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4

站在2004年的尾巴上

Friday, December 31st, 2004

圣诞节没有说什么
感恩节也没有写什么
现在也不想聒噪什么

只是感谢大家在这一年之中对本blog的关心和关爱
有很多很多的排行榜
有很多很多的颁奖典礼
有很多奖励鼓励
有很多很多愉快的短信
在这里勉励自己,更上一层楼

特别鸣谢赵虹小姐的生日礼物,你的卡片我很喜欢
感谢sisiliar的关心,我的生日是1984年1月7号,去年六级那个时候考
还有就是感谢已经送了礼物的吴迪小姐,手链书和CD我都很喜欢
最后是感谢我爸妈,因为你们都盼望我回家了

站在元旦前面的日子里面,感谢的言语永远不够
所以我还是我,没心没肺,自信满满,生活愉快,尖酸刻薄,矫情懒散……………………
不可胜记,暂且停笔与此,明年补上

繁星点点的夜空

Wednesday, December 29th, 2004

昨晚的夜空,繁星点点,照亮每一个在路上逡巡的人
再过八天就是生日
再过八小时就是雪狼湖的开场
再过八分钟我就睡午觉

对于曾经发飚,既然我是如此直爽,那我就不要介意,哪怕是和老师争论,哪怕是和同学反目
周国平的关于快乐的故事告诉你,不谈恋爱反而生活幸福

套用海子的恶俗
从明天开始
重新做人——给亲人写信,面对大海做深呼吸

关于雪的故事很多多,more than Schedherzade’s stories

Wednesday, December 22nd, 2004

Schedherzade
一千零一夜中的讲故事的女人

与你情如白雪 永远不要染尘 谣传常常是恶梦 不可心惊震
你看见雪花飘时 我这里雪落更深 寂寞两地情要多信任 明了真心爱末泯
寒梅仍能傲雪 你更加胜别人 谣言从来莫信任 真心早共印
我看见雪花飘时 对你的爱种更深 日后我回来 最好证实
原来真心爱末泯

王菲’s雪中莲

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
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
莲花开在雪中间
多少的希望多少的心愿
默默等待有情人
但愿情意永不变
雪花片片飞飞满天
雪花飘飘起了多少爱恋
雪花飞飞起了多少情缘
往事如梦似云烟
多少的甜蜜多少的怀念
纵然相隔那么远
真情永驻在心田
雪花片片飞飞满天

发现我的内秀,我的书法五段,我会包很漂亮的饺子
同学寄来海螺沟的雪景,很漂亮
生日在一月七号肯定准时降临,真期待别人的礼物,只为了证明自己不寂寞
邮局的队伍排得好长
奖学金不见踪影

侬今葬花人笑痴 他日葬侬又是谁

Tuesday, December 21st, 2004

冬至——一年中黑夜最长的一天。
和杨曦包红去吃饺子,发现我们没有一个人曾经有吃饺子的习俗。
吃着饺子,知道有人做着饺子,不能天涯共明月,也要天涯共享饺子,共殇胸怀
鸡要清蒸的,饭要糯米的,鸭肉里要有香菜。
习俗就是一种文化,一种从众

冬天来了,小叶黄杨的颜色很好看,斑驳的条带状在道路旁绽放她的美丽,只是没有人欣赏
突然发现,孔子像加上后面的松树很像孔雀在开屏

本来以为不会感冒,但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喉咙很疼,干得要命

家教的孩子又送水果又送笔记本,好多人羡慕,岂知我在风雪中排队上车,在黑夜里堵在半途的感受
昨天才讨论和张文金讨论了,朋友有工具性的和精神性的,后者就是那种你一时有冲动打电话但真正拿起电话又兴尽而返的,这样的朋友很少。
但是腌臜很多,泼皮很多,纨绔很多,奴颜和媚骨,顾黎黎每每说我要求太高,我无所谓,我人就如此直白,合则聚不合则散,人世间聚散离合纷纷绕绕。
最好不要有亏欠,该还的还是还了,哪怕自己身上没有钱,也把债还了
最好不要有所求,因为别人总把你的逼不得已当妥协,我有移动硬盘,对于东西不要丢三拉四

如果一个人无可救药还需要救吗?

music radio里传来张学友的声音
现在是下午一点,小睡20分钟,下午精神好
现在是晚上十二点,做个好梦。
FM90,电台原来不寂寞

爱恨还没有演完 没有演完 我们却走散了 走散了

Friday, December 17th, 2004

好像又恢复了上半个学期的疯狂。6:30就起床陪弟弟看病,看着妹妹那么焦急的样子,我不去也是不行的。幸福的是诊断的结果跟我们最怕的癌症没有什么必然牵连。
为什么自己那么疯狂的去陪弟弟妹妹,因为我的悲观,好像明天就是黑暗,就是分离,很多东西都一去不复返
看这个丫头片子高兴的,一回来就所谓的热敷屁股的治疗方法到处哈拉,女人啊,就是在有些时候得意忘形少那么一根弦。
之所以说回到以前的生活规律,还在于我和妹妹一起聊电话到深夜,在楼道里为她受着冷风吹,当然还有起夜的男生诡异的眼神。
每一次在医院里,看见生老病死,我内心都感到一种安静的平和,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贾樟柯的《公共空间》,人们在那里上演着一幕一幕,我就是旁观者,带着他者的眼光,想着离自己的观点远去,去观察在混乱中寻觅一丝和谐。

今天陪西西背GRE,发现英语单词好久没有触碰了,真应该多看看,为什么我放弃了GRE了,难道只是我口中冠冕堂皇的理由吗?我真得厌倦了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一个奖学金简直就是乌烟瘴气,我见到了身边的,我听说了高中同学的,我不想评价功过对错,过一日算一日
以背的一个词结尾——hibernant

期末真的来到了,作业也以你完全无法接受的速度扑面而来
并且一切的一切
该考研的去考研了,该六级的六级去了,该出国的背单词去了,期末考试的考试去了,没有一个人闲着

本来不想在这个上面谈感情,但是被很多人追问到这个问题,比如妹妹,比如龙阿姨,联销妹妹都夸我真实,所以我不说感情好像总有点对不起观众,毕竟人都是有偷窥心态了。
最集中的问题,是我对现在感情的看法,我说了:看来我不适合谈恋爱
原因太多了,如果一系统科学的理论分析是如下:
从自身因素来看:

以下是打电话的时候跟妹妹说得
我本就是一个自以为是,装小资成性,风流成性的人。曾听到一个人“夸奖”我是楚留香类型的,可惜这个世界上有女生能容忍爱人的红颜吗?爱情是自私的东西。楚留香身边的红袖和添香真实旷世奇女子
在这我怀疑自己了解自己吗?当一个人并不真正了解自己的时候,他的爱有多真诚,同样令我不能轻信。似乎关于我的爱情的所有疯狂行为都发身在过去,鉴于记忆的不可靠,我都无法求证他们是否真实地发生。

有人说我思考问题太深,说我对于别人的要求太高
现在我就展现一下下爱情的思考:
如果真的幸福,需要去寻找信服的源头吗?
是不是把感情洞悉得特别清楚,感情上的挫折就不算挫折? 
有几个人能在感情上得偿所愿,而不妥协不改变自己然后欺骗自己的过去说改变是一件好事?

在这就是外界的世界:
它太复杂。
有些时候他冷若冰霜,你看见现实的人们彼此斗争争夺
有些时候他又太温情,想起爱因斯坦看卓别林的电影掉泪儿被评价为“科学家都是无可救药的情感主义者”
有些时候一点感情也没有,带着纯真的表情看着世人的表演

总而言之,我的爱恨好像都上演了,但是我和我心爱的人却走散了。想起一出戏:男生不想一辈子孤单,但是女生却告诉你他喜欢两个男生;男生想听她的声音,但是却听说她还喜欢着别人;男生想拥有爱情,但是她说她不谈风月
我又偏偏是不受威胁的人,自信的人,连他都觉得我的自信,我真的置之度外。

还有流水,流水帐:
参观国家环保局噪声实验室
参观科技楼的化学仪器
参观北京城市规划展览
参观恩济里、方庄、百万庄小区
在什刹海地区开展调查——有条巷子叫百花深处
和雷渝东在参观时候找厕所进了北京水展览馆
去上庄调查实地情况
找刘敬中报了195块钱的书费
北京下了第一场雪
82岁的杨振宁和28岁的研究生结婚
阎世铎原来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
充实而不过如此
18 springs被评价为最好的香港戏剧,虽然没有觉得他的名字有半生缘好听,但还是想去看
节日临近了,归家临近了。
过了冬至就是圣诞,多了圣诞就是元旦,过了元旦就是生日,过了生日就是考试,过了考试就是回家

很多人问我怎么过这么多日子
我——自习

Game Theory

Wednesday, December 15th, 2004

真的很久没有来过博客了,打个现在流行的恶心的比方,就是怡红院的妓女从良了,又留恋名利社会现在重新回来重操旧业。
仔细数来,有5天左右完全没有娶上过自习,图书馆的书,买的书——看阿加莎的侦探小说,看马林诺夫斯基的科学论,看韦伯的经济与社会。
不说现在的博客,按照chaosfaint的感觉,隔壁的流浪狗都有了博客,所以不说也罢。好像是各人都在博客上装清纯,把自己的过失归咎于先天后天,把自己的心情描写得跟苦大仇深似的,用道义把自己包裹得更深更重,所以……真的不想来看
因为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无法做到掏心掏肺,都是披着道义这层皮的狼!
慕然之间就订票了,真的可以回家了,竟然订了三套票,感觉就像票贩子,很不像我之前的风格。好像来了大学变了很多,包子说:“抽烟喝酒翘课染发通宵做爱,大学的生活,你还有几条没有突破。”
很多观点变了,以前很相信星座,但现实告诉自己不是那么一回事,并且这种事情往往发生在自己最亲的人身上,像我弟弟,天蝎座,一点都不像星座书上的“做爱的机器”,当然所谓的他的“帕尔多”真是爱之深意之切。
但是我发现还是悲观主义者,或者叫天长地久的婚姻的怀疑主义者,听说台北的青年人竟然有70%的人属于婚姻怀疑者。
昨天夜里,就有狮子座的流星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人格的魅力。
好像买数码相机,看上了很多,真是很方便,以此为借口给唐新找个事情干,免得无聊。
没有想到经过文人雕饰的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故事那么感动,廉价的眼泪随着一首首诗情画意飘飞——我失骄杨君失柳
之前我所唾弃的人我好像都见识了甚而至于自己也当过了,横刀夺爱,脚踏两条船,不说也罢……
我太累了,所以我退出游戏,不想博弈不想拔河,知道爱需要的宽容和容忍,有力而力不能及。
看“康熙来了”,所有的人都说我像蔡康永的感觉,美誉什么不好,连说话方式都往台湾哪里走,还有高中同学说我很像他们的老师,看来这一辈子只有在象牙塔中孤独终老。
意接受采访的范晓萱的一句话结束:“看来我真的不是和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