯的经济与社会。
不说现在的博客,按照chaosfaint的感觉,隔壁的流浪狗都有了博客,所以不说也罢。好像是各人都在博客上装清纯,把自己的过失归咎于先天后天,把自己的心情描写得跟苦大仇深似的,用道义把自己包裹得更深更重,所以……真的不想来看
因为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无法做到掏心掏肺,都是披着道义这层皮的狼!
慕然之间就订票了,真的可以回家了,竟然订了三套票,感觉就像票贩子,很不像我之前的风格。好像来了大学变了很多,包子说:“抽烟喝酒翘课染发通宵做爱,大学的生活,你还有几条没有突破。”
很多观点变了,以前很相信星座,但现实告诉自己不是那么一回事,并且这种事情往往发生在自己最亲的人身上,像我弟弟,天蝎座,一点都不像星座书上的“做爱的机器”,当然所谓的他的“帕尔多”真是爱之深意之切。
但是我发现还是悲观主义者,或者叫天长地久的婚姻的怀疑主义者,听说台北的青年人竟然有70%的人属于婚姻怀疑者。
昨天夜里,就有狮子座的流星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人格的魅力。
好像买数码相机,看上了很多,真是很方便,以此为借口给唐新找个事情干,免得无聊。
没有想到经过文人雕饰的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故事那么感动,廉价的眼泪随着一首首诗情画意飘飞——我失骄杨君失柳
之前我所唾弃的人我好像都见识了甚而至于自己也当过了,横刀夺爱,脚踏两条船,不说也罢……
我太累了,所以我退出游戏,不想博弈不想拔河,知道爱需要的宽容和容忍,有力而力不能及。
看“康熙来了”,所有的人都说我像蔡康永的感觉,美誉什么不好,连说话方式都往台湾哪里走,还有高中同学说我很像他们的老师,看来这一辈子只有在象牙塔中孤独终老。
意接受采访的范晓萱的一句话结束:“看来我真的不是和谈恋爱”

Posted on December 15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Culture | 知高为师,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Reader Comments (1)

时空又残酷又温暖
今天居然能来这里
还自私地飞鸿踏雪留点痕迹

January 10th, 2010 | Registered CommenterS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