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Main | »

冷锋过境

好像又一次食言了,又来写东西

很久没有看新闻,发现真是沧海桑田
黄霑走了,黄霑走了带着《笑傲江湖》《倩女幽魂》《射雕英雄传》《东成西就》……
又一个香港的奇迹走了

中国首条高速铁路要开工了,
成都上海只要十个小时

冷锋今天又袭击了北方,天气开始进入冬天了
最近来看了很多书,其实一直都看很多书,发现图书馆的借书记录已经上了100,成就感和失落感跃然于胸
看《傅雷》家书,看到1960年8月29日的那一篇,天下父母,天下爱情,何尝不是如此
看冰心的《我的家在哪里》:前天下午我才对一位年轻朋友戏说,“我这人真是‘一无所有’!从我身上是无‘权’可夺,无‘官’可‘罢’,无‘级’可‘降’,无‘款’可‘罚’,地道地无顾无虑,无牵无挂,抽身便走的人,万万没有想到我还有一个我自己不知道的,牵不断,割不断的朝思暮想的‘家’
看瘂弦的《芝加哥》
看韩小蕙的《为你祝福》
看梁实秋的《台北家居》

还有就是写不完的计划,写不完的规划,写不完的读书笔记,写不完的统计作业
很多东西都在变化
但是要珍惜身边人
朋友就是忍耐,能忍几分就是多好的朋友
对于朋友的变化,我无能为力,因为如果我说了,他们肯定会很震惊于自己的变化,旁观者清。还是让生活没有波澜比较好,谁都说不清现在对于未来意味什么

忽然之间
有归隐之心

但是现实,要求我们每一个人
面对着无休止的浪花
面对着浪花的刀劈斧砍
依然屹立不动
面带微笑

Posted on November 24th, 2004 by Registered Commenterhedgehog in Life Style | 似水年华, Urban | 摩天鄙陋 | CommentsPost a comment

Comments are closed.